從歷史看原住民抗拒各大型建設的原因 (三)

■圖為Wet'suwet'en地區的Skeena河,是一處釣魚地點。

圖文:朱偉光
1927年,政府禁止原住民舉辦傳統的日之舞(Sundance),禁止繼續沿用其世襲領導人政府制度,禁止其為爭取土地所有權籌款及禁止超過三名原住民在保留區以外聚會;這些禁令至1952年始被撤銷(按: 加拿大雖有《人權法》,但第67條明確規定不包括對原住民的保護,該歧視性條例終於2008年,在聯合國和原住民的壓力下廢除)。
1984年,北方包括Wet’suwet’en兩原住民大部族,對白人的蠶食及壓迫終於不能再忍,將省府告上法庭,爭取在省西北部58,000平方公里土地和水的管轄權。
經過多次上訴,最終案件進入加拿大最高法院,該法院於1997年認定原住民條約權利不能單方面取消,確認口述歷史與其他形式的證據一樣合法,並表明原住民產權不僅包括土地,而且包括從土地中提取資源權利。
這個具突破性的Delgamuukw高院裁決,促使卑詩省和加拿大政府於1998年與尼斯加原住民簽署《尼斯加土地條約》。
2007年通過的《聯合國土著人民權利宣言》,承認原住民的基本人權,以及自決權、語言、平等和土地等權利。
有144個國家投票贊成,特別的是四個投票反對國:澳洲、加拿大、新西蘭和美國,都是前英殖民地,不約而同反映了殖民者對維持特權的貪念。直到2016年,加拿大才在聯合國正式取消了其對該宣言的反對者地位。(待續)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