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振國妻讚師姐機警 「佢好彩過我老公」

警員朱振國截查可疑人遇襲時被持刀男子割傷頸部大動脈致癱。資料圖片

本報記者陶法德、林思明香港報道

女警在港鐵站截查可疑人遇反抗,危急間鳴槍一響,其驚險過程與十三年前警員朱振國,因截查可疑人被利刀襲擊事件如出一轍,但兩者結局各異,朱不幸被割斷頸部大動脈致癱變成「植物人」,須留醫臥床度餘生。
今次女警憑專業判斷開槍,為自己及他人作出安全保障,朱妻感同身受,七日盛讚女警「醒目」。
十三年前截查可疑人被利刀割頸致癱警員朱振國,現時仍臥床留醫。深水埗港鐵站七日發生女警開槍案後,令人再次勾起警員朱振國事件,作為「過來人」的朱振國妻子,七日得悉女警開槍原因與過程後,不禁感同身受,還替開槍女警揑一把冷汗。
朱振國(現時四十三歲)的妻子,因丈夫不幸的經歷而飽受煎熬,比別人更明白警察截查持刀疑犯的危險性,她認為,女警當時情況十分危險,為自保決定開槍,是「醒目」做法,亦比她的丈夫幸運。朱妻盛讚女警時說:「佢醒目喎!自己無嚴重受傷,好彩過我老公。」
全身癱瘓的朱振國,須臥床度過餘生,現時仍在黃大仙醫院留醫,接受醫療團隊的復康治療,家人對他不離不棄,母親和妻子長期侍奉在側,從無怨言。朱母表示,其子身體情況依舊,每月有俗稱「醫生糧」的長俸,生活尚可。
至於朱振國的獨女,目前在澳洲升讀大學藝術設計二年級,尚有一年便畢業,暫時未有畢業後發展計劃。朱妻稱,女兒十分明白事理,認為父親當年遇襲重傷是盡了做警察的責任,假如女兒畢業後想加入警隊,作為媽媽當然會有些擔憂,但不會反對。
朱振國事件在二○○五年七月十九日早上發生,當日一名姓廖男子(當年二十三歲),身懷生果刀企圖截劫途人,路經長沙灣保安道市政大廈對開時,遇上隸屬軍裝巡邏小隊警員朱振國(當年三十歲),認為他可疑上前截查,其間廖發難拔刀割傷朱的頸大動脈,即拔足逃走,朱負傷追捕失血過多,致腦缺氧全身癱瘓。
朱雖然接受各種中西醫療法,並送到廣州接受高壓氧治療,及後返回香港延醫,無奈未有好轉跡象。至於廖自首後被判刑十年,服刑五年九個月後,二○一一年四月透過懲教署「監管下釋放計劃」獲得假釋後重投社會工作,在一家寵物店任職。

朱振國妻盛讚開槍女警「醒目」。資料圖片

警員朱振國仍臥床留醫。資料圖片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