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歷史看原住民抗拒各大型建設的原因(一)

■Gitxsan-Wetsuweten地圖。

最近有很多報道,與卑詩省北部的Wet’suwet’en原住民拒絕橫山輸油管公司建造液化天然氣管道有關。本月8日,加拿大和世界各地的數十城市更發生了大規模的示威遊行,回應加拿大皇家騎警以武力移除原住民其中一個路障檢查站,並逮捕14名阻止管道建設通過的人士。
作為華裔,多數人在移民之前和之後,都沒機會了解加拿大這個前英殖民地的歷史真相,自然難以明白,為什麼原住民會反對建造總理杜魯多所說加拿大史上最大的私營投資項目?為什麼在橫山輸油管公司已滿足了本省要求,獲得在擬建管道路線上所有20個保留區民選酋長的簽名批准,仍有那些原住民主權國的傳統酋長反對上述管道?而民選與傳統酋長又有什麼分別?根據總理杜魯多和省長賀謹的說法,阻止管道通過是違法。若法治必須得到尊重,他們能否出示加拿大與該原住民主權國簽署的土地條約,以證明加拿大對該原住民主權國土地確實擁有管轄權?
且不說該油管財團中合作伙伴有馬來西亞國家石油公司、中石油、韓國天然氣公司,根本就算不得是私營投資。而且上述問題的答案都可在加拿大的歷史找到。但聯邦政府為了保障殖民地遺下的白人優勢和特權,仍對其黑暗歷史真相諱莫如深。
利益各不同 解讀也炯異
華裔市民應記得在2014年,當時省府展示願意向華裔社區道歉,但為不使英裔省民感到尷尬或失勢,整個諮詢過程只為華裔打造,相關的媒體會議通常不邀請英語傳媒,亦久久不願公佈過去對華裔錯誤政策和法例的冗長清單,更遑論其能坦誠將之放進學校課程中了。實際上,大多數白人政客和媒體對原住民主權國的歷史亦採同一政策,對上述原住民拒建油管問題只跟從官方說法和加以批判。
然而歷史不應成為特權階級糊弄省民的工具,殖民的貪婪、文化的差異也不應成為壓迫另一少數民族的理由。作為與各原住民主權國同行三十年的人,我將試從加國歷史提供真實的答案。
15世紀末,歐洲人的航海能力因為天文學和指南針,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但配合科技大力推動帝國殖民主義的,卻是當時強大的天主教皇一系列宣言,這些宣言賜給歐洲統治者權力,允許其子民在非白人和非基督徒所擁有的土地上有「發現權」。這個「發現學說」(Doctrine of Discovery)給予了歐洲白人道德和法律上「見者有份」的藉口,來佔據遠方有色人種的土地,拿走他們的資源,開始了可怕的殖民地擴張歷史。
在過去的五個世紀,白人使用「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以正常化這種學說,暗地裡卻在各國法庭上用「發現學說」來捍衛非法佔用有色人種土地,導致了對有色人種的非人化、剝削和壓迫,及「大白人主義」的興起,影響遠及世界各大洲的有色人種。
當位於現卑詩省一小角的英殖民地於1871年加入加拿大時,它只與溫哥華島南面的原住民主權國簽署了358平方英里的土地條約,還不到本省現陸地面積的千分之一。更糟的是,它並沒有事前諮詢省內的所有第一民族國,沒有獲得他們的同意就自行將他人土地納入加拿大。故從第一天開始,本省從法律上就犯下了彌天的欺詐行為!而在之後,本省也沒有積極跟進其大部分未簽條約的土地問題。1875年至1879年,還慷他人之慨,除華人外,到卑詩省的移民可獲免費配給大片土地,原住民對此提出抗議,但無結果,該政策令更多白人及其後裔加入殖民地既得利益者行列。
土地遭瓜分 主人唯抗議
1876年,加拿大通過《印第安人法案》(Indian Act),在國內暗地實行一國兩制,目的是透過醜陋的同化政策,破壞原住民及其主權國的原有權利,例如惡名昭著的原住民寄宿學校政策、限制原住民捕魚及野獸法例、保留區制度等等。查原住民及其主權國,在北美有幾千至萬年歷史,早已建立了有效的傳統領導和治理形式,發展了完整的法律、經濟、環境管理和文化習俗體系。
遠在英殖民者到來之前,各主權國已有世襲領導人制度(按:Hereditory chief內的酋長是歐洲外加名稱),雖然他們不是從選舉中選出來,但他們是原住民和文化世世代代的守護者。他們的執政原則是負責確保其社群的傳統、協議、歌曲、舞蹈等能傳承千秋萬代,受到尊重並保持活力。
《印第安人法案》將卑詩省原有約30個原住民主權國,劃出至少316個細小的印第安保留區,每保留區由於只有幾十到千餘人,加上低教育程度,很難實現有效的管治。加拿大以這種分而治之的策略,令無數的原住民民不聊生,為的就是方便將國內剩餘的大片土地移歸白人政府管轄。到今天,本省仍存在的只有198個印第安保留區(待續)。 文:朱偉光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