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要聞

杜魯多向特朗普提出 冀月底前撤鋼鋁關稅

本報綜合報道總理杜魯多結束歐洲訪問後,和代表團周二抵達新加坡,參加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簡稱東盟)峰會,冀進一步拓展經貿合作機會。時隔一年,杜魯多與東南亞國家領導人再度會面,氛應該較去年為佳。另一方面,杜魯多表示,他已向美國總統特朗普提出,希望在簽字儀式舉行前取消鋼鋁關稅。回顧2017年11月10日,11國領導人原定在峰會期間,要進行《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CPTPP)的簽字儀式,但杜魯多卻臨時缺席,惹得各國代表不悅。幸虧,最終該協定順利完成。加拿大西部基金會(Canada West Fondation)貿易投資總監戴德(Carlo Dade)說:「這次杜魯多與會是修補關係的好機會。」「想做生意必須多亮相」雖然本屆峰會並無重大議題要談,但加拿大與會依然重要。首先,加拿大希望有朝一日,成為東亞峰會(East Asia Summit)的成員。東亞峰會每年舉辦一次,由18個國家領導人與會,包括10個東盟成員國(印尼、泰國、新加坡、菲律賓、馬來西亞、越南、緬甸、柬埔寨、汶萊、老撾),以及主要的區域參與者:澳洲、中國、印度、日本、俄羅斯、新西蘭、南韓、美國。通常東盟峰會後就召開東亞峰會。加拿大被列為東盟的「對話伙伴」。透過參加東盟峰會與下周在巴布亞新幾內亞舉行的亞太經合會(APEC),杜魯多希望藉著多曝光來爭取更多經貿合作機會。戴德說:「想要與這些國家有更多的交易?就必須要出現。當你打電話給這些國家領導人時,對方不會問:誰是Justin(杜魯多)?」上個月,聯邦政府已與10個東盟成員國,討論了全面貿易協定談判的可能性。外界關注加中對話不過,戴德認為,與東盟商談自貿協定沒有意義,因為其中有些國家已加入CPTPP。但卑詩大學亞洲研究院院長肖逸夫(Yves Tiberghien)認為,擴大市場總是好事。杜魯多在周三會單獨與中國總理李克強進行「加中對話」,兩人究竟會否就加中自貿協定,做進一步的探討,令外界高度關注。肖逸夫說,正值中美對抗,加拿大試圖找到一個切入點。同時,加拿大需要繼續加強與日本的關係,只不過在峰會期間,至今尚未確認杜魯多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是否有一對一的談話機會。另一方面,杜魯多亦不忘與美國繼續就貿易問題進行磋商。11月30日G20高峰會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屆時加美墨三國預定舉行美國-墨西哥-加拿大貿易協定(USMCA)的簽字儀式,而杜魯多表示,他已向美國總統特朗普提出,希望在簽字儀式舉行前取消鋼鋁關稅。一位不願透露身分的官員表示,杜魯多向特朗普說明,該關稅傷害加美兩國的生產者與消費者,而兩位領導人溝通氣氛良好。

財長莫奈盼加中能達成全面自貿

綜合報道儘管聯邦政府數天前曾釋放訊號,表示正積極尋求與中國以個別行業貿易協定的方式開展合作,但加拿大仍希望與中國達成全面的自由貿易協定。聯邦財政部長莫奈(Bill Morneau)周一在北京表示,儘管加拿大希望加速與中國在農業食品、能源、旅遊和教育四個關鍵行業的貿易合作,但這些探討均不能達成任何形式的正式協定。莫奈稱,行業合作充其量只能視為進展,不能稱之為協定。他的觀點與國庫部長布里森(Scott Brison)的言論截然相反。布里森上周五在上海接受《環球郵報》訪問時表示,目前最好的推進加中貿易的方式,就是化整為零、逐個行業簽約,這對加拿大來說是真正的機遇。甚麼才是加拿大與中國開展貿易的最佳方式,莫奈的不同見解反映出有關爭論一直沒有停止,而從這些爭議亦看出,加中全面協定必須跨越無數的複雜程序。應否化整為零 爭論不休例如,目前仍未知個別的行業協定能否用於降低關稅;而與中國達成全面自貿協定亦可能引起美國的不滿。加中兩國政府迄今未能就全面自貿協定開展正式談判,而談判本身可能要歷時10年才能完成。雖然雙方在2017年進行了四次面對面的探索性會談,但中國政府一直拒絕加拿大在勞工、經濟和環保條款方面的要求。莫奈稱,聯邦政府相信,「從長遠看,全面自貿協定是正確的方向」。但是加拿大可以通過個別行業協定取得積極的進展,而這些進展已經令兩國取得了非常重要的談判優勢。目前與莫奈一起在北京,參加雙邊經貿會議的國際貿易部長卡爾(Jim Carr)亦表示,中國對加拿大的眾多產品都有興趣,這可能最終導致全面自貿協定的達成。

加國情報局曾聽過 卡舒吉遇害時錄音

綜合報道總理杜魯多透露,加拿大的情報人員已經聽過沙特記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遇害時的一段錄音,並稱加拿大將繼續與盟友,探討下一步如何對沙特採取措施。杜魯多周一在加拿大駐巴黎大使館向媒體表示,他本人沒有聽過錄音,但已對內容有所了解。他稱,加拿大的情報機構一直與土耳其的情報部門,就卡舒吉遇害案開展「非常密切」的合作。杜魯多是首位確認本國情報機構,聽過卡舒吉遇害前錄音的首位國家元首。與盟友研應對沙特措施杜魯多稱,他在最近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一次通話中,提及了卡舒吉遇害案。上周末雙方在巴黎見面時,再次談起該話題。杜魯多對埃爾多安在卡舒吉事件上,表現出的強硬立場,表示讚賞。對卡舒吉的遇害,世界輿論廣泛譴責,包括杜魯多本人,但杜魯多未透露錄音會如何影響他對沙特的回應。他稱,加拿大會繼續與盟國一起合作調查事件,且正在與持類似觀點的盟友,探討下一步對沙特採取的措施。加拿大是「五眼聯盟」(Five Eyes)成員國之一,與美國、英國、澳洲和新西蘭共享情報網絡。今年較早時,加拿大與沙特曾發生過一次外交衝突。8月,加拿大政府批評沙特逮捕女性維權人士。作為回應,沙特要求驅除加拿大大使,並凍結了兩國間的所有新業務往來,還稱不會繼續為數千在加拿大的沙特學生發放政府獎學金。

聯邦設議會研政策 提高加旅業競爭力

本報記者加拿大旅遊業發展迅速,對本國經濟帶來益處。聯邦旅遊部長趙美蘭(Melanie Joly)昨天在安省尼加拉瓜瀑布宣布,將成立工作與遊客經濟顧問議會(Advisory Council on Jobs and the Visitor Economy),並且展開全國之旅,與各省的旅遊業專家會面。 該顧問議會成員來自企業東主、創業家、旅遊業機構及專家,並由前紐賓士域省長麥基拿(Frank McKenna)擔任主席,他在該省的旅遊業擔當重要角色。議會的工作,將探討加拿大旅遊業面對重要的問題,然後提出建議以便加強發展本國的旅遊業,以及提高在環球的競爭力。該會支持發展新的聯邦旅遊策略,其核心目標是在全國旅遊業創造新機,以及屬於中產的工作職位。 在全國之旅趙美蘭與國民及持份者會面,確保業界為女創業家、原住民社區及青少年提供所需的支援及工具。由於2017年是加國旅遊業創下新高紀錄,政府期望今年再下一城,超越去年的成績。旅遊部長走訪全國徵民意趙美蘭稱,政府深明旅遊業對各城鎮帶來優質的工作職位,今次的全國之旅與國民會面,就該行業的發展前景表達意見及構思。本國擁有自然遺產,世界級旅遊點及獨特的文化,政府與各方人士共同努力推動旅遊業,將會加強經濟發展,創造就業機會。 據資料顯示,旅遊業佔加拿大國民生產總值2%,支撐全國180萬份工作。旅遊業直接支持的工作,超過原油及天然氣、礦業、農業,汽車製造及航天業合計的數目。在2018年首8個月,加拿大接待的國際旅客達到148萬人,較去年同期增加1.5%。其中來自中國的旅客491,000人,相比去年同期增加2.7%。 

租用酒店安置難民 多市府稱不再競購

本報綜合報道多倫多市政府今年夏天曾經靜悄悄地著手購買多市一家有199個客房的酒店。事實上,市政府已經租用這家酒店用以安置約500個難民庇護申請者和無家可歸人士,每年付出的租金達450萬元。CBC曝光消息數小時後,市府緊急剎停這宗交易,聲明多市不會參與競購這家酒店。據加拿大廣播公司(CBC)昨天揭露,這家名為Toronto Plaza Hotel的酒店,位於401高速公路夾400號高速公路附近。由於多市庇護所系統人滿為患,多市早在2017年開始租用這家酒店安置難民。多倫多市府與私人承包商Alternative Living Solutions Inc.(ALS),簽訂每年總額至少450萬元的合同,由ALS使用這酒店為約500名無家可歸人士,以及新近抵多市難民庇護申請者提供食宿。年付450萬租房間安置露宿者ALS並非這酒店的業主,真正擁有這酒店的是Virk Hospitality公司。ALS又與這公司簽有協議。CBC指出,Virk Hospitality已於今年7月,被安省法庭下令進入破產管理(court-ordered receivership),還積欠多市15萬元地稅。CBC昨天報道,多市在今年較早時曾經靜悄悄地與破產管理人接洽,欲出價競買購這酒店連同周邊7畝土地。在CBC報道發表之後幾小時,市府一位發言人羅賓遜(Tammy Robbinson)向CBC電郵一份聲明,指市府物業部官員已決定不會進行這宗交易。聲明指出:「這是一大塊地,可以用作更廣泛的用途,不應僅用於庇護所及支援住房。市府已決定不會進行這宗交易。」市府發言人費斯敏斯(Natasha Hinds Fitzsimmins)之早曾告訴CBC,市府仍未最後決定是否購買這酒店。不過CBC取得多市房地產服務部今年9月與破產管理人(receiver)達成的協議顯示,市府至少已經向賣家出過一次價,並且與賣家簽約,允許市府進入這酒店調查建築狀況。CBC認為這文件表明市府不僅出過價,而且準備進入第二輪購買。但費斯敏斯堅稱,市府較早時做的工作只是「盡職調查」,為一旦決定購買做好準備。但是市府從沒有下決定購買這物業。CBC報道指出,雖然目前因市府的合同這酒店夜夜客滿,但酒店面對巨大經濟問題。安省高院有關這宗破產官司的文件顯示,法官海尼(Glenn A. Hainey)已宣布該公司進入破產管理,業主Virk Hospitality公司目前欠債3,100萬元,法庭指定的破產管理人,盡量可以由該公司取得更多錢還給債主。文件並指出,該公司不履行按揭義務,卻把300萬元轉移至一名東主控制的其他數家公司。酒店母公司進入破產管理此外,CBC發現酒店業主與承接多市安置難民合同的私人承包商ALS雖屬兩家不同公司,但一位叫米茲(Enzo Mizzi)的商人,同時在兩家公司任高管,且正是米茲把錢轉移至他控制的其他公司。米茲由專門支付酒店住客食宿費用的銀行賬戶中取走18.6萬元,法官海尼下令他必須歸還這筆錢。米茲的律師西門(Micheal Simaan)向CBC證實,多倫多市政府至少作出過一次努力和嘗試購買酒店,但不清楚市府出價多少。酒店已經由法庭指定的破產管理人估價,但沒有對外公布結果。西門認為,合理的市場價位應該至少3,500萬元。 CBC指出,多市政府宣布放棄酒店交易之後,未來可選擇的方案是繼續與新業主簽租約,最好仍保持現時每間客房每晚50元(食物費用另算)的折扣價格。另一方案是,把酒店目前居住的約500名住客擇地重新安置。

難民姐弟喜迎人生初雪 視頻感動200萬網民

綜合報道一對剛抵達加拿大的難民姐弟,經歷人生中第一場雪,興奮得手舞足蹈,這段視頻已有近200萬人觀看,暖心的評論讓他們感受到「加拿大式的溫暖」。發布視頻的戴維斯(Rebecca Davies)稱,視頻是上周六在她家後院拍攝的,其中兩位主角,7歲的姐姐和5歲的弟弟,剛剛跟隨他們的母親抵達多倫多兩天。戴維斯是通過私人的瑞波難民項目(Ripple Refugee Project)資助這個厄立特里亞家庭落地多倫多的。他們於2013年逃離飽受戰爭蹂躪的東非國家厄立特里亞,隨後5年都在蘇丹的難民營度過。戴維斯說,她在代表難民發聲的工作中,遭遇過種族歧視和反移民情緒,但民眾對於這段視頻的反應,讓她燃起希望,對這個難民家庭融入社區更有信心。成千上萬人點讚暖心留言視頻可見,當雪花落下時,喜氣洋洋的孩子們高興地大聲歡呼,圍著小院子跳來跳去。女孩仰望天空,不停轉圈,而她的弟弟則興高采烈地跳腳。姐弟倆還伸出雙手,看雪花靜靜落在他們的小手上。戴維斯說,儘管當天雪下得時間不長,但足以讓第一次看見下雪的孩子品嘗雪的滋味,他們還打了個迷你小雪仗。這段視頻在社交媒體上引起強烈共鳴,成千上萬的人點讚和分享。一位推特用戶寫道:「這就是生活的全部意義。初來加拿大的孩子們平生從未見過雪,他們以孩子特有的神奇方式擁抱雪的到來。歡迎來到加拿大,寶貝們,你們未來的生活旅程將充滿美好。」

TTC巴士「退而不休」 停交通管制區防恐

本報綜合報道舊公車被分配新角色。在剛過去的國殤日紀念活動中,市民可能看到一些全新噴漆的「Events Support」(公共活動支援)灰色TTC巴士,停泊在街頭,充當交通管制路障。這是多倫多警隊將退役巴士投入街頭維安的最新舉措。據680News報道,在周日國殤日街頭紀念活動中,有兩輛這樣的巴士停泊於省府大樓周邊管制區,還有一輛停泊在舊市政廳的交通管制區。TTC發言人格林(Stuart Green)指,TTC撥出6輛服役已11年至12年、不適合再投入日常服務的巴士給警方,用以保護街頭活動時公共安全及訓練和練習。6輛巴士 由特警專門培訓他指多倫多警隊將決定在何時何地使用這些巴士。駕駛這些車輛的並非普通TTC司機,而是TTC特別警員(special constables)。他們都受過公共安全方面的專門培訓。除了設障交通管制路障之外,這些巴士還可能承擔其他維安任務,但警方不肯對外透露詳情。警隊女發言人西度(Const. Jenifferjit Sidhu)表示,不會透露詳細的安保措施,「但是可以告訴你,我們會持續觀察並適時調整計劃,減少對公共安全的潛在威脅。包括增加便衣警員到場,關閉道路或限制交通,以及使用其他公私資源」。 這些措施主要是因應近年來越來越多使用汽車進行恐怖襲擊的行為。2017年柏林聖誕市場及英國倫敦橋遭受汽車襲擊。多倫多在今年4月也發生了兇徒駕車在央街撞死多人的慘劇。多倫多警方在多市同志大遊行、市府前廣場國慶慶祝活動等場合使用公車設置安全區,並且在釀酒區(Distillery District)聖誕市場、聯合車站、羅渣士中心等區域設置水泥隔離帶。

King街計劃致餐館結業 華裔東主稱勿永久實施

特約記者楊婉文多倫多King街試驗計劃周一已推行一周年,有華裔餐館東主表示,計劃令他的店鋪倒閉,認為該計劃不應永久實施。多倫多公車局周一表示,該計劃推行成功,乘客量增加11%,行車時間及可靠性也有改善。乘客組織周一也讚揚該計劃很成功,令服務更可靠。但King街餐館東主麥先生周一接受星島A1中文電台時事節目《A1出擊》訪問時表示,該計劃對商戶影響很大,因為很多客人由於交通問題,而不去光顧。他的餐館在計劃實施後,生意下跌三四成。過去一年,由於這個計劃,令他被迫結束營業。他續稱,就算他有另外兩家餐館,客人網絡很大,也令他們支持不住,影響真的幾深遠。他表示,今年6月結束餐館,租約原本3月屆滿,本來打算做多幾個月,捱到9月,視乎多倫多電影節的情況如何。但生意到5、6月都沒有起色,唯有做到6月底就結業。他補充說,想不到生意受影響那麼大,頭一個月生意額只是下跌一成左右,但後來越跌越多,而3月天氣開始回暖,生意也沒有像過往那樣有起色。他表示,主要受晚市生意欠佳拖累,因為King街到周末很旺,但由於汽車不能在那裏泊車及行駛,令到店鋪所在的King夾John一帶,比以往靜很多 。就算多倫多市政府推出鼓勵市民到當地消費的泊車優惠,或餐館自行推出優惠,也不能鼓勵客人去晚市消費。麥先生又表示,他合共虧蝕了接近20萬元。原本打算賣盤,減少蝕錢,但很多買家都憂慮King街試驗計劃,對生意做成的影響。就算有7至8個買家看過,也賣不出,唯有把店鋪交回給業主。麥先生認為,這個試驗計劃不應該永久實施,因為該計劃對商戶影響很大。如果當局真的要永久實施,應該調整措施到晚上6時後,及周末恢復正常交通,這樣才能達致雙贏局面,對商戶會好很多,也能令上班的公車乘客受惠。

烈治文山擬推新規劃 冀民眾獻計改善塞車

 綜合報道烈治文山市府正在把交通總體規劃(Transportation Master Plan)更新至2041年,作為因應未來增長的策略,反映優先處理項目及新興趨勢,現通過不同途徑向市民收集意見。據新聞網站yorkregion.com報道,當局準備以該策略作為指引,規劃交通基建項目及發展新政策,以改善市民區內往來。市府期望公眾輿論參與對未來10年道路、行人道、單車徑和步行徑的決策過程。市府於本月15、16及20日舉行公眾諮詢會,市府發言人Lynn Chan表示,公眾的參與對此計劃甚為重要。交通擁堵多年 現行系統亟待改善該交通總體規劃於2014年更新,與舊版明顯不同,包括三個獨立文件,分別是交通總體規劃2014(Transportation Master Plan 2014)、行人及騎單車總體規劃2010(Pedestrian and Cycling Master Plan 2010),以及步行徑總體規劃2004(Trails Master Plan 2004)。市府工程及交通發展總監塔思也斯基(Dan Terzievski)表示,今次將會在一個全面的運輸總體規劃框架下,整合前三個規劃。 烈治文山交通長期以來深陷困境,居民Tom Masona表示主要是駕車或步行,不會選坐巴士,並認為塞車問題持續多年。另一居民Charlene Hall說每周乘巴士4至5次,公共交通是她唯一選擇,現行系統有待改善。據2016年的人口普查資料顯示,超過70%烈治文山居民每天前往其他城鎮上班,大部分人在路上最少花30分鐘。市府致力解決有關問題,並且沿央街一帶建設交通工程,配合規劃的央街地鐵延線,以便與約克區城市連接。目前在央街的工程已完成36%,預計2020年12月竣工。此外,由本月15日至12月中,市府將會展開網上問卷調查,屆時市民可以登入網址:RichmondHill.ca/MovingRH。

再有5家保險公司 遭車禍受害人索償

本報綜合報道又有5家保險公司因涉嫌違反安省監管機構規定,未向車禍受害人支付或報銷HST款項,而遭集體訴訟。這消息的發布,距離《星報》上次獨家披露6家汽車保險巨頭遭類似訴訟僅一周。新近被列入訴訟名單的5家保險公司,分別是Co-operators、Wawanesa、 Economical、Commonwell和Echelon,它們分別被指控未向車禍受害人支付或報銷醫療賠償的HST,或在計算索賠者的賠償限額時把HST包括在內。這種做法被認為是無視省級監管機構,即安省金融服務委員會(Financial Services Commission of Ontario,簡稱FSCO)的一再要求,是「不公平或騙人的」。5家公司分別遭車禍受害人索賠1億元,加上之前遭索賠6億元的另外6家公司Intact、Aviva、Unifund Assurance、Belairdirect、Certas Direct,以及Allstate,索賠總金額已達11億元。監管機構一同被告《星報》的調查報道指,FSCO在此項集體訴訟索賠案中,一同被列為被告,訴訟指它「未能確保政府設計的強制保險獲公平執行」。FSCO拒絕回應採訪請求。該機構上周五在一項書面聲明中指出,「已經了解最近涉及FSCO的訴訟,但由於案件尚未提交法庭,FSCO無法發表進一步評論」。該集體訴訟的代表律師之一哈特(Paul Harte)聲稱,從該訴訟可以看出,對於保險公司是否應支付車禍醫療賠償中的HST款項,行業沒有一個明確的立場。據哈特了解,有些汽車保險公司一直在遵守規定;而有些公司,像Intact,已經承認錯誤並同意糾正;但還有幾家公司,包括Aviva,繼續對客戶扣發HST。哈特稱,自《星報》首次獨家披露以來,律師的電話已經被打爆,看來「我們發現的不公平做法似乎是普遍現象」。

安省今年移民提名已額滿

綜合報道據非官方機構《加拿大移民通訊》(CIC News)的報道,安省2018年省移民提名計劃(Ontario Immigrant Nominee Program,簡稱OINP)的6,600人數上限,已經達到。但安省政府表示,會繼續接受新申請,新申請將被撥入明年的名額。OINP是聯邦政府的省提名移民計劃(Provincial Nominee Program,簡稱PNP)一部分,通過OINP,安省政府每年可提名一定數額的移民申請人。由於安省是加國人口最多的省份,因此可獲得全國最多的提名人數配額,今年的名額為6,600人。雖然安省仍未公布2019年的提名配額,估計很可能會增加。名額已較去年增一成安省今年獲得的配額,比2017年的6,000人多了600人。事實上,根據聯邦政府新訂立的多年移民計劃,2019年通過PNP獲得移民資格的目標人數,將比今年的5.5萬人增加6,000人,達6.1萬人。獲得安省提名的申請人,可在綜合評分制度(Comprehensive Ranking System,簡稱CRS)中,獲得額外600分,令申請人有很大機會獲得「申請邀請」(Invitation to Apply,簡稱ITA)。

警緝兩公廁偷拍男

16歲少年在奧沙華(Oshawa)公共廁所被偷拍,警方呼籲公眾提供線索。杜咸區(Durham)警方稱,事件發生在8月14日,該名少年在使用奧沙華中心(Oshawa Centre)的男洗手間時,發現頭頂上有一架攝像機被人舉著從旁邊隔間伸過來。警方在翻看監控視頻後,確定有兩名男子是為此案件警方感興趣人士,他們被看到離開洗手間,穿過美食廣場向北走去。警方呼籲,有此案線索的公眾與他們聯絡。

24小時內5人濫藥亡

24小時之內,安省溫莎市(Windsor)有5人濫藥致死。這幾宗濫藥事件發生在上周五晚上至周六早上,警方懷疑事件均與芬太尼(fentanyl)有關。警方表示溫莎市的濫藥現象並不罕見,但通常不致命,而在24小時內如此多的濫藥致死事件就太不尋常了。據安省公共衛生機構(Public Health Ontario)的數據,2017年安省共有1,261人死於過度使用鴉片類(Opioid)藥物,2016年為867人。

2猶太少年疑遭仇恨施暴

 兩名17歲猶太少年被打傷,多倫多警方懷疑是仇恨犯罪,追捕涉案9名少年。 警方透露,星期天晚間,4名身著猶太服裝的17歲少年在Bathurst Street夾Lawrence Avenue附近地區步行,途徑一群不相識的年輕人時,被後者以一些詆毀性的言語評論他們的宗教信仰。兩名男孩更遭這群年輕人拳打腳踢,一名受害人的太陽鏡被偷走。警方到場後拘捕了10名嫌犯其中一人。受害人在現場接受了治療。警方形容其餘嫌犯均為十三四歲,但未提供其他詳情。以色列和猶太事務中心(The Centre for Israel and Jewish Affairs)負責人譴責襲擊猶太少年的行為,同時感謝多倫多警方迅速而專業的反應。

昨日要聞

紀念一戰結束百年 馬克龍籲防範民粹

本報訊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一百周年官方紀念儀式,11日在巴黎凱旋門隆重舉行,約七十位各國政要包括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出席。法國總統馬克龍致詞時警告民族主義的危險,矛頭直指美國和歐洲不斷上升的民粹主義。在11日播出的CNN訪問中,馬克龍也聲稱歐洲不應花更多預算買美國武器。相關新聞見A4-5,11紀念儀式於當天上午11時在巴黎凱旋門舉行,這是一百年前一戰交戰雙方宣告停火的時間。約七十位各國政要包括馬克龍、杜魯多、美國總統特朗普、俄羅斯總統普京、德國總理默克爾、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等,齊聚巴黎凱旋門下參加這次莊嚴典禮。當日上午,巴黎陰雨綿綿。美籍華裔大提琴家馬友友在凱旋門前的星形廣場上奏響悠長的大提琴樂曲,一位非洲歌手寄託哀思的歌聲催人淚下。呼籲各國銘記戰爭教訓馬克龍發表講話,呼籲各國銘記戰爭的慘痛教訓,始終將和平放在首要位置,避免歷史悲劇重演。他警告:「引起第一次世界大戰及造成數以百萬計人死亡的『古老惡魔』正在復甦,準備散播混亂和死亡。」他續說:「愛國主義正是民族主義的相反,民族主義背叛了愛國主義。那些說『我們的利益優先,不管其他人怎樣』的言論,抹煞了一個國家最寶貴的東西,這些東西令國家生存,令國家偉大,那是最重要的,它就是道德價值。」他又警告意識形態、宗教和偏執會被濫用:「歷史有時會重演悲劇模式,破壞我們從祖先流血教訓中獲得的和平遺產。」特朗普曾驕傲地稱自己是民族主義者,馬克龍則將自己定位為制止歐洲民族主義的人物,民族主義已在匈牙利及波蘭等國家生根。儀式中午結束後,馬克龍與夫人特羅尼厄在愛麗榭宮舉行宴會招待前來出席儀式的各國政要。當天下午,由馬克龍倡議發起、旨在推動多邊合作的巴黎和平論壇也在巴黎開幕,普京、默克爾等政要參加,特朗普缺席。 一戰結束後,歐洲不再是國際體系中心,大西洋彼岸的美國國際地位迅速上升。自一戰到二戰、再到冷戰,美歐關係幾經變遷,雙方最終結成同盟,成為西方世界的核心。但特朗普自上台以來奉行「美國優先」政策,屢次無視歐洲利益和關切,直接導致美歐關係紛爭和矛盾增多。特朗普上周五在Twitter發文說,馬克龍日前呼籲歐洲應組建一支屬於自己的聯合部隊,以防範俄國、中國甚至美國,是「非常侮辱」的言論。馬克龍其後設法緩和爭議,呼籲兩國「大團結」。不過,馬克龍與特朗普會談後接受有線新聞網絡(CNN)專訪,說:「坦白地說,我不希望看到歐洲國家增加國防預算,只是為了購買美國武器,或來自你們工業的原料。」馬克龍上月批評比利時決定購買美製F-35戰機,說這是「違背歐洲利益」。1914年7月28日,奧匈帝國以皇儲斐迪南大公夫婦在薩拉熱窩遇刺為由,向塞爾維亞宣戰,拉開第一次世界大戰序幕。以英國、法國、俄國為首的協約國集團和以德國、奧匈帝國為首的同盟國集團開戰,主要戰場在歐洲,大量使用現代化戰爭裝備,戰況空前慘烈。1918年11月11日,協約國陣營在停於貢比涅森林火車站的一節車廂內與德國簽署一戰停戰協定,德國宣布投降一戰宣告結束。1919年6月,交戰方在巴黎凡爾賽宮正式簽署和平條約。歷時四年的一戰席捲歐、亞、非三大洲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造成大約一千萬名士兵陣亡。

普京特朗普座位臨時調開

俄羅斯總統普京和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巴黎凱旋門見面時握手致意。普京表示,同特朗普進行了很好的交流。俄羅斯衛星網報道稱,普京和特朗普在愛麗舍宮午餐會上的座位安排在最後一分鐘進行了調整,但這並不妨礙他們交談。俄羅斯總統助手尤里.烏沙科夫表示,法國方面「執意」要求不要在巴黎舉行紀念活動期間舉行俄美兩國總統的單獨會晤。「達成了協議,我們已經開始協調俄羅斯和美國總統會晤的時間,但後來我們考慮到了法國同行們的擔憂和關切。」烏沙科夫說。「因此,我們與美國代表保持交流進行討論,決定在布宜諾賽勒斯G20峰會上進行內容更豐富的對話。」雖然東道主法國對他們在巴黎的會晤表示反對,但俄美領導人仍然表示,他們希望在愛麗舍宮的「工作午餐」上會面。初步座位表顯示,特朗普被安排在普京旁邊,但在隨後進行的「工作午餐」期間,座位安排顯然已經發生了變化。從照片來看,普京當時正全神貫注地與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交談,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坐在普京的右邊,而特朗普則坐在馬克龍旁邊,馬克龍的右邊則是德國總理默克爾。

華裔女學生重讀華工家書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一百年,但當年流傳下來的片言字句,仍然令人感動。在巴黎凱旋門紀念一戰結束百周年的儀式中,8名在21世紀出生的高中學生以不同語言輪流讀出在1918年簽署停戰協定當天,一批在西方戰鬥的不同國家的士兵和官員寫給親友的信件,包括一名華工的書信,表達對戰爭結束的喜悅。在8名學生中,一名華裔女學生以普通話讀出赴歐華工團顧杏卿的信件節錄:「休戰條約已簽訂,戰爭從此可以終止,男女老幼,各色人種混在一起,互相握手。」顧杏卿是歐洲西線戰場諾曼第的華工翻譯。他記錄了華工對一次大戰結束的喜悅。來自上海的顧杏卿撰寫的《歐戰工作回憶錄》被視為是唯一記錄中國人參加一次大戰的著作,內容真實可靠。不過,顧杏卿當時沒有料到的是,一戰後來給中國帶來的卻是戰敗國待遇,翌年簽訂的《凡爾賽和約》將德國在山東的權益轉讓給日本,引發五四運動。史料記載,一戰期間,英法兩國在山東、河北等地招募中國勞工赴歐洲西線戰場。他們告別故土,遠涉重洋,在殘酷的戰場上從事武器搬運、槍彈製造、工事修築、戰場清理等艱苦繁重的工作。據不完全統計,犧牲和下落不明的華工接近兩萬人。

小杜:攻擊新聞界易助民粹主義滋長

綜合報道昨日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100周年,加拿大總理杜魯多與多國領導人,當天在一戰協定簽署地法國出席紀念活動,以示團結、支持和平。但在紀念活動上,特朗普意外成了其他國領導人暗批的目標。在這難得時刻,杜魯多與一些領導人趁機對民族主義領導人提出警告。法國總統馬克龍率先說,民族主義領導人威脅要抹掉一個國家的道德價值觀,不論其對他人的影響如何,都要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杜魯多則強調,如此一來,選民將轉向容易的答案和替罪羊。最近幾周,特朗普形容自己是一名民族主義者,並經常與媒體爭吵,中期選舉過後他又與CNN記者當面對槓。小杜將與三國領導人會面杜魯多在巴黎和平論壇上,顯然對特朗普與媒體為敵的態度不以為然。他表示,對新聞界攻擊最終只是破壞民眾對政府機構的信任,增加民眾憤世嫉俗。杜魯多說:「當人們覺得他們的機構無法保護他們時,就會在民粹主義、民族主義、關閉邊境、關閉貿易和仇外心理中,尋找簡單的答案。」德國總理默克爾,亦在和平論壇中談到了缺乏溝通和不願意妥協會給各國帶來可怕的後果,同樣是向特朗普傳遞一個隱晦的訊息。杜魯多的前外交顧問帕麗斯(Roland Paris)說:「包括加拿大在內的許多國家都有一種普遍意識和願望,即盡一切可能維持國際秩序和實際的多邊合作。」正在歐洲和亞洲展開為期10天訪問的杜魯多,將與3個國家領導人面對面交流,包括美國總統特朗普、俄羅斯總統普京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杜魯多在和平論壇上與普京並坐,兩人有短暫聊天。總理辦公室表示,杜魯多認可俄羅斯人民在兩次世界大戰的犧牲,並重申俄羅斯參與巴黎和平論壇的重要性。上周五的晚宴上,杜魯多與特朗普亦有私下交談,但政府官員不願說明談話的內容。而星期日特朗普與夫人一同抵達標誌性的凱旋門(Arc de Triomphe)參加儀式時,並未和杜魯多握手。法國駐加拿大大使瑞斯波(Kareen Rispal)指出,杜魯多出席凱旋門儀式將提醒世人加拿大在戰爭期間的貢獻。他說:「我們法國人或是歐洲人,對加拿大所作的努力付出不夠重視。」大約65萬加拿大人和紐芬蘭人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超過6.6萬人喪生,大約17.2萬人受傷。

渥太華戰爭紀念碑前 民眾悼一戰捐軀加軍

本報綜合報數千加國民眾星期日聚集在渥京國家戰爭紀念碑(National War Memorial)前參殤日紀念活動,悼念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捐軀的加拿大軍人。聯邦國防部長石俊(Harjit Singh Sajjan)代表總理杜魯多出席了渥京的紀念儀式;剛從比利時參加紀念活動歸來的加拿大總督帕耶特(Julie Payette)也出席了儀式。星期日的渥京天空晴朗,氣溫在零度以下。紀念儀式以兒童合唱團領唱國歌正式開始。上午11時,21響禮炮鳴放,5架CF-18大黃蜂攻擊機(Hornet)劃破長空,表達對加拿大退伍和現役軍人的崇高敬意。一同出席儀式的,還有杜魯多夫人蘇菲(Sophie Gregoire Trudeau)、參議員哈德(Peter Harder)、加拿大國防部參謀長萬斯(Jonathan Vance)、代表加拿大退伍軍人事務部(Veterans Affairs Canada)的聯邦自由黨國會議員麥克里蒙(Karen McCrimmon),以及皇家加拿大軍團(the Royal Canadian Legion)全國主席歐文(Thomas D. Irvine)等。今年的全國銀十字母親(National Silver Cross Mother)是溫尼辟的切內里尼(Anita Cenerini)。他的兒子威爾士(Thomas Welsh)從阿富汗服役回國後3個月,於2004年5月8日自殺身亡,是第一個在阿富汗戰爭服役後自殺的加軍士兵。戴紅白罌粟花 宣揚和平記住傷亡者眼尖的民眾可能注意到,今年渥太華的紀念儀式上,與往年相比有一個很小但顯著的差異。在國家戰爭紀念碑放置的花圈主要用白色裝飾,而不是常見的紅色花朵。據CBC報道,它們的意思類似於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第一次紀念活動中使用的白色花環,而今年標誌著戰爭結束100年。自1933年以來,白罌粟代表和平主義和非暴力衝突解決。加拿大婦女和平之聲鼓勵加拿大人,同時佩戴紅色與白色罌粟花朵來宣揚和平,同時記住戰爭中傷亡的平民。

7,000人多市中心悼英魂

綜合報道多倫多市中心和安省省議會大樓前,星期日分別舉辦國殤日紀念活動。大約7,000人聚集在多倫多市中心,在寒風中參加了在舊市政廳(Old City Hall)紀念碑前舉行的紀念儀式。民眾以兩分鐘的默哀,表達對退伍軍人和現役軍人的崇敬。多倫多市長莊德利在儀式上發表講話稱,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有4.5萬多倫多人在加拿大遠征軍(Canadian Expeditionary Force)或海外的英國陸軍(British Army)服役。截至戰爭結束,多倫多總計有超過四分三的男性志願參與了戰事。成千上萬的人在戰爭中陣亡,而那些能夠活著回家的人,很多在身體和精神上都飽受創傷。莊德利表示:「我們一直沒有忘記他們,我們亦不會忘記那些正在為加拿大履行職責的現役軍人。」最好紀念方式 對抗偏激仇恨情緒他續稱,國殤日不應該只是一日的紀念,對戰爭中犧牲的人最好的紀念方式,應該是彼此接受和彼此尊重,共同對抗當今世界日益抬頭的偏激和仇恨情緒。在安省省議會大樓前舉行的另一場紀念活動中,省長福特亦呼籲國人不要忘記過去和現役的軍人,並稱省政府正在「盡一切可能」,減輕老兵的生活負擔。福特又聲稱,省政府正在立法,讓加拿大皇家軍團(Royal Canadian Legion)在安省的分支,從明年開始可以免繳物業稅。

沙省漢發合法化財 專教人在家種大麻

本報綜合報道在沙省的利齋拿市(Regina),一男子看準休閒大麻合法化之後,每戶家庭可種最多4株的商機,於是把個人大麻種植變成一門生意,開設專門課程,傳授一般人如何在家中種植。德拉蒙德(Jeremy Drummond)的大麻店「The Grow Room」在休閒大麻合法日當天開張。他說,用授課的方式經營店鋪是一種非常好的開始方式。根據《大麻法》(Cannabis Act),每戶家庭只允許在家種植最多4株大麻,但不可以向任何人銷售他們種植的產品。某些省份和地區對個人種植還有更多限制。詳解大麻市場變遷The Grow Room的課程不僅逐步教授如何在家種植大麻,還向學員詳細解釋大麻市場變遷以及大麻植物生命周期。該店的主種植師伯寧(Chad Bonin)稱,可能很多人以前都對種植大麻很有興趣,但又不敢觸犯刑法。從事醫用大麻種植已有24年的伯寧表示,The Grow Room擁有在家種植大麻所需的一切,從土壤、肥料,到大麻相關產品,應有盡有。種植時還需要模擬太陽光的光源、合適的溫度以及好的培養基。他指出,很多人看到店裏滿眼的肥料,不知從何入手,其實種植大麻比人們想像的要容易得多。伯寧說,現時The Grow Room每周開設有入門課程,高階班正在開發當中。德拉蒙德稱,自開店以來生意一直一般,原因是沙省尚未有合法的大麻種子供應。但是對課程感興趣的人很多,隨著種子供應得到改善,相信生意會越來越好。

全國2,500老兵淪遊民 滿市安頓計劃初見成效

綜合報道據加拿大退伍軍人事務部(Veterans Affairs Canada)的數字,全國有2,500名退伍軍人淪為無家者。一項旨在協助他們安置的新計劃,在魁省滿地可獲得成功。 54歲加涅(Mario Gagne)在加軍服役三年後陷入人生低谷,沒有地方住,不知該去哪裏,在一間汽車旅館花完最後的72元後,加涅開始流落街頭。他與另一名流浪退伍軍人的偶遇,讓他找到了滿地可的庇護所Old Brewery Mission。加涅有幸成為該項新計劃的首批參加者之一,該項計劃不僅為無家可歸的退伍軍人尋找住所,還提供身體和精神疾病治療的服務。Old Brewery Mission發現,在滿地可的無家者中,約有6%曾經在加拿大軍隊服役。他們自退役後就一直在走人生的下坡路,不僅長期流浪,且在尋求幫助方面存在障礙。重新安置16流浪軍人Old Brewery Mission向加拿大退伍軍人緊急過渡服務(Veterans Emergency Transition Services Canada,VETS Canada)求助。這家總部位於哈利法斯(Halifax)的機構,專門幫助困境中的老兵,克服恥辱和孤獨情緒,重啟人生。通過該項新計劃,Old Brewery Mission已成功幫助16名流浪的退伍軍人重新安置。如今,加涅已經搬出滿地可,靠自己的雙手開始新生活,甚至憧憬有一天能進大學圓一次校園夢。

溫哥華市民眾華埠悼念先賢

圖文:本報溫哥華記者張文慈在星期日的國殤日,溫哥華華埠也舉行悼念儀式,超過百名市民、華裔加國軍人、僑團領袖以及三級政府代表,為早年貢獻加國而捐軀的華人,舉行悼念儀式。正午12時半,儀式在位於華埠奇化街(Keefer St.)華埠廣場對開的《華工紀念碑》前舉行,包括本國三級政要、中國駐溫哥華總領事,以及包括二戰華裔老兵黃國祥(Tommy Wong)、黃炳超(Bing. C. Wong)等多位華裔老兵,都到場參加。中華會館副理事長吳俊譽在會中表示,百年前華工參與修建橫加鐵路,對促進卑詩省加入聯邦功不可沒。華裔老兵更以鮮血和性命,為華人爭取到投票權,在國殤日紀念他們時,更需感謝華裔先賢的犧牲奉獻。據統計,整個二戰期間加入加拿大軍隊的華裔總數逾600人,這不包括零星加入英國或其他英聯邦成員國軍隊參戰,以及回到中國參加抗戰的加拿大華裔人士。活動中,主辦單位邀請黃國祥、黃炳超等人起立,接受在場人士的鼓掌致敬。黃國祥一家兄弟姐妹4人,都在二戰中入伍。而94歲的黃炳超曾參與二戰,二戰後與其他退伍軍人一起接受職業訓練,學習簿記,但在當時備受歧視的環境下卻難以找到工作,最終他成為華埠第一個華人會計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