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要聞

加國倘禁華為參建5G盧沙野警告面臨後果

本報綜合報道中國駐加拿大大使盧沙野周四警告渥太華,不要禁止華為科技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參與加拿大5G網絡建設,否則會面臨後果;又提醒加拿大外交部長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下周出席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時,小心說話行事,不要公開尋求盟國支持。盧沙野這番談話,讓本已緊張的加拿大與中國關係又添風波。盧沙野罕見召開記者會,並在會中警告加拿大,若禁止華為將承擔後果,但並未提到細節,呼籲渥太華要「就此議題作出明確選擇」。一些西方國家陸續禁止華為參加5G網絡建設,加拿大正在研究其安全影響,至今尚未決定如何處理。盧沙野並提到,當加拿大外長方慧蘭出席瑞士的世界經濟論壇時,最好不要試圖尋求盟友支持來反對中國。他說:「達沃斯論壇是討論經濟問題的地方,我們希望在論壇上,不要討論除了經濟以外的其他問題。」方慧蘭:續和盟友討論形勢他表示,如果加拿大有誠意化解問題,就不會做這些事。中國希望加拿大在採取任何行動之前都要三思。面對盧沙野的警告,方慧蘭說,加拿大無意改變做法,「我們將持續和盟友談論此一情勢。」但方慧蘭拒絕透露對華為5G技術的審查細節。另一方面,加拿大繼續尋求盟國支持,向北京施壓。加拿大外長方慧蘭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6日通電話,雙方對近期有加拿大公民在中國被捕及判處死刑表示關切,質疑背後有政治目的,又談到孟晚舟案。據報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緊急要求6位資深駐外大使作簡報,商討如何化解加中危機。加拿大外長方慧蘭17日向媒體坦言,「加拿大與中國關係長遠深厚,這是一個艱難時刻。加拿大很清楚自己的原則和立場。」她表示,加拿大政府正致力向盟友解釋,中國的「任意拘留」威脅所有國家。她下周到瑞士達沃斯出席世界經濟論壇時,將向國際政商界領袖提出有關事件。她又感謝近幾天來自美、英、德、法、荷、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的支持。對於方慧蘭的言論,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指對方「有點太著急了,以至於口不擇言」。華春瑩說:「中國公民(孟晚舟)僅僅是過境轉機就被加方無理扣押,連加方都承認她沒有違反任何加國法律,這是加方對中國公民構成嚴重威脅!你明白嗎?構成威脅的是加方,不是中方。」為了展示對安全性的重視,加拿大華為公司周四宣布,已獲得中國母公司支持,可以分得5年20億元的投資資金,以僱用更多軟件工程師,使其設備更加安全、具彈性和高效率。華為總部尚未決定有多少資金和人員,可以配置在加拿大,目前加拿大華為公司僱用約1,000人,其中500人屬於研發人員。自從加拿大應美國要求,逮捕華為財務長孟晚舟後,加中關係急轉直下。中國已警告加拿大,除非孟晚舟獲釋,否則將面臨後果。中方隨後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為由,逮捕兩名加拿大公民--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以及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接著重新審理加拿大男子謝倫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的走私毒品案,將他改判死刑。面對加拿大質疑中國濫用權力、法治不公,盧沙野強調,逮捕康明凱和斯帕弗,都是有法律根據的,他們涉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但是加拿大拘留孟晚舟毫無根據,因為她沒有違反任何加拿大法律。方慧蘭則回應,從一開始加拿大就明確支持康明凱和斯帕弗,呼籲中國應立即釋放兩人;至於謝倫伯格案,加拿大長期以來就反對使用死刑。「無論哪一個地方採用死刑,加拿大都反對,特別是當它被用來威脅對付加拿大人時。」

被扣2加人每天審4小時 麥家廉籲各國向華施壓

加拿大駐中國大使麥家廉(John McCallum)透露,被中國拘留的兩名加拿大公民每天平均受審4小時。他呼籲各國政府和企業高管向中國施壓。麥家廉周三在安省參加自由黨內閣會議的一個小組討論後,向媒體透露了被拘捕的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的最新情況。領事官員每月只能見一次麥家廉說,二人每天被中國司法官員平均審問4個小時左右,而且不讓律師列席審問過程。根據中國的司法制度,審訊可能會持續多達6個月。中國當局只准許加拿大領事官員,每個月會見一次上述兩位被關押的加拿大人。在加拿大警方去年12月初按照美國司法機關的要求,拘捕了華為公司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後,中國警方就以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罪名,逮捕了康明凱和斯帕弗。麥家廉強調,目前需要通過盟國、企業界和媒體,多渠道、多方面地告訴中國領導人,拘捕關押加拿大人的做法,不利於中國的國際形象。他說,加拿大政府正在採取措施,從多方面爭取其他國際領導人和外交部長的支持,但只是「剛剛開始」。麥家廉在回答記者問題時說,杜魯多會在最適當的時候,直接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溝通。綜合報道

談加國拘孟晚舟感覺 像「被朋友背後捅刀」

(本報綜合報道)中國駐加拿大大使盧沙野接受加拿大媒體集體採訪實錄: 《多倫多星報》:我希望了解,在孟晚舟女士被拘押事件上中國為什麼沒有將反對聲音主要指向美國?是美國指控孟女士涉嫌欺詐。加政府表示加必須遵守《加美引渡條約》,中國卻為什麼相信加總理對法院可以施加影響? 盧:對於加拿大在美國的要求之下扣押孟晚舟女士,我們不僅向加方提出交涉,也向美方提出了交涉,不存在矛頭主要指向誰的問題。你有這個感覺可能是因為孟晚舟女士現在被扣押在加而不是美。至於有人說中方認為特魯多總理或加拿大政府對加法院有影響力,這不是中方說的,這是加拿大的法律以及《加美引渡條約》有關條款顯示出來的程序。畢竟現在加拿大是由自由黨政府執政,作為一起外交事件,中國政府只能找一個主權國家的政府進行交涉。 《環球郵報》:您是否能說明中方逮捕加公民康明凱和斯帕沃爾是對加方逮捕孟晚舟女士的報復,或者中方在釋放上述二人之前加方要先釋放孟女士?您是否能說明去年12月1日孟女士被拘捕以來,中方拘捕了多少加公民? 盧:關於「中方對兩名加公民採取強制措施是對加方逮捕孟晚舟女士的報復」的言論,這不是中方說的,而是加媒體說的。我本人無論是對媒體還是在雙邊場合,從來沒有說過這樣的話。恰恰相反,中方認為這是性質完全不同的兩件事。孟晚舟女士沒有違反任何加拿大法律就被加拘捕,而兩名加公民是因為從事了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活動而被中方採取強制措施。孟女士是無辜的,而從現在的報導看,兩名被拘加公民是受法律指控的。至於孟女士被拘捕以來,中方到底抓了多少加拿大人,我沒有數字。但我從加方報導中得知,有加方官員稱,目前在中國有200多名加公民被拘押,同時在美國有900多名加公民被拘押。中國是一個法制國家,不會隨便抓人。任何國家的公民到了中國,只要遵守中國法律,他們的旅行安全是有保證的。 加拿大電視台:孟晚舟事件發生以來,您曾用很強硬的語言將加方反應比作「白人至上論」,中方認為應採取什麼措施解決這個日益惡化的外交爭端?這對兩國貿易關係會造成什麼影響?杜魯多總理曾訪問北京,對開展雙邊自貿談判充滿希望。但目前談判停滯了,是否要等孟案解決後才能開始? 盧:我注意到,加媒體對我上週發表的文章反應很大,主要是針對我使用了「白人至上論」這個詞彙。請你們注意,我用這個詞彙的時候不是以一種推崇、讚揚的口吻,而是以批判的口吻,而且我並非指責加整個社會,而是指某些人。我批評某些人的時候是有根據的,你們可以從我的文章裡一條一條的看,哪一件不能印證某些人是具有這種過時思維的?我也知道加政府和社會各界都堅決反對「白人至上論」,但反對不意味著加社會不存在這個問題。有些人就是根深蒂固地存在著這種陳腐思想,一旦外部環境、條件發生變化,他們就會不知不覺地流露出來。前不久,加公共安全部長古德爾在里賈納大學的講話裡明確指出,「白人至上論」是當前加社會的一個主要關切。 至於當前中加兩國發生的一系列不愉快的事情會不會對雙邊自貿進程產生影響,我認為這是必然的。說實話,中加雙方本來對推動自貿進程都持積極態度,而且進行了四輪探索性討論,解決了大部分分歧。但後來出現了一系列新的因素,對該進程造成了乾擾和破壞,這些因素都不是中方造成的。中加彼此是重要的貿易夥伴,應該說在貿易領域中國對加拿大的重要性比加拿大對中國的重要性更大一些。根據最新統計,2018年兩國貿易額有望突破1000億加元。加對中國出口的增速遠遠高於從中國進口的增速。加政府一直講要推進貿易多元化戰略,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是加貿易多元化戰略的一個主要方向。中國政府一向重視同加拿大的經貿關係,會一如既往地推進兩國經貿合作。如果條件成熟,我們也願意繼續推進雙邊自貿進程。 新時代電視台:請問大使,最近發生的孟晚舟案、加中外交風波等會對在加華人有什麼影響?加中兩國的想法、立場多有不同,您對生活在加拿大的華人有什麼建議? 盧:在加拿大生活的很多華人,他們的祖籍國是中國,國籍國是加拿大。我們希望華人在加拿大生活得好,事業工作發展順利,也希望在加華僑華人能夠充當中加友好的紐帶,為促進兩國友好交往和合作發揮你們的作用,甚至可以為緩解當前兩國關係的緊張發揮積極作用。當然,加是多元文化社會,相信華僑華人在這裡的生活不會受到太多影響。 加通社:大使先生,很多加民眾都在談論加中兩國司法體制的不同,您能否向加民眾解釋中方的司法體制?您認為中方需要多長時間才會就康明凱和斯帕沃爾是否違反中國法律進行裁定以及審判?此外,孟晚舟案在加得到公開庭審,目前她被保釋並居住在家。但自從上述兩名加公民在華被拘後,加方對二人的領事探視次數十分有限,二人也未再公開露面。對於這種不同,您有什麼評論? 盧:中加兩國社會制度不同,司法體制當然也有不同之處。但雙方都表明各自國家是法治國家。中加司法體制有不同之處,也有相同之處。比如,加拿大堅持司法獨立,中國也是,中國司法機關獨立行使權力。加政府不能干預司法,中國行政機關也不能干預司法機關辦案。加拿大講究程序合法,中國同樣也講究程序合法。但孟晚舟案和兩名加公民被拘是兩個性質不同的案子,因此處理起來兩國就有所不同。對於兩名被採取強制措施的加公民,中方指控他們涉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這不同於一般的刑事案件,中方需要進一步深入調查。所以,不能因中方對兩名加公民採取的司法措施不同於加方對孟晚舟採取的司法措施就指責中方做法不對。中方是按照國際慣例和通行作法對待兩名加公民。事實上,中方現在對兩名加公民採取的、你們認為所謂不正常的司法措施,在美國等西方國家處理類似案件時,都有類似做法。 《華爾街日報》:在當前形勢下,您是否擔心加拿大加入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禁止華為參與5G項目?如果加方禁止華為設備會有什麼後果?對加中關係會有什麼影響? 盧:我一直擔心加拿大會作出與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相同的決定,我認為這種決定肯定是不公正的,因為他們的指控沒有依據。我長時間跟?這方面的報導,“五眼聯盟”國家指控華為設備對他們的國家安全造成威脅,但從沒有拿出證據。上個月,華為輪值董事長在對記者發表談話時也感到很冤枉,他說美國都沒用過華為設備,怎麼知道華為對美國國家安全造成威脅?他說,如果美國有證據,哪怕不願給華為看,也可以給有關國家及電信運營商看。西方國家的法律最講究證據,為什麼在這個問題上卻不那麼講究證據。這讓我懷疑有關指控是別有用心的。事實上,有的國家並非出於國家安全、而是出於其他考慮才提出禁止使用華為設備。僅僅建立在猜測基礎上的指控是站不住腳的,也是不能長久的。我們希望加政府和有關部門能夠做出明智的選擇。至於如果加政府禁止華為參與5G項目會有什麼後果,我不知道,但我相信肯定會有後果。 《人民日報》:大使先生,剛才您提到2018年中加貿易額有望超過1000億加元。如果中加關係這種局面持續下去,未來會不會對中加經貿等領域合作產生影響? 盧:當前中加關係的現狀確實對中加雙方交往和合作造成很大衝擊,這是我們所不願看到的,責任不在中方。但中國政府願同加政府共同努力、共同尋找有效的途徑來解決目前面臨的問題。但是解決問題需要誠意,需要把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是非曲直搞清楚,要抓住問題的癥結,分清彼此的責任,是誰的問題誰就要負責解決,而不能說自己的問題一筆勾銷,卻要對方解決自己的關切。我們希望通過雙邊渠道冷靜地處理有關問題,而不要訴諸麥克風外交,這樣把問題炒熱反而無益於解決問題。我們希望能夠通過雙方的相向而行、共同努力盡快把這些問題解決掉,使兩國關係回到正軌。 中新社:在加拿大媒體上,有聲音認為,在孟晚舟事件上,中方對加拿大的司法體制、加拿大國情還缺乏了解。還有聲音認為,從歷史和現實來看,加拿大是西方國家中對華最友好的國家,中方不應對華為事件「反應過激」。您對此怎麼看? 盧:所謂在孟晚舟案上,中方對加拿大的司法體制不了解,潛台詞就是希望中方應接受加方對孟晚舟案的處置方式。據我了解,加媒體還有另外一種聲音,認為加方本不應這樣處理孟晚舟案。很多加拿大、美國著名學者和評論家表示,如果認為孟晚舟案僅僅是簡單的司法案件,那就太天真了。中方從一開始對此案的定性就沒錯,它是一個政治問題。中國政府一開始就對加政府的處理方式持批評態度,不是因為中方不了解加司法體制,而恰恰說明我們對加司法體制很了解。加拿大的確在中國人民心目中有非常好的形象。可以說,在西方國家中,中國人民認為加拿大是最好的朋友,比如白求恩醫生就是一個中加友誼的象徵。正因為中國人民把加拿大視為在西方國家中我們最好的朋友,所以在發生孟晚舟事件後,中國人民在感情上受到很大的傷害。在中國有一句俗話叫「為朋友兩肋插刀」,但現在很多中國人的感覺像是「被朋友背後捅刀」。這種情況很不好。我剛才一再強調,希望能盡快妥善解決此案,修復兩國關係,恢復兩國人民間的友好感情。 加拿大廣播公司電台:近期杜魯多總理同多國領導人通話,期間談及中國及法治精神等,您如何看待杜魯多總理的這些溝通,中國會不會因此被孤立? 盧:中國不會在國際社會孤立。國際社會有那麼多成員,中方不會因為僅僅幾個國家的反對就動搖我們的立場。國際社會不是僅有西方國家,中國的朋友遍天下,橫跨亞非拉都有。在國際上拉幫手無助於解決當前問題。這就像我剛才所說的,實際上會激化矛盾,還不如雙方踏踏實實地坐下來,誠心誠意地來談。 加拿大廣播公司:您剛才提到目前加中應以真誠的態度、基於事實探討解決問題。但孟晚舟女士的案子是公開透明的,那麼中方對兩名加公民的指控是什麼呢?如果孟晚舟女士釋放,中方是否會釋放兩名加公民? 盧:加方對孟晚舟女士沒有任何指控,她沒有違反任何加法律。從一開始,中方就表示兩名加公民涉嫌參與危害中國國家安全活動。我相信,隨著調查深入,對兩名加公民的指控會越來越清楚和明確,中方會嚴格按中國的法律和司法程序來處理兩名加公民案件。至於你說的,如果加方釋放了孟女士,中方是否會釋放兩名加公民,我在一開始就強調這兩個案子是沒有聯繫的。但既然要解決相互的關切,雙方只有坐下來談。 加國傳媒:孟晚舟女士被無端抓捕後對中國影響嚴重,很多人對加拿大印像是非常恐懼,他們會擔心在加人身安全是否有保障,尤其是企業家和留學生。您對他們有什麼想說的嗎?您對此有何看法? 盧:任意拘捕一個沒有違反有關國家法律的跨國公司高管,這在世界上是前所未有的。這的確會對中國人尤其是商界人士造成很大衝擊,他們難免會對到相關國家旅行的安全問題產生關切。正如中國政府日前發布的旅行安全提示中所說的,建議中國公民赴加旅行要多加註意自身安全。當然,我也注意到加政府也更新了赴華旅行提示。我要重申,中國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也是高度法治化的國家,我們歡迎各國人士赴華旅遊、經商、就學,只要沒有違反中國的法律,安全是絕對有保證的。 《渥太華生活》:大使先生,您能否為我們介紹一下當前加中政府就解決近期案件的最新進展,雙方交流的層級是哪一層?加方是總理還是外長在同中方溝通?另外,近期加公民謝倫伯格在中國被判死刑,加總理杜魯多和外長方慧蘭均對此表達了關切,也請求中方寬大處理,請問謝倫伯格有無近期被行刑的危險?中方是否會考慮加方寬大處理謝倫伯格的請求? 盧:中加雙方就近期事件保持著暢通的溝通渠道。我也曾與方慧蘭外長幾次通話。兩國總理、外長因日程原因迄今尚未接觸上。媒體上也沒有看到相關報導,總理與外長級別應該是沒有接觸。通過目前中加雙方的接觸,雙方對彼此的觀點非常清楚,我希望雙方的接觸不能只停留在表達立場上,而應更進一步,展示解決問題的誠意。 至於謝倫伯格案,大家都知道,毒品犯罪在世界各國都是重罪,中國法院根據中國的法律對其判處死刑是合乎中國法律規定與司法程序的。我看到加媒體有很多說法,有人說中國對他判處死刑速度太快。但如果你仔細閱讀中國法庭發布的有關文件,就能看出此次判決遵守了中國《刑事訴訟法》所規定的所有程序與時限要求。所以一項判決是否符合法律規定,不在於作出判決的時間長短,相信加方對此可以理解並且予以尊重。對於謝倫伯格先生而言,他還有上訴的機會。正如在一審判決後,他也提起上訴才有了現在的重審。至於該案的最後結果,要看下一步他是否會上訴,以及上訴後法院會作何裁決。 彭博社:孟晚舟案非常複雜,可能會拖延數月甚至數年,中國是否有耐心在等待該案判決期間不採取進一步惡化局勢的行動?此外,加方認為加公民康明凱享有外交豁免權,為何中方認為他沒有? 盧:中方認為,孟晚舟案從一開始就不具有合理性。從加拿大方面看,她沒有違反加任何法律。從美國方面講,美國指控她違反了所謂的製裁伊朗法案,而這是美國國內的法律。美國的長臂管轄沒有任何國際法依據,這是將國內法凌駕於國際法之上。如果所有國家都像美國一樣用長臂管轄實現自身目的,世界就亂了。相信加方也不會希望某個加公民因吸毒或販毒,當他在第三國旅行時被中國政府抓捕。所以孟晚舟女士的案子不應持續很長時間,應很快做出了斷,就是將她釋放。至於康明凱先生的外交豁免問題,中國也有很多國際法專家,他們研究了《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認為,從這次康明凱訪華的身份、持有的護照、簽證都意味著他不享有“外交豁免”。至於加政府講的,在他任駐華外交官期間從事的活動具有所謂的餘效豁免。實際上根據國際法和國際慣例,如其活動不是執行職務也不能享有餘效豁免。《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規定,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不屬於執行職務的行為。美國、加拿大以及其他西方國家有很多類似判例,都認為外交官從事危害駐在國國家安全的行為不是執行職務的行為。

的士司機偷龍轉鳳 盜乘客信用卡偷錢

本報綜合報道大多倫多地區有出租汽車司機在夜晚或清晨載客時,趁著乘客支付車費之際,使用掩眼法調包,盜取乘客的銀行卡或信用卡及密碼,然後在受害人尚未察覺之前,立即使用櫃員機淘空乘客賬戶中的金錢。警方昨天宣布逮捕4男1女及1名未成年男性,並對他們提出高達262項控罪。據CP24報道,騙徒司機如常將客人載至目的地後,一旦乘客使用信用卡或銀行卡支付車資,即施展騙局。騙徒首先遞給乘客一個改裝過的刷卡機,乘客刷卡並輸入密碼之後,刷卡機會顯示出一個錯誤提示。該騙徒司機會假意從客人手中拿回刷卡機,連同插入該機的信用卡或銀行卡查看,趁乘客不注意時使用「偷龍轉鳳」手法,將一張假卡換掉乘客的真卡。6男女落網被控262罪由於騙徒會使用與乘客同一間銀行的假信用卡或銀行卡進行調換,當騙徒將刷卡機交還給乘客時,乘客往往毫無察覺信用卡或銀行卡已被調包。此後刷卡機會顯示解除了「故障」,按正常步驟完成車資交易。用戶拿著被調換後的假卡下車離去後,騙徒司機則會立刻使用偷換來的銀行卡或信用卡,以及乘客刷卡時已被刷卡機盜取的密碼,前往銀行櫃員機偷取乘客賬戶內金錢。在大多數情況下,受害人對此毫無察覺,直到下一次使用信用卡或銀行卡,或是銀行發現其賬戶異動後主動聯絡他們時,才會發現遭盜刷卡。警方經過調查之後,在去年12月19日申請搜查令,行動檢獲一台刷卡機、財務文件、信件、銀行個人資料信息等。警方隨後逮捕涉案的四男一女及一名青少年。他們面對5,000元以上詐騙、5,000元以下詐騙、盜取身分、未經授權使用銀行卡或信用卡信息、管有犯罪所得金錢財物等合共262項控罪。女乘客一夜之間損失數千元警方公布嫌犯為22歲的Alex Ghakhar及Adam Ghakhar,25歲的Mohammad Sarwar,48歲的Tracy Begley,24歲的Alexander Mackenzie及一名不能公布姓名的16歲青少年。6名嫌疑人都是多倫多居民。警方表示出租汽車公司沒有直接涉案,警方也沒有追究出租車公司責任。有女乘客向CP24表示,自己曾中招損失數千元。她指自己平時乘坐出租車已算醒目,一般盡量不刷卡支付車資。中招那一次用卡時已有不好感覺,但想一想反正最後刷卡也沒有成功,應無大礙。結果一夜過後,第二天早上就發現自己賬戶內幾千塊錢不翼而飛。她指很高興警方抓住騙徒。同時自己日後乘坐出租車時,也會盡量避免刷卡支付車資,或是會記下出租車的牌照號碼等。警方提醒出租車乘客,若刷卡支付車資,一定要時刻緊盯刷卡機和自己的信用卡或銀行卡,不能有絲毫時刻走眼。同時應該記下計程車的車牌和所屬公司的名字,以及在車內公示的司機的身分卡。

多市律師元旦遇擊 警緝駕藍道奇2兇嫌

元旦日一名多倫多律師遭暴力襲擊導致昏迷,警方周四公布了這宗惡劣襲擊案的視頻,呼籲公眾協助追查兩名嫌犯。多倫多警方在新聞發布會上透露,今年1月1日凌晨零時30分左右,36歲的律師謝爾納特(David Shellnutt)和一位女伴,正在巴瑟斯特街(Bathurst St.)以西的皇后街西(Queen St. W.)人行道上行走,一部路過汽車上的幾名男子向這名女伴發出「猥褻言論」。警方公布的視頻顯示,謝爾納特撿起路邊垃圾桶旁的一袋垃圾,扔向這部2019款藍色道奇(Dodge) Charger。車上兩名乘客下車衝向謝爾納特,其中一人將他打倒在地。謝爾納特的頭撞到了地面,他在失去知覺後,仍遭另一嫌犯猛擊一拳。涉事汽車之後沿巴瑟斯特街向南逃走,警方通過閉路電視(CCTV)跟蹤了它在整個多倫多市中心的行蹤。據信該部道奇是一部租車。謝爾納特在倒地後處於昏迷狀態,情況嚴重,有生命危險,但目前已恢復,可以行走和交談。警方相信本案有目擊者,呼籲知情人士協助調查。綜合報道

持械闖加拿大輪胎店 女子判4項恐襲罪成

前年夏天,在士嘉堡一間加拿大輪胎(Canadian Tire)持械攻擊店員的多倫多女子德摩舒(Rehab Dughmosh),被裁定多項恐怖襲擊罪名成立。陪審團周四在審議了一個小時之後,對德摩舒案作出裁決。德摩舒最初面臨21項指控,但現在她面臨4項指控,包括2項持武器攻擊和1項攜帶武器的指控。德摩舒此前承認,所有這些行為都是以伊拉克和敘利亞伊斯蘭國(ISIS)的名義,是「為了伊斯蘭國」。她還被控在2016年4月企圖離開加拿大前往敘利亞實施刑事犯罪行為。德摩舒周四出庭時沒有提出申訴請求,但無罪申訴請求已代為提交。在法庭上她沒有為自己辯護,並拒絕向陪審團做出結案陳詞。檢控官威克利(Jason Wakely)在周四的結案聲明中指,呈交法庭的已認可的事實陳述,是提交本案的唯一證據,它顯示德摩舒犯下了所有被控罪行。威克利稱,德摩舒的行為再清楚不過地顯示,她做這些是為了恐怖組織伊斯蘭國。高等法院法官弗雷斯特爾(Maureen Forestell)向陪審團稱,如果事實被承認,將不需要進一步的證據來證明。綜合報道

省府減大專學費1成 撤低收家庭免費計劃

本報綜合報道安省政府周四正式公布削減大學及專上學院的學費計劃,同時取消前朝自由黨政府為低收入家庭學生提供的安省學生援助計劃(OSAP)。安省培訓及專上教育廳長富勒頓(Merrilee Fullerton),周四公布新的大學及專上學院學費框架,2019-2020學年的學費將減少10%,接著下一學年的學費將凍結不變,這意味著普通大學文理本科生,每年將節省大約660元的學費,而大專生學費將節省340元。富勒頓同時表示,針對低收入家庭的免費就讀大學計劃無法維持,並稱現在是時候重新調整政策,以便為最有經濟需求的學生提供幫助。放寬學生貸款形同糖衣毒藥由前朝自由黨政府設立的OSAP,目的是幫助更多的低收入家庭學生能夠免費上大學。不過,安省審計總長在上個月的報告中指,OSAP嚴重超支,其成本上漲25%,而到2020-21年,OSAP的成本將會高達20億元。富勒頓表示,省府將以助學貸款做為替代之前的OSAP。按照前自由黨的OSAP計劃,收入低於17.5萬元家庭的學生,可能有資格獲得一些資助金額,現在門檻降至14萬元。低收入學生可以獲得足夠援助金,以支付全部學費,但現在他們獲得的部分資金將是貸款。大多數援助金將補助給家庭收入低於5萬元的學生。加拿大學生聯盟(Canadian Federation of Students)安省分會主席Nour Alideeb指出,政府的新政令人感到擔憂,學生將會拿到更少的補助,實際上要迫使學生獲得更多貸款,這意味著當他們畢業時,必須連本帶息加以償還。省新民主黨(NDP)大學及專上教育評論員格列佛(Chris Glover)則將政府削減學費的同時,取消OSAP,稱為「糖衣毒藥」(sugar coated poison pill),將令大學生面臨財務壓力。

3年擬添百萬新移民 加國開放政策引美關注

加拿大聯邦政府最近宣布,未來3年計劃吸納超過100萬名新移民,此一決定不但引來國際關注,甚至有美國主要媒體表明,美國應該學習加拿大,打開移民大門,否則美國經濟難以持續發展。增加移民確保經濟競爭力據《加拿大移民訊息》(Canada Immigration Newsletter)報道,加國將於2021年前,至少吸納100萬名新移民,即平均每年35萬人。該報道稱,加拿大的開放移民政策,與目前許多西方國家包括美國的收緊移民政策,背道而馳。不過,在美國,支持增加移民的民意有上升趨勢,例如《紐約時報》就發表評論文章指出,美國也必須增加移民,才能確保美國經濟競爭力。據加拿大會議局表示,本國必須在2030年前,每年吸納相等於全國人口1%的新移民,否則無法確保經濟持續增長。據加拿大統計局2017年資料顯示,加國人口達到3,671萬人。 聯邦移民部長胡森(Ahmed Hussen)表示:「增加移民,特別是經濟類別移民,有助加國勞動市場、經濟及創新的可持續發展。」綜合報道

改革醫療體制精簡架構 省府擬砍掉LHINs網絡

安省政府準備對該省公費醫療體制進行改革,首先被砍的可能是省衛生廳和醫院之間的管理機構地方保健綜合網絡(Local Health Integration Networks,LHINs)。據加拿大廣播公司(CBC)報道,福特政府準備動手改革安省的衛生保健系統,第一步就是精兵簡政、砍掉既花錢、又沒有效率的衛生管理機構LHINs。安省每年花費在公費醫療項目上的約300億元的開支,由省內14個LHINs網絡負責分配和監管;這個監管機構是2007年由當時安省自由黨政府建立的,本意是更好的按地區來協調管理該省公費醫療系統的資源分配和開支管理。2017年時的安省自由黨政府又把家庭保健系統也納入LHINs網絡,進行統一管理。該管的不管 不該管的亂管但安省衛生系統內部一位資深管理人員表示,以任何客觀標準來衡量,LHINs網絡都是一個失敗的管理系統;該管的不管、不該管的亂管,所以取消這個系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一位了解目前安省保守黨政府運作的消息人士說,LHINs網絡每年耗費大量的管理費用,但並沒有讓安省的公費醫療系統有效率的運轉,甚至把安省公費醫療系統變得更加複雜、更加沒有效率。安省政府每年花在維持LHINs網絡運轉的經費高達9千萬元。保守黨政府目前還沒有決定是取消所有14個LHINs網絡,還是用5個大型地方保健綜合網絡取而代之。不論怎樣,這只是福特政府改革安省公費醫療系統的第一步。該省將根據專家諮詢委員會提出的改革建議,制定隨後而來的醫療保健系統改革計劃。綜合報道

昨日要聞

一彈穿腦即時致命 希臘城槍手證自殺

本報綜合報道多倫多希臘城去年7月22日發生震驚全國的街頭槍殺案,造成2人死亡13人受傷。兩個到場警員曾經在案發地點與兇手開槍駁火,兇手侯賽因(Faisal Hussain)此後不久死亡。安省特別調查組(The Special Investigations Unit,SIU)就此展開調查,並於昨天發表報告,肯定兇手是自己舉槍自殺,並非是被兩個警員射殺;而且兇手首先朝兩警開槍,警員是在面對即時巨大威脅情況下才還擊。希臘城槍擊慘案發生後,兇手死在現場。早前多數報道指兇手死於自盡,這一說法昨天終於被官方報告所確認。CP24援引SIU負責人洛帕科(Tony Loparco)在昨天發表的調查報告指,「透過對於證據的仔細查看,我得出滿意結論,現場的第2號警員及第3號警員目擊者,對於侯賽因的死亡沒有責任。侯賽因死亡原因是一顆子彈穿腦,很清楚兩個警員都沒有造成這一創傷。」「驗屍報告表明侯賽因在受到腦部致命傷之後,應該會立即失去行動能力。而ICCS(車內攝像)系統拍攝到的影像顯示,在兩個警員向他開槍之後,他仍然能夠奔跑逃離。如果兩個警員中有任何一人向他開槍並造成屍檢報告中所呈現的致命傷,那麼他都不可能像影像中看到的那樣繼續奔跑。」兩警共還火4槍洛帕科在SIU調查報告中大致還原了當天案發情況。他指首通有關丹佛夫大道(Danforth Avenue)槍擊案的911報警電話,大約在當晚10時收到。隨後電話即如潮水般湧進911報警中心。其中一目擊者在電話中報告,侯賽因站在一婦女身上並向她背部連開數槍。接受調查的兩個警員當時在一起執勤。他們大約在10時06分得知丹佛夫大道槍擊案發生,立即駕駛有標誌的警車由所在的百老匯街夾皇后大道(Broadview Street and Queen Street )附近趕往現場。他們沿百老匯街向北轉上丹佛夫大道前進,然後發現身處行人路、正在朝7Numbers餐館裡面的人群射擊的兇手。兩警立即下車,拔出佩槍同時指向兇手侯賽因所在方向。兩警告訴調查人員說,兇手發現他們之後, 調轉槍口朝兩人所在的方向連開了2至4槍。兩警的說法被後來取得的現場保安影像所證實。此後一警指向兇手開了3槍,另一警開了1槍。在雙方駁火之後,侯賽因立刻沿Bowden街向北奔跑,然後到了丹佛夫大道轉向西奔跑,直到他消失在丹佛夫教堂後面。警方隨後在此地附近發現了他的屍體,已沒有生命跡象。報告指出,「很清楚兩警是在顧及自己生命及他人生命的情況下才開槍 ,這種顧及客觀而言是非常合理的。侯賽因首先活躍地向警員開槍,造成了即時的、巨大的威脅。警員在這種情況下開槍試圖解除危險,是合理的也是必要的。」調查報告指兩警當場的行動完全恰當,且在極端危急的情形下,其反應「勇氣可嘉」。洛帕科表示,從已知情況看,除了上述兩警之外,多倫多警隊的所有其他成員都沒有與侯賽因發生過互動接觸。SIU在整個調查過程共會見了15位平民證人和7位警員證人,並且查看了現場有關保安影像和侯賽因的屍檢報告。

加伙盟國施壓 北京:不代表國際社會

加拿大毒販在中國被判死刑,引發加政府關注。加前外交官稱,加拿大已與盟國展開行動,爭取讓中國釋放被拘的加拿大公民。外長方慧蘭表示,加拿大正積極與盟友進行接觸,解釋加拿大人遭遇的司法濫用並不僅僅是針對加拿大的。加拿大CTV新聞台16日報道稱,方慧蘭還表示,此次前往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期間,討論加拿大人在華被拘留事件和毒販被判死刑事件,將會成為她的首要議程。方慧蘭15日公開表示,希望免去謝倫伯格的死刑。方慧蘭說,已就案件與中國駐加大使盧沙野接觸,要求中方寬大處理。澳洲代理外長也就此聲明稱,謝倫伯格案不適用死刑,中方不應如此快速斷案。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應表示,中國一點也不擔心國際社會的反對聲音,「加拿大的盟友用十個手指頭都可以數得出來,它們根本代表不了國際社會。」她還表示:「我覺得非常奇怪,這跟澳洲有任何關係嗎?」華春瑩表示,根據中方法院公布的情況,謝倫伯格所走私的這批200多公斤毒品,原計劃要運往澳洲,「難道澳洲方面願意看到這批毒品流入澳洲去危害澳洲民眾嗎?你可以請澳洲這位官員對他的人民說清楚,他是不是想讓這批毒品流到他自己的國家去呢?」華春瑩16日指中國對1840年(鴉片戰爭)後飽受毒品的危害記憶猶新,不允許任何國家的毒販再來戕害中國人的生命。

柏文市場旺 今年料加劇

近年來多倫多柏文市場的狀況一直是價格上漲、租金上漲、供不應求,並與獨立屋市場脫鉤。分析師和開發商對2019年柏文市場的預測認為,這種趨勢還會加劇,對新買家、建築商和租房者來說,處境將更加艱難。據《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報道,柏文市場面臨的首要問題可能是負擔能力問題。房地產市場分析網Urbanation預測,2019年,預建柏文將達到每平方呎1000元,相比2016年的平均預售價,每平方呎595元,增幅高達68%。這可能將首次購房者拒之門外。傳統上,預售柏文比轉售市場更貴,但在過去的3年裏,轉售柏文價格飆升了50%。市場分析師認為,2017年轉售價格高於預售價,成為了引發搶購的原因。今年柏文交付或破紀錄2018年轉售價格增長放緩,但Urbanation預測,2019年平均價格可能會增長6%,延續了19個月以來的柏文價格增長速度超過獨立屋市場的趨勢。2012年至2017年則是獨立屋價格連續62個月上漲速度超過柏文。另一方面,如果供應增加導致轉售市場變得溫和,那麼最有可能傷害的是近期買家,包括那些靠租金來支付按揭的投資者。Urbanation總裁Hildebrand估計,今年開發商可能會打破成品柏文交付的紀錄,預計將發布近25,000個單位。對於一個在過去兩年內交付不到15,000個單位的市場而言,這是一個巨大的供應衝擊。Urbanation通過分析電腦多重放盤系統(MLS)上的紀錄來衡量租金增長。2018年,租賃單位數量達到27,426個,平均租金增長9.3%。雖然Rentals.ca發布的一項分析顯示,2019年的柏文租金可能增長11%,但Urbanation則認為,儘管新出租單位數量近年來已降至所有交付單位的30%以下,但突然增加約7,000個出租單位可以減緩租金上漲,租金仍將維持在歷史高位,但對於近年來為柏文多付出的投資者而言可能還不夠高。開發商將要面對的則是一系列完全不同的問題:2018年建築成本上漲7.2%,今年也沒有任何放緩的跡象,因為大多倫多在建房的面積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有開發商認為,成本上漲和建設時間拖長的結合,甚至會導致更多的柏文項目取消。2018年有超過4,000個單位被取消。儘管這只是市場上所有活躍單位的4%,它仍然是之前被取消紀錄的兩倍;2017年僅有1,678個單位被取消。綜合報道

兇徒臥室如軍火庫 囤積彈藥警方驚嚇

去年希臘城槍擊慘案發生後,兇手家人於次日即很快發表聲明,指兇手受嚴重精神問題困擾,這一說法有待法庭證實。多家媒體取得的法庭解密文件顯示,兇手生前曾經在自己的臥室囤積了「可怕數量」的彈藥,供各種類型槍枝使用。 680 NEWS報道指,這些巨量彈藥據報道是警方在事發後,由29歲兇手侯賽因(Faisal Hussain)的臥室中搜出的。早前報道曾指,侯賽因與父母同住在位於多倫多Thorncliffe Park Drive一個公寓單位。警方在案發後搜查了這處地點。 680 NEWS指,多家媒體取得法庭解密文件,顯示警方在兇手的臥室中發現了大量彈藥,其數量「令人驚嚇」(frightening)。其中據報包括兩個完全填滿子彈的AK-47彈匣,供9毫米口徑手槍使用的子彈,以及用於其他槍枝使用的子彈。 返巴基斯坦探親後不想返加 加拿大廣播公司(CBC)亦指法庭文件中提到,兇手在其臥室中囤積的槍枝彈藥數量「令人吃驚」(startling)。除了兩個完全充滿子彈的AK-47彈匣之外,還有兩支裝滿子彈的9毫米口徑手槍,供手槍及散彈槍使用的彈藥,以及白色的粉末。此外還發現美國陰謀論者Alex Jones論述911事件的DVD光碟,以及與伊拉克、武器、伊斯蘭有關的光碟。 警方發現的物品還有支付給巴基斯坦旁遮普邦北部Rawalpindi地區,一間社區房屋公司的兩張總額為9,310元的現金收據。侯賽因的父親告訴調查人員,他早前曾經帶侯賽因返回巴基斯坦看望家人,停留了兩至三年。侯賽因在這次旅行期間很快樂,不想返回加拿大,因為在那邊人們不去煩他。CBC援引早前警方消息指,29歲的侯賽因在去年7月22日慘案發生當晚,在與警方交火之後開槍自殺。警方在他身上找到可卡因和一部手機。手機被發現時仍有鈴聲在響,來電顯示為「家」。綜合報道

樓盤賣家秘裝監控錄像 掌握買方意向成功抬價

本報綜合報道以往地產代理帶買家到放售樓盤視察時,業主多在家中等候,潛在買家也變得慎言,但現在經紀帶客視察樓盤,業主或不在屋內,潛在買家就會暢所欲言;有地產經紀「踢爆」有樓盤業主在屋內安裝監控系統,待買家離開後聽買家說過甚麼,再按買家所言調整賣屋策略,有經紀促請當局就此立例保障買家私隱。據CBC報道,一位在咸美頓市工作的地產代理向媒體稱,最近2個潛在置業客戶聲稱,懷疑帶這2個客戶「睇樓」期間,雖然業主不在放盤樓房內,卻能完全掌握他們在屋內所說的一言一句,她相信業主於屋內不起眼位置安裝了保安監控系統,並利用系統擷取了潛在買家之言行,業主利用潛在買家在樓盤內暢所欲言的言詞更改了售樓攻略。她舉例說,有一潛在買家,在業主沒有身處樓盤期間,在樓房內提到他們可以負擔得起此售價,並指樓價相當「划算」,即使屋價再貴一些也願意購置;結果賣家忽然抬價,令客戶失了預算,雖然之後雙方成交,但事件令買方心中有刺。另一個案是她的一名潛在置業客戶,到業主不在的樓盤視察期間,欲試用其中一座家居電器,地產代理說事件只有自己及客戶知道,但之後業主聯繫買家,提到潛在買家欲試用其家電一事,令買方感到相當愕然。該地產代理稱她與該2名受影響潛在置業者,有理由相信業主在屋內裝置了保安監控系統,即使她帶客「睇樓」時業主不在家中,業主也可完全掌握地產代理與潛在買家之間的對話與一舉一動。律師指說明符雙方利益該地產代理表示雖然放盤業主有權在物業內安裝保安監控系統,但當樓房正處於給予潛在買家視察期間,潛在買家私隱也應該獲得保障;她指出當潛在買家與地產代理身處業主不在的放盤樓房內密談交易內容時,既沒有想過談話內容有機會遭賣方「竊聽」,即使她深信賣方並非有意透過保安系統「竊聽」,但至少應該讓潛在買家及地產代理,清晰知道樓房內安裝了保安監控系統。她建議安省消費者服務廳應該在樓房買賣雙方現有機制與規條下,設定針對放盤樓房內安裝保安監控系統設施條例,並由安省地產業議會(Real Estate Council of Ontario)嚴格執行。安省消費者服務廳長秘書胡利(David Woolley)回覆CBC查詢時表示,作為樓宇買賣雙方,都必須嚴加遵守本國私隱法,且絕對不可於買賣其中一方不知情下,擅用擷取得來的視像或聲像,進行與商業利益有關之行為。至於安省地產業議會的Kelvin Kucey則在聲明中表示,他同意放盤一方應該將可供地產代理隨時帶客「睇樓」之放盤房屋標列項目內,表明屋內安裝了監控攝錄與錄音系統;他指出現時家居監控攝錄系統相當普遍,一些放盤樓房裝置了這些系統不足為奇,但作為放盤賣方確有必要讓買方清楚知道有此系統之存在,以免將來導致爭拗。私隱律師湯遜(Kirsten Thompson)形容事件可說是「公有公理,婆有婆理」,原因是一旦該物業仍屬於放盤業主,其有權在自家樓房中安裝任何監控系統,業主可將此視為保障自家財物的保護傘;但在潛在買家來說,的確會感到其言論及舉措的私隱遭侵犯。她認為立例要求放盤業主必須在樓盤標列中,特別提及家中安裝了監控系統的建議,是一個相對能切合雙方利益的做法,當局或有必要認真考慮此提議,以符合樓房買賣雙方利益。

縱有證據指遭竊聽 律師指難推翻合約

特約記者楊婉文 對於有報道指,有樓房賣家監聽買家看樓盤時與經紀的對話。有律師認為,就算如此也難以推翻相關買賣合約。 前安省地產協會主席費利斯周三接受Newstalk 1010電台訪問時表示,曾經有買家在看樓盤時,談論自己房屋燒了,很想買樓,及願意出價多少買該單位,後來發現這番對話遭賣家錄音。雖然買家不悅,但最終樓宇也完成成交。 地產從業員黃志豪周三接受星島A1中文電台時事節目《A1出擊》訪問時表示,遇過類似情況。現時不少房屋都安裝了閉路電視,有些賣家可能為防放盤時遭人破壞私人物品或偷竊,而安裝這些設備。業界沒有慣例,經紀帶客看樓盤時,要提醒客人,不要表達自己很喜歡那層樓或願意出價多少等,視乎經紀經驗而定。但他們都會提醒客人,樓盤可能有閉路電視,有任何問題,離開樓盤後上車再說。他認為,當局修例,強迫賣家表明,樓盤是否有監控裝置是好事。但實行有難度,因為難以証明賣家說法是否屬實。 議價過程未必構成欺騙成份 律師秦怡敬向該節目表示,難以界定賣家是否侵犯買家私穩。她質疑,聯邦私穩法,是否適用於樓宇買賣,因為法例一般適用於商業活動。她解釋,屋主賣樓未必構成商業活動,因為樓宇是自住,因此相關法例不一定適用於賣家監聽買家。況且現今科技進步,智能家居等電子設備,都可能有監聽或錄音效果,買家看樓盤時,不能期望自己的私穩有全面保障,要有泄露私穩的心理準備。 秦怡敬又說,就算相關法例不適用,若當事人認為私穩遭侵犯,也可能循普通法,去提出民事訴訟索償,因為過往已經有案例。但要視乎究竟賣家聽到甚麼,例如買家提及出價底線等,而令買賣出現不公平等問題,這又是更複雜的問題。若要推翻有約束力的買賣合約,就要循過往案例去推翻,例如賣家是否蓄意欺騙買方或有疏忽等。但她認為,未必那麼容易推翻相關合約。就算買家有證據,證明賣家利用竊聽到買家底價的資訊,而不肯減價,也未必能推翻合約,因為這是議價過程,未必構成欺騙成份。她認為,買家看樓盤時,要慎防提及秘密事宜。

回應關閉奧沙華廠房 45%國民撐杯葛GM

本報記者報道自去年底通用(GM)汽車公司宣布將關閉奧沙華市(Oshawa)廠房,預計令該廠房逾2500個工人失業,且影響周邊就業職位隨之失去後,國民對通用汽車做法負評不斷,最新一項民調顯示,約45%受訪國民支持杯葛駕駛通用汽車,約54%受訪市民承認對通用汽車印象變差。代表受影響奧沙華廠房通用汽車員工的加國Unifor工會,委託Ekos民調公司就通用汽車公司去年底宣布關閉該車廠後,進行國民對通用汽車看法調查。結果發現愈來愈多國民對通用汽車之做法出現負評,支持杯葛使用通用汽車生產之座駕的國民也與日俱增。受訪國人中約有45%支持杯葛購買通用汽車品牌之座駕;約26%受訪國民正積極考慮杯葛購入此品牌汽車。約74%受訪者相信通用汽車若重視本國市場的話,在出售奧沙華市廠房後,應該在加國其他地方重建廠房;有逾54%受訪者坦承自從通用汽車宣布關閉奧沙華市廠房後,對此公司的印象逐漸變差。談到國民對安省政府及聯邦政府,在通用汽車上述宣布後有否做出任何有效補救措施時,只有35%國民認同聯邦政府之表現,認同安省政府表現的則只有31%。杯葛行動或致兩敗俱傷Unifor工會表示,國民清楚知道通用汽車關閉奧沙華廠房,受影響的不僅是2500名通用員工,也包括至少22000個與通用廠房相關的周邊工作職位。Unifor全國工會主席戴亞斯(Jerry Dias)表示,民調清楚顯示本國國民,願意用行動支持受影響的通用汽車員工,愈來愈多國民支持透過杯葛駕駛及購買通用汽車,懲戒通用汽車公司。他指出一旦國民將杯葛通用汽車行動升級,不但對通用汽車帶來沉重打擊,對本國通用車廠員工也帶來失業隱憂,只會出現兩敗俱傷局面。

智障服務支援不足 報告提9建議改善

安省行為分析協會(Ontario Association for Behaviour Analysis)公布的報告指出,安省在智力及發育障礙的服務系統出現差距,需要改善服務質素,並提出多項建議包括增撥資源使有需要的家庭能夠獲得有關的治療,以及提供公共撥款用於治療方面。該報告名為「Evidence-Based Practices for the Treatment of Challenging Behaviour in Intellectual and Developmental Disabilities」, 總結對具有挑戰性行為影響的研究,以實證為基礎的治療方法,並提出改善的建議,以及安省可以使用的服務。 按上述所提及的挑戰性行為,包括身體攻擊、自我傷害和破壞性的行為、對個人健康及安全構成明顯的危機。研究指有52%智障者可能會出現這些行為,通常是發育、遺傳和環境因素所綜合的結果。當中的背景因素如缺乏社會支援,未解決的技能缺陷,也會導致挑戰行為的開始。安省科學專家工作小組處理挑戰行為主席葛斯博士(Dr. Alison Cox)表示,雖然採用實證為本的治療方法,可以應對一些嚴重的行為如身體攻擊及自我傷害,但安省難以接觸這類智力及發育障礙的人士。當中的原因包括長期缺乏資金、過長的輪候隊伍、缺少專業規管,以及無法執行的監督機制。葛斯博士稱,未能為有需要的人士提供有效的行為治療的成本是龐大的,看見這種差距對教育、醫療保健和社會服務帶來影響,智障者受多方面的限制而未能接受適當的治療。她指出,有實證顯示行為分析干預,可以改善智力和發育障礙人士的生活質素。這類人士應獲得高質素的行為治療服務,並由合資格的專業人士提供服務,但目前尚未達到目標。報告提出九項建議,包括直接撥款使有需要的家庭更快獲得行為治療;公共撥款只用於實證為本的治療;以及規管在安省使用應用行為分析的治療師等,詳情可瀏覽網站http://www.ontaba.org/pdf/ONTABA_OSETT-CB_Final_Report_Jan_2019.pdf。有關指引又促請當局就不當使用精神藥物採取行動,對智力及發育障礙人士提供有效的治療。本報記者

省府宣布減大學學費 團體憂援助計劃也取消

針對安省政府即將宣布削減大學及專上學院的學費,有批評者警告,此舉對學生而言可能並非好消息,因為安省學生援助計劃(OSAP)可能隨之取消。據CTV電視台報道,安省進步保守黨政府將在周四宣布削減大學及專上學院的學費10%,加國最大型學生組識「加拿大學生聯會」(Canadian Federation of Students)周三表示,學生應對該項學費削減的報道保持謹慎,因為上個月安省審計總長的報告指OSAP嚴重超支,為削減該項學生援助計劃埋下伏筆。該學生聯會在推特(Twitter)指:「我們擔心省府該項宣布的真正意圖,它是否能使高等教育更可負擔。」省新民主黨(NDP)大學及專上教育評論員格列佛(Chris Glover)也擔心,省府會消減OSAP開支。他說:「安省的大學及專上學院學生都知道,他們不會從福特政府那裏受益。那些依靠OSAP協助上大學的學生明白,OSAP需要改進,但不是被消減。」格列佛還警告,由於學費收入減少,大學及專上學院的資金短缺,將意味著取消課程、更大的班級人數,以及教師下崗。減少10%的學費將令大學及專上學院分別減少3.6億元及8000萬元的收入。安省大學及專上學院目前的學費框架,將在本學年結束時到期,省府將在周四宣布的新框架,2019-2020學年的學費將減少10%,接著下一學年的學費將凍結不變,這意味著普通大學文理本科生,每年將節省大約660元的學費,而大專生學費將節省340元。綜合報道

性侵案41%學生舉報 渥京謀策保校園安全

本報記者報道自#MeToo運動開展以來,有不少舉報的性侵個案發生在學校、學院或大學校園;接近一半受害女性介乎15至24歲之間。聯邦政府成立顧問委員會,就預防及解決專上學院性侵問題制定框架,希望杜絕這類暴力事件發生。 聯邦婦女及性別公平部長蒙塞爾(Maryam Monsef)與新成立的顧問委員會,需要為解決及防止專上學院校園暴力問題制定框架。該部門擔任委員會主席,為發展、諮詢及實行框架提供專業意見。委員會成員包括學生組織、學院、大學、工會、社區組織、倖存倡導者前線服務人員等代表。另有草擬者Farrah Khan和CJ Rowe,以及來自Possibility Seeds Consulting學生專家小組,在春季提交最後文件前,將會提供框架指引及諮詢等支援工作。這個框架成為專上學院全面的資源,在防止及解決以性別為本的暴力問題提供行動指引。聯邦去年撥550萬元推動政策在2018年財政預算案中,聯邦政府宣布撥款予婦女及性別公平部550萬元,與多個持份者包括省及地區政府共同合作,在全國終止校園發生以性別為本的暴力事件。當局投放資源成立顧問委員會,在首個制定聯邦政策下實行有關行動,以便防止及解決性侵暴力問題。蒙塞爾表示,在學院或大學進修是人生一個重要時期,家長及學生以此為重要里程碑,不僅幫助個人成長,同時投放資源培育專業技術。目前加國未有框架進行預防工作,但全國各地校園發生性侵暴力事件迅速增加。因此,政府與來自全國的倖存者,學生及伙伴組成顧問委員會,確保本國的年輕人安心完成學業,避免遭受暴力對待。 據資源顯示,只有28%的加拿大人完全理解同意性行為的定義,相對2015年為33%。在加拿大舉報的性侵犯個案中,有47%受害女性年齡為15至24歲﹔在全國所有性侵案件中有41%由學生舉報。當#MeToo自2017年10月展開,舉報性侵個案明顯增加,在學校,學院及大學物業範圍內發生的個案倍增至87%﹔對比在該運動前每個季度平均數字,兩者分別是439宗及235宗。

校外械鬥2少年刺傷 士嘉堡高中封校調查

士嘉堡一所高中周三由於在校園附近發生打鬥,有兩人遭刺傷,校園一度遭警方封鎖。據CP24網站報道,事發周三接近中午時份,位於羅倫斯大道(Lawrence Avenue)夾冰梨路(Brimley Road) 的士嘉堡公立中學David and Mary Thomson Collegiate Institute,警方接報指有一群人在附近打鬥,其中一些人持有刀子和鐵錘等武器。當警員到場時,找不到任何受害人。不過,有兩名青少年後來因為被人刺傷,自行到當地醫院求醫,沒有生命危險。警方相信他們受傷與該宗打鬥事件有關。暫未悉傷者是否該校學生警官哥特爾(Jim Gottel)在案發現場向記者表示,相信涉案的是該校的學生,以及一些前學生。多倫多公校教育局(Toronto District School Board)發言人稱,這場打鬥發生在學校校園之外,尚不清楚傷者是否該校學生。警方暫時還沒有公布涉案嫌疑人的描述,不過哥特爾透露,至少有四至五個人在打鬥之後,跳上一輛汽車逃離現場。他補充說,有關打鬥的情況可能被學校的監控鏡頭拍到,警方將審查視頻監控錄像作為調查的一部分。為確保師生安全,警方一度封鎖校園,展開調查。綜合報道

捲性侵醜聞聖米高中學 恢復籃球隊活動

早前爆出集體欺凌及性侵醜聞的多倫多私立男校聖米高中學(St. Michael's College School),已經恢復2018-19學年籃球隊活動。據加通社報道,該所天主教男校周三表示,已經完成了一項內部調查,確認校隊中其餘成員沒有涉及任何不法行為。在周三下午發給學生家長的一封電子郵件中,學校表示該項內部調查是在警方調查之後進行的,也證實沒有籃球隊成員涉案。在去年爆出集體欺凌及性侵事件後,聖米高中學早前宣布取消了本賽季的校籃球隊,以及明年的美式足球項目。在警方調查之後,該校共有七名學生受到檢控。警方稱,去年秋天在校園發生了三起涉嫌事件,涉及美式足球隊的成員。警方對涉及該案件的學生,共提出37項控罪,並表示他們不會再增加控罪。綜合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