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台灣

台灣

傳吳茂昆施壓中研院 安插兒子「卡位」任職

本報訊前教育部長吳茂昆爭議多,學界盛傳吳多年致力安插其兒子吳孟真在中研院物理所任職,但吳孟真的科研表現不佳,多年獲聘未成,吳茂昆卻未放棄,近日傳出吳茂昆將離開物理所,以利避嫌,並於2月1日轉調到中研院應用科學研究中心,以利吳孟真「卡位」。近期吳孟真在物理所網頁名列訪問學人,但來訪單位留白,引發濫用特權的質疑。吳茂昆在學界爭議不斷,一名熟知物理學界人士透露,吳茂昆專長為超導研究,產學關係極佳,為了讓自己的學研資源得以延續,也培育兒子從事相關領域研究,但超導研究過於艱澀,吳孟真即便擁有美國杜克大學博士文憑,但學研表現並不傑出,多年爭取中研院物理所正式職務未果。《中國時報》報道,該名學者指出,明知不容易,吳茂昆卻始終沒有放棄把兒子「塞」到中研院,盼能擁有正式研究職務。不堪吳茂昆的施壓,中研院內部近日終於找到辦法,瞄準正在進行人事改組的應用科學中心,並主動說服中心即將接任的一級主管,讓吳茂昆2月1日調職到該中心,方便吳孟真到物理所任職。其他學界人士透露,吳茂昆在中研院物理所的勢力很大,即便吳近日針對他在擔任東華大學校長任內在美國開公司一事被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判決記過1次,絲毫不影響他在學界的深厚關係,因此吳茂昆現在仍是中研院特聘研究員,年薪高達500萬元。去年吳茂昆在擔任教長任內,被爆出父子二人共同掛名論文,甚至還利用行政權力,無視利益迴避,安排其子吳孟真在中研院內工作,被酸是兒子的「論文門神」,目標在於墊高學術經歷。中研院物理所官網顯示,吳茂昆兒子吳孟真掛名為該所訪問學人,目前正值訪問期間,期程自去年9月1日起至今年8月31日止,但不同於其他訪問學者,吳孟真的來訪單位則空白。

黨產會追徵國民黨11.4億 停止執行確定

黨產會認定國民黨舊中央黨部大樓從借用、租用到承購,自始至終於法不合,向國民黨追徵出售價額11億3973萬多元新台幣,國民黨不服聲請停止執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准停止執行追徵,黨產會不服提抗告,最高行政法院17日裁定駁回,全案停止執行確定。對此,黨產會當天表示,最高行政法院裁定仍維持一貫見解,認為「命移轉或追徵財產的行政處分」需停止執行,這裁定只是基於保障國民黨權利目的。黨產會表示,就追徵部分先停止執行,並沒認為黨產會認定不當取得財產行政處分違法,本案訴訟還待法院續審。《中國時報》報道稱,黨產會為追徵國民黨舊中央黨部大樓,還移送行政執行署台北分署強制執行,本件裁定確定後,暫時不能對國民黨266筆不動產實施查封拍賣變價程序。國民黨文傳會代理主委唐德明說,任何民主國家處分人民財產時,都得先經司法機關,黨產會竟自己處分;很開心司法做此裁定,證明黨產會違反民主法治原則,不再讓黨產會為所欲為。

任職國安會期間 趙怡翔具「雙籍」

「口譯哥」趙怡翔(圖)被爆料,曾以雙重國籍身分,任職國安會秘書長辦公室主任3個月,府院人士表示,趙依規定在任職前就已提出放棄雙重國籍的申請證明,並在1年內完成相關流程,任何人要到府任職得先經過層層銓敘,不可能不按規定來走。國民黨立委曾銘宗質疑,國安會涉及國安機密,任用還具有外國籍的人,萬一遇到牽涉到加拿大的事項,怎麼知道趙怡翔會優先考量哪國的利益?《中國時報》報道,趙怡翔國中畢業即赴加拿大,並有雙重國籍,根據外交部資料顯示,趙怡翔是在2016年5月9日提出放棄加拿大國籍申請,520之後,趙進入國安會秘書長吳釗燮辦公室當主任,手續流程在8月11日正式生效,遭質疑帶著雙重國籍任職3個月。府院人士表示,趙怡翔在任職前就依規定提出放棄雙重國籍的申請證明,也依法在就職之日起1年內,完成相關程序,事實上,任何公職人員在赴任之前,都必須經過層層的銓敘程序,一切合乎規定,才可能正式就任,「誰都跑不掉」。曾銘宗表示,國安會涉及國安,趙怡翔還是國安會秘書長辦公室主任,更涉及到很多國安機密,假設剛好遇到涉及加拿大的事時,難免令人懷疑趙怡翔心中究竟會優先考量台灣還是加拿大的利益?這樣做雖然合法,但很不適當。

台南虐童致死案 三嫌涉施暴遭押

台南傳出1歲多女童疑遭虐致死案,涉嫌施虐的4人中,未成年的生母由少年法庭諭知收容;另3人被裁定羈押後,17日凌晨進入台南看守所。所方指派輔導人員晤談,3人沒有特別要求。三名已成年的嫌疑人分別是女童生母的表姊、表姊夫及一名男性友人,在當天凌晨被裁定羈押後進入台南看守所。3人依規定安置在不同的舍房,上午在早餐時間後進行健康檢查等新的收容程序。中央社報道,台南看守所當天上午指派輔導人員與3人進行晤談,3人作息正常,情緒也還算平穩,沒有向所方提出特別要求。雖然未被裁定禁止接見,但當天上午沒有親友前往看守所辦理接見程序。女童生母的表姊雖向法官表示流產後不滿兩個月,但法官認為不符讓新生兒受母親照顧條件,諭知羈押。台南地方法院庭長林臻嫺當天表示,此案3名已成年的被告分別是女童生母的表姊、表姊夫及一名男性友人。在法官訊問時坦承有共同毆打凌虐女童,並造成女童死亡的結果,但都矢口否認故意殺人;辯稱僅是要教訓女童、及避免女童嬰靈作祟等原因。林臻嫺表示,依照相關卷證資料,足認被告3人涉嫌犯刑法第271條第1項殺人罪、及同法第286條第1項凌虐幼童罪。且依共犯間互有推諉卸責情形,認有湮滅證據之虞,且有羈押必要,均諭知予以羈押,但無禁止接見通訊必要。她說,女童生母的表姊雖表示剛於去年12月中旬流產,屬生產後未滿兩個月情形。但法官考量刑事訴訟法第114條第2款立法意旨,除為顧及母親健康外,主要為使剛生產後的新生兒能受母親照顧。被告是屬流產,應無此點顧慮,故認不符合該款要件,仍諭知羈押。林臻嫺表示,女童生母因未滿18歲,為少年犯。經移送少年法庭訊問後,法官認為涉犯殺人重罪,且尚有共犯偵查中,有串證之虞;另依目前的家庭生活狀況考量,責付不宜,故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第26條第2項規定,諭知收容。

棠棠出狼窩入虎口

台南1歲半女童棠棠遭虐喪命,諷刺的是,女童剛出生因父親吸毒,警政單位通報列為高風險家庭,台南市社會局展開7、8個月追蹤,隨著女童跟母親搬回外婆家,被視為對女童「危險」的父親不存在,解除追蹤,詎料,母親無法預期的施暴,反使女童陷入險境,讓人不勝唏噓!受虐女童15日深夜送醫急救不治,20歲的生父由於車禍只能拿著助行器緩步走路,一接獲噩耗趕赴醫院,發現女兒遭虐致死,在臉書po文自責沒能好好照顧女兒。中國時報報道,然而讓人訝異的是,警方透露,2017年女童剛出生時,父親因吸毒案被通報為高風險家庭。台南市家暴中心證實,當年女童一家確實曾被列案追蹤,社工追蹤長達7、8個月,隨著女童與母親後來搬離父親住處,加上社工訪視觀察外婆與母親將女童照料得不錯,之後,女童母親與父親也離異,也就未再追蹤列管。

前台南議長逃亡四年 吳健保菲律賓落網

前台南縣議長吳健保因涉入職棒「黑象事件」打假球案,2014年被依恐嚇罪判刑3年2月定讞,吳發監前潛逃海外。刑事局與菲律賓警方合作,16日在蘇比克灣一處別墅將逃亡4年多的吳健保逮捕,吳一度提出希望能到台南地檢署執行發監的要求,但檢方未同意,目前台菲雙方刻談遣返事宜,希望農曆年前押返歸案。69歲吳健保與職棒假球案始終脫離不了關係,吳曾在2007年教唆手下要職棒中信鯨3名球員打假球,被台南高分院依詐欺等罪判刑2年、罰金22萬元定讞。中國時報報道,吳假釋後,又被檢方查出與綽號「雨刷」的蔡政宜及余則彬,以重金和美色誘惑、暴力威脅等手段,操控兄弟象、中信鯨及La New熊等隊部分球員打假球,即是喧騰一時的中職「黑象事件」。新北地檢署表示,「黑象事件」由該署起訴,但因吳戶籍地在台南,2014年高院判刑定讞後,新北檢囑託南檢代執行找人,吳卻人間蒸發,地方傳言潛逃至菲律賓,新北檢發布通緝,吳的長子吳禹寰當時還向父親喊話「做錯事就是錯了,要面對司法」,監察院也因此案糾正法務部。刑事局3個月前掌握吳健保藏匿菲國的具體情資,駐菲聯絡官立即與菲國警方、移民局合作調查,經跟監多日,16日下午6時許,在蘇比克灣山區一處別墅,將剛從外面運動回來的吳逮捕到案,吳見到警方顯得錯愕不已。

昨日台灣

NCC「秋後算帳」 一字之差罰中天

本報訊去底九合一大選期間,中天「陳其邁造勢,邱議瑩說『麥』離開」相關新聞,因「嘸」跟「麥」的認知差異,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16日動用《衛星廣播電視法》新修正條文中的「新聞事實查證原則」,裁罰中天20萬元新台幣,罪名是這一字之差「損害公共利益」。中天強調,事實就是事實,「大家麥離開」就是大家麥離開,NCC未全盤了解事實,做出違誤之認定,令人遺憾。這也引來用文字獄製造寒蟬效應的譏評。值得注意的是,NCC選前曾稱《衛星廣播電視法》的新聞事實查證原則,並無相關罰則,且「不會介入內容」,言猶在耳,選後又搬出「新聞事實查證原則」,斷定「嘸」跟「麥」是媒體「聽錯」,外界質疑根本是九合一大選後的「秋後算帳」。而16日同時因一字之差遭裁罰的,還有東森新聞台非洲豬瘟報道,「網傳淘寶消費送豬肉腸,建議煮熟食用『或』丟棄」,違反農委會主張煮熟「且」丟棄的防疫訊息,「或」跟「且」,也是只有一字之差。據《中國時報》報道,中天新聞台去年11月12日播出標題為「陳其邁回防大旗美,邱議瑩『大家麥離開』打悲情牌」的新聞報道,當事人邱議瑩向NCC檢舉,該則新聞把「大家『嘸』離開」,報道為「大家『麥』離開」(台語)。NCC於16日決議,依照《衛廣法》第27條第3項第4款「製播新聞違反事實查證原則,致損害公共利益」,裁處20萬元。NCC專門委員陳金霜說明,中天當時回覆NCC,該報道於中午12時55分播出,同日晚間6時57分,中天有再做更新報道,訪問了立委趙天麟。到底是「不要(麥)離開」或「沒有(嘸)離開」,人人自有解讀,因此後續報道將邱議瑩或趙天麟的意見據實呈現,並不認為原本的報道「有錯誤」,也未更正。該則新聞在造勢會場後方收音,音質並不清晰,不少網友留言認同聽起來就是「麥」字;報道遭檢舉時,NCC副主委翁柏宗曾強調「不會介入內容認定」,NCC卻一口咬定就是「嘸離開」,並援引《衛廣法》第27條第3項第4款裁罰。本次裁罰案是《衛廣法》在2016年修法增訂「新聞事實查證原則」後,NCC第一次認定「違反事實查證」而裁罰。只是選前選後立場不一,也被質疑是言論劊子手。

拍攝角度不同 引發兩派論戰

陳其邁競選期間回防大旗美,主持人邱議瑩哭腔高喊「大家麥離開」,中天新聞相關報道卻在16日被NCC指為「提供不正確資訊」而開罰;《中國時報》報道稱,然而,當時影音透過網絡流傳,許多網友清楚地聽到「麥離開」,搭配台下觀眾群起離席畫面,真相不容狡辯。陳其邁去年11月11日回防大旗美地區,宣稱現場破3萬人。不料,活動尾聲高歌《伊是咱的寶貝》後,還沒宣布晚會結束,支持者就紛紛求去,主持人邱議瑩在台上以悲情帶哭腔喊:「拜託大家,咱還沒有結束」,一連講3次「大家麥離開」,但民眾絲毫不給面子,散的散、走的走,台前只剩下稀稀落落的死忠邁粉喊「凍蒜」。事後陳其邁競選團隊火速剪輯舞台前方支持者聚集的畫面,配字幕強調邱議瑩當時說的是「大家沒有離開」,而非「麥離開」,但即使如此,網友反復察看各個角度拍攝的不同影片,引發兩派論戰,有人相信邱說的是「沒有離開」,但也有人聽來聽去,還是聽到「麥離開」。現場主持人高亢聲音,透過喇叭傳送,確實可能讓聽者有不同解讀,所以必須結合現場情境來判斷。《中國時報》稱,當時陳其邁正站在台上,甚至準備高舉雙手謝幕,此時主持人理應高喊「凍蒜」,再衝一波晚會高潮,邱議瑩哭調喊出的若真是「大家沒有離開」,會不會有些不搭嘎?豈不更加「此地無銀三百兩」?更何況,鏡頭掃向台下,確實一堆民眾正在快步離場。對此,中天電視台16日做出4點回應:一、事實就是事實,「大家麥離開」就是大家麥離開。二、NCC未於全盤了解事實之情況下,做出違誤之認定,令人遺憾。三、請社會大眾評理,在那種場合下,說「大家麥離開」,還是「大家嘸離開」,哪句話比較合乎邏輯?四、本台尚未接到處分書,如有不符事實或違法之處分,必依法提起訴願,以維媒體應有之尊嚴及權益。

侯友宜暗挺 朱立倫選總統

2020總統大選藍營內部搶破頭,黨內最大「諸侯」新北市長侯友宜動向成焦點,侯友宜表示,檯面上人物過去做過甚麼,民眾會檢視,支持與否早有定見,除非這幾個月改變思維才可能支持,暗挺朱立倫意味濃厚,不過侯友宜以台語笑稱,「選舉攏愛靠自己打拚,我只能惦邊仔『打噗仔』(鼓勵)!」2018年地方選舉國民黨大勝,黨內士氣大振,除侯友宜老長官朱立倫已表態參選,目前包括黨主席吳敦義、前立法院長王金平、甚至前總統馬英九都傳出有意參選,侯則成了各路人馬想要爭取的盟友。侯友宜說,去年選舉是人民對民進黨這2年沒有兌現承諾的作為感到失望,國民黨不用開心得太早,水可載舟、亦可覆舟,鐘擺天天都會擺盪。「選舉攏愛靠自己打拚!」侯友宜說,不管藍綠政治人物,要贏得總統大選就要先降低政治氛圍,先把國政、市政做好。侯友宜意有所指表示,民眾會用過往經驗檢視你,是否支持你內心早就有一把尺,除非短短時間有大幅度改變思維,改變印象與期待,「就像我侯友宜出來參選,也是因為過去累積30多年公職經驗。」侯友宜說,人民選市長是來做事的,不是選來選舉的,「你市政都還沒做出成績,天天說選舉是吃飽太閒」,他是被選來做事,沒有資格講選舉,他目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把市政做好,起碼到時要幫忙,總不能成為票房毒藥。「我只能惦邊仔『打噗仔』(鼓勵)!」侯友宜說,無論是誰選他都會鼓勵,包括朱市長、吳主席、王院長,大家願意承擔責任很好,包含蔡英文未完成志業說法也行,但他認為選舉過程都不要惡意批判、製造仇恨對立,否則和解都很困難,他無法要求別人,但要找回台灣純樸與善良。談及兩岸關係、九二共識,侯友宜以侯式風格、用台語直白地說,政治人物現在說哪些「我攏聽嘸啦」,最簡單就是「多做少說」,也就是「動詞多做一點,政治名詞少說一點」。

狠母KTV吊嗓歡唱 女童吊白眼痛苦亡

一歲六個月的女童「棠棠」只因15日傍晚不喝奶,竟慘遭17歲薛姓生母及薛女表姊、表姊夫和李姓友人下重手輪番毒打教訓,接著被帶去KTV唱歌到晚上9點多,4人返家途中驚見女童眼睛上吊、失溫,雖將女童送醫,但已回天乏術。法醫研判女童送醫時已死亡約4小時,推測大人歡唱之際,幼小的棠棠正痛苦地死去。警方指出,女童生母薛女年僅17歲,與女童父親去年9月離異後,原住在台南關廟的薛女帶女童到北區與表姊、表姊夫和李姓男友人,5人同住一屋簷下。據《中國時報》報道,4名大人藉口女童中邪,不時痛毆女童,警方在住處找到愛的小手、藤條、塑膠管、不求人等4項施暴工具。4人供稱,女童一哭就打,小小的身軀如同沙包淪為出氣工具。李男供稱,15日凌晨4點多見女童樣子怪怪的,「想把她打正常一點,唯獨這次下手較重」,4人聯手打到6點多,等到女童終於不吵,大家才入睡。4人睡到當天下午3點,女童還能正常走路與吃東西,6點多去KTV歡唱3小時,出門前餵女童喝奶,女童不喝又被打一頓,出門搭電梯時,女童斜眼再被打。薛女等4人在KTV忘情唱到晚間9時許,要回家時才驚見女童失溫、眼睛上吊而送醫,院方急救半小時無效,醫護人員見女童渾身是傷,懷疑女童遭虐死,緊急通報才讓薛女等人惡行曝光。薛女及20歲表姊、25歲表姊夫及27歲李姓男子原本還想閃避罪行,供稱偶爾會教訓女童,見無法狡辯才以「女童卡到陰」等理由,坦承不時動手虐打女童,警方訊後依殺人罪送辦。台南地檢署主任檢察官周盟翔相驗女童遺體後,眼眶泛紅、哽咽表示,女童遍體鱗傷讓人鼻酸,外傷包括被大人用手摳、捏及棍棒毆打,傷痕新舊並陳,遍布全身,腦部有大面積顱內出血,「像用頭去撞牆或地面而造成」,為人父的他將窮盡一切偵查手段,追究行為人刑事責任。法醫相驗,推測女童到院死亡恐已4小時,懷疑母帶她出門唱歌時已死亡。承辦檢察官葉清財認為,4人觸犯殺人等罪,所犯殺人罪最輕本刑5年以上,至於女童母因未成年,移送台南地院少年法庭收容。台南市長黃偉哲說,台南虐童零容忍,贊成虐童案加重刑度,呼籲立法院修法,並在執行面加強預防性作為。台南市府社會局將對女童生母等4名嫌疑人提出獨立告訴。社會局指出,女童無兒保通報紀錄,但曾因申請褔利津貼,納入6歲以下兒童主動關懷,當時評估女童受照顧情形穩定且經濟狀況無虞。

「父不負責 媽不懂事」

「好好一個孩子竟被打到死!」不幸遭生母等人虐死的女童「棠棠」原本活潑可愛,外婆提到外孫女淚眼婆娑,「2天前女兒說要搬走,若沒繼續住,棠棠就不會死了……」外婆吐露,女兒指表姊稱小孩中邪,不給小孩睡且一哭就打,手段兇狠,「爸爸不負責、媽媽不懂事,阮孫可憐!」據《中國時報》報道,友人透露虐童致死的表姊懷有6個月身孕,且是雙胞胎,網友痛罵心狠手辣,「自己都要當媽媽了,怎下得了手?」薛女母親泣訴,女兒先有後婚,結婚一年多就離婚,母女為此鬧翻,女兒從關廟搬到市區。她說,自己也是單親媽媽,養大6個小孩,鑄下大錯的女兒在家排行老五,國中畢業後就未繼續升學,也沒工作,靠她在工廠賺錢接濟。薛母說女兒是「小孩養小孩」,聽信表姊「自導自演」編造的外孫女中邪說詞,最終釀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