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華塗鴉事件「冷處理」 溫警強調未涉刑事罪行

■米歇爾上周五在馬寶區拍攝了視頻圖片,她認為溫市長與警方不應該如此「低調」處理涉仇恨罪行案件。受訪者提供

本報記者沈雯潔報道溫哥華西區馬寶區上周五出現辱華字句及納粹徽號塗鴉,記者周二到現場採訪首先曝光該事件的自由製片人,及親眼看見工地圍欄出現不文明塗鴉的華裔居民。本報記者周四向警方詢問調查進展時,市警回覆表示,一些看上去令人厭惡的塗鴉從本質上而言,未必涉及刑事罪行,並且指出,如果有更多資料才會重新檢討該案件。兩位報案人對警方的最新取態,感到失望。
溫哥華市警發言人杜塞特(Jason Doucette)透過電郵回覆本報查詢時表示,警方會調查所收到投訴和收集到可用的信息,確定是否有犯罪證據。在某些情況下,一些塗鴉看上去的確令人厭惡,且感到受侵犯,但是「從本質上未必涉及刑事罪行」。他指出,不管原先調查結果如何,相關信息已記錄在警方數據庫,會有專家審閱。如果出現更多信息時,警方才會重新審視該案件。
製片人:警方讓事件熱度逐漸消散
杜塞特強調,警方鼓勵任何認為自己是受害者,或掌握犯罪訊息的市民報案,至於馬寶區圍欄出現的不文明塗鴉,市警至今沒有其他訊息。
此外,本報查詢警方將如何處理案中的侮辱性標語牌時,對方沒答覆,也無透露調查進展和事件是否涉及仇恨罪行。
溫哥華自由製片人米謝爾(Ina Mitchell)是最早在社交媒體推特(twitter)曝光該事件的人,周四她聽到記者覆述警方回應後,認為警方不會繼續調查該案。
米歇爾表示,當一些令人無地自容的情況出現時,相關機構的應對方式是不承認,並以無視態度等待醜聞熱度散去。她指,警方希望事件熱度逐漸消散,居民的憤怒慢慢消散。她不認同當局如此「低調」的處理手法。
米歇爾強調,保持沉默只會帶來更壞結果,一旦民眾沉默,真理會被掩蓋。她認為,正確處理方式是告訴市長羅品信,帶歧視的標誌出現馬寶區是不妥當的,尤其需要加強對年輕一代的教育。
米歇爾透露,在看到標語牌後已聯繫了地盤開發商Onni,告知對方自己已報警,但警方還未聯繫她;米歇爾說感到擔心和失望。
另一名也有報警的華裔市民徐偉權向《星島日報》記者表示,事情過去了一周,他沒收到警方的任何回應。
徐偉權說,當時曾詢問警員會否把帶種族歧視字句及反猶納粹徽號(小圖)的牌子帶走,警方稱牌子屬於開發商,不能帶離現場。他批評警方對調查過程的最新答覆含糊其詞。

■馬寶區圍欄上帶有種族歧視字眼的標誌。受訪者提供

徐偉權說,當時曾詢問警員會否把帶種族歧視字句及反猶納粹徽號的牌子帶走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