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魯多頻致電歐美元首 爭取支持向華施壓

綜合報道
為了爭取盟友支持,促使中國釋放被拘捕的兩名加拿大人,總理杜魯多和聯邦外交部長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最近已經先後與世界多國領導人、部長和外交官,舉行了20次高層會議。
CBC報道,根據聯邦政府的說法,杜魯多舉行了9次電話會議,包括美國總統特朗普、德國總理默克爾、芬蘭總統尼尼斯托等7個國家的元首,以及歐洲議會主席圖斯克和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等(見附表)。
方慧蘭的外交會議,包括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英國外交大臣杭特(Jeremy Hunt)以及澳洲、立陶宛和捷克共和國外交部長等11次對話。總理辦公室表示,這些努力已經獲得澳洲、歐盟、法國、德國、英國、美國、荷蘭、拉脫維亞、立陶宛、愛沙尼亞和西班牙等11個國家的公開聲明支持。
自從與中國爆發外交爭端後,杜魯多政府不斷召集盟友支持加拿大,以此施壓中國退讓。杜魯多本人早前亦公開指責中國任意拘捕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與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並批評中國對一個加拿大毒犯任意判死刑。
周一杜魯多的談話,顯示無意改變策略,將繼續通過外交手段解決此紛擾。他說:「加拿大始終堅持法治,我們將鼓勵世界各地的朋友、盟友和有思想的人都站出來說,加拿大支持法治,所有國家都應該堅持法治。」他並強調法治原則永遠不變,因為「過去幾十年裏,它一直是我們的守護星,我們擁有獨立於政治外的正義體系,加拿大始終堅守。」目前尚不清楚聯合盟友的「麥克風外交」模式能否達到渥太華想要的結果。
多倫多大學全球事務學院亞洲研究教授王惠玲(Lynette Ong)表示:「最有效的是安靜的後門渠道,不是開門見山的重要聲明。中國當局對拘留加拿大人的觀點看起來很強大,所以即使我們希望他們屈服,我們也不希望他們丟臉。這不是向中國屈服,而是要採取聰明的戰略。」
但渥太華大學政治系教授拉里柏蒂(Andre Laliberte)認為:「若凡事都要通過後門渠道來解決,尤其面對中國粗暴的行為還要如此,真的很荒謬。」
周一有逾140名世界各國的前外交官和專家學者,寫了公開信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卡爾頓大學國際事務學院主席賽德曼(Stephen Saideman)指出,這公開信雖無法確保獲得效果,但對加拿大也不會有傷害。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