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加國

加國

旅行社稱秘魯仍安全 赴外觀光保險不可少

本報記者報道春假快到,不少家庭籌劃出外旅遊,近年南美洲成為新興旅遊點,而充滿瑪雅文化及世界文化遺產的秘魯成熱點之一;然而秘魯亞馬遜地區一間豪華酒店遭約10名槍手闖入行劫,被脅持者包括41名香港遊客,事件中更有一名秘魯裔導遊遭槍殺;有加國本地辦南美行程的旅行社向本報表示,其行程沒有出事之亞馬遜景點,故難就事件評論。該名旅行社人士稱,其南美團的秘魯行程,有亞馬遜地區之景點安排,但並非上述槍手闖入酒店事故所在之亞馬遜地點,她難以就此給予意見;此外有旅遊業人士稱,相信此為個別事故,基本上南美洲行程都頗安全,只要旅客在行程當中,小心個人財物與做好防疫注射措施,如黃熱病及甲型肝炎,以及帶備登上馬丘比丘可能引發高山症等藥物及措施,基本上很少發生這些狀況。到他省旅遊亦需額外保險身兼加華保險專業協會顧問的資深保險業界人士鄭偉東(圖)指出,市民購買旅遊保險,概分為人身安全與醫療保險,人身安全保險包括個人意外導致受傷或死亡,例如遇到天災或罪案開槍事故等;全面醫療保險則涵蓋緊急醫療服務,如因意外或疾病需馬上入院等。他補充說購買旅遊醫療保險非常重要,原因是一旦旅客出事要入院做手術,當地醫療花費難以預測;如果旅客傷勢嚴重至需移送深切治療部,需要一段較長時間逗留當地,全面醫療保險則可能涵蓋安排到一名家人到當地照顧留院旅客。另一情況是有購買全面醫療保險之旅客,其保險公司會根據實際情況,可安排專機將留醫旅客送返本國就醫。鄭偉東指出不少本國旅客,以為在本國國境內旅遊,或可省回購買旅遊保險花費;他指出安省居民獲OHIP涵蓋,但當離開安省到其他本國省份旅行,萬一發生意外或生病,OHIP可涵蓋之非安省醫療費用極少,如安省居民到其他本國省份旅行期間出事,需要入醫院或做手術,而旅客沒有購買額外旅遊保險,則可能要自掏腰包支付醫療費。出國前宜先上外交部網頁查詢談到本國市民若計劃前往一些治安相對高危之國家旅遊,應作何種準備工夫時,鄭偉東形容旅客應先登上聯邦外交部網頁,查看欲前往之國家,是否有旅遊警示,不建議國民前往,如國民懶理旅遊警示繼續前往旅遊並出事,即購買了旅遊保險,亦有機會不獲理賠。他指出現時不少本國旅客,選擇自行上網買旅遊保險,然而普羅旅客並非專業保險從業員,他們對旅遊保險條文未必瞭如指掌,條文上一些問題與細節,他們可能在不了解的情況下予以否定,結果在旅遊期間出事,因為填報保險問題上不盡不實,而不獲理賠,此方面作為自行上網購買旅遊保險之旅客,須加以警惕及自行負責。鄭偉東指出,購買旅遊保險,並非如一般旅客想像中容易,旅遊保險條文其實頗嚴厲,旅客必須要了解清楚及閱讀明白,才簽字付款確實。他提到60歲或以上旅客,在購買旅遊保險時,大多需要填報一份「醫療狀況聲明」,詳盡列明其所需定期服用之藥物,以及在出發前90天,身體狀況是否穩定,有否曾出入醫院與做過手術等;如旅客有此情況卻沒有如實申報的話,其在旅遊期間出事,有機會不獲保險公司賠償。至於60歲以下旅客,在購買旅遊保險時,其實也應自行向保險代理申報身體狀況,如有醫生建議勿出外旅遊,但旅客不顧醫生建議出遊,結果出現狀況的話,亦有相當大可能性不獲理賠。

130萬元外判合約程序受質疑 TCHC行政總裁被炒

因捲入一筆有爭議的外判合同,多倫多社區公屋公司(Toronto Community Housing Corporation,簡稱TCHC)行政總裁被免職,成為這家本國最大住房提供機構自2011年以來,第四位被逐的行政總裁。TCHC董事會在一份聲明中指,行政總裁米爾森(Kathy Milsom)在將130萬元合同授予管理諮詢公司Orchango的過程中,行為不符合TCHC內部設定的高標準,包括招標程序「有缺陷」、監督徵求意見書(Request for Proposals)的流程不符合公共採購流程所預期的程序和協議,並且未能充分配合調查。該聲明稱,「為了確保我們員工和租戶的穩定性和連續性」,TCHC將任命現任董事長馬殊文(Kevin Marshman)替代米爾森擔任行政總裁一職。莊德利發聲明撐董事會決定米爾森在TCHC董事會的聲明宣布後不久,以自己的聲明回應稱,董事會的決定「令人深感不安」。米爾森堅稱,自己的行為任何時候都是為了組織、租戶、員工和利益相關者的最佳利益。她說,大型組織的改變並非易事,但現在TCHC終於開始出現一些有意義的和積極的變化。米爾森表示期待在適當的時候為這些指控辯護。市長莊德利辦公室發聲明支持TCHC董事會這一決定,稱出現這種情況「令人失望」。莊德利認為TCHC董事會的行動果斷且正確,他堅信,參與城市機構良好治理的每一個人,都必須遵守絕對的最高標準。米爾森於2007年8月被任命為TCHC的行政總裁。她是自2011年以來,第四位被逐下台的行政總裁,他們中的多數是因醜聞而被免職。綜合報道

原住民社區自力更生 生活猶勝倚賴撥款

加國智庫昨日發表研究著作顯示,專注經濟發展的加國原住民社區,自力更生,比倚重政府撥款和法庭和解賠償作為收入的原住民社區,會享受更高的生活水平。根據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日前發表高級研究員兼卡加利大學政治科學系榮休講座教授弗拉納根(Tom Flanagan,圖)的新著《原住民族的財富》(The Wealth of First Nations),該書歸納了為期6年對加國原住民社區成功個案的研究成果。弗拉納根得出結論是,專注經濟發展的原住民社區,比倚重政府撥款和法庭和解賠償作為收入來源的原住民社區,會享受更高的生活水平。弗拉納根表示,原住民社區透過參與經濟,包括旅遊業、資源發展或其他服務,創造出原住民自己的財富,將可大大改善社區成員的生活水平。創建機遇社區享高水平生活弗拉納根的研究發現,依賴「拿取」方式過活,以政府撥款作為社區最大收入來源的原住民社區,他們的生活水平,是比不上致力開創商業和鼓勵企業家精神的原住民社區。後者擁有自己的財政和經濟資源,不用依靠渥京聯邦政府。其著作提到其中一個原住民社區致力經濟發展的成功案例,是亞省北部麥基堡原住民族(Fort McKay First Nation)。該原住民社區透過向當地油砂公司提供交通、餐飲及其他服務,每年便生財超過5億元。根據加拿大統計局(Statistics Canada)用來衡量生活水平的「社區福祉指數」(Community Well-Being Index),麥基堡原住民社區在1996年的指數是57點,至2011年指數已升至76點,遠高於原住民社區59點之平均水平,並只微低於加國非原住民社區79點之平均水平。這反映麥基堡原住民社區從事和發展經濟活動之傑出成績。弗拉納根指出,儘管政府過去數十年來對原住民族的開支有增加,今時今日很多原住民社區依然在地方貧困和社會不和中掙扎。與此同時,也有更成功的原住民社區致力創建他們自己的經濟機遇,不依賴渥京。研究所數據顯示,聯邦政府撥予原住民的經費,已從2015至2016年度82億元,增至2018至2019年度逾100億元。本報記者

昨日加國

法官判M1沒遺孀身分 無法先分苑剛一半身家

本報記者王學文報道 卑詩最高法院周三裁定,遭謀殺華裔富商苑剛遺產爭奪案中的唯一原訴人(法庭代號母親1,簡稱M1)敗訴,法官不認為她與苑剛有夫妻關係,這意味著她將無法以苑剛配偶身分先獲得苑剛一半遺產。 據法庭文件顯示,M1稱自己和苑剛是夫妻關係,而另一名自稱苑剛配偶的原訴人(法庭代號母親2,簡稱M2)在審判過程中撤訴,因此,M1的身分判定成為遺產爭奪案的焦點。苑剛的遺產估計在700萬至2,100萬元之間,如果M1被裁定為苑剛配偶,她就擁有最先遺產分割權,先獲遺產的一半;如果她不被認為是配偶,則由5個不同母親的苑剛子女共同分配遺產。 苑剛1973年生於中國,他與一名加國女子於2005年9月結婚,後於2007年以永久居民身分移民加拿大,但在同年8月與該女子離婚。法庭相信,苑剛是為移民而假結婚。 除M2移居加國 其他母親居中國 苑剛死前與疑兇趙利一家住在西溫,家中還包括趙利的妻子、女兒及岳母。苑剛與本案中所有5個母親都於中國相識。除M2移居加國外,其他幾位母親都繼續在中國居住。M2的孩子在苑剛死前不久還搬去與苑剛同住。M1於2004年在朋友聚會上認識苑剛,當時她年僅16歲。隨後她搬入苑剛父母家與苑剛同居,並曾墮胎。苑剛之後告訴她,計劃通過假結婚為她辦理加拿大移民,她在數日後,即與苑剛相識並同居的當年年底,搬出苑剛父母家(見附表)。 2008年12月,21歲的M1生下小孩(法庭代號1號兒童),那時苑剛才35歲。 M1稱,苑剛曾於2010年討論過要她和孩子搬到加拿大,但她不感興趣。2011年,她搬入苑剛弟弟苑強在家鄉城市購買的柏文,房子寫在她孩子的名下。 苑剛父親2011年被診斷出患癌後,M1稱她經常前往醫院照顧,苑父向人介紹她為「兒媳婦」,她則稱苑父為「爸爸」。苑剛死後,M1把苑剛的骨灰帶回中國,並以佛教儀式安葬超度。 苑強為M1作供指,經常看到M1與苑剛一起居住在其父母家,以及中國某大城市的柏文。他認為M1與苑剛與其他夫妻一樣,「對彼此很好、與父母同住以及有一個孩子」。但他並未解釋,為何把所購柏文寫在M1的孩子名下。 通過視頻連線作證的兩位前苑剛司機,亦稱曾多次接送苑剛及M1。其中一位司機還稱,每年在M1孩子生日時為其接送魔術師。但他亦承認,見到苑剛與許多女性在一起。 趙利夫婦皆指苑剛曾帶不同女性回家,趙利妻子李小梅更稱苑剛帶回去的女性多到數不清。李小梅說,在苑剛死前未曾聽說過M1,但2015年M2和她的孩子(法庭代號2號兒童)搬入她家時,她曾幫助照顧過2號兒童。她亦記得5號兒童的母親懷孕時曾來住過幾天。趙利透露,苑剛曾表示很討厭M1這樣的女人,因她太過計算及討好苑剛父母,讓他們勸說苑剛與她結婚。 法庭文件指出,根據卑詩《遺囑和遺產繼承法》(Wills and Estate Succession Act),要被認為是苑剛的配偶,M1必須滿足在苑剛去世前的最後兩年,與他以「類似婚姻的關係」(marriage-like relationship)住在一起。 法官認為,M1與苑剛之間至少在2011年之後就不存在類似婚姻的關係。就算婚姻關係存在,到2014年苑剛取消M1母子來加行程後,他就已結束這關係。 其他母親證供至關重要 法官表示,這不是M1與其他母親之間的較量,但其他母親的證供對確定M1與苑剛的關係至關重要。首先,其他母親與苑剛在一起的證據影響了M1的可信度。其次,這也顯示出苑剛對M1的態度。 文件又指出,從2013年11月至去世前,苑剛與其他幾位母親都有關係。此外,他還在約會網站上發布求偶訊息,期間亦與其他女性前往美國拉斯維加斯及英國等地旅行。 苑剛還曾為M2和M3號母親出錢租房,亦曾說服M2和M3號母親遷居加拿大,而M2和孩子最終於2014年7月搬到加國。法官認為,很可能正是因為M2搬到加拿大,苑剛才取消了M1和孩子來加拿大的行程。 法官說,M1支持自己作為苑剛妻子的證據,只是所謂的住在一起、與家人過新年、在醫院照顧苑剛父親及苑剛與孩子的關係等。M1稱2007至2011年她住在苑剛父母家,當苑剛不出差時也回去住。但法官說,實際上,苑剛2007年後都住在中國某大城市買下的柏文,雖然M1聲稱她也經常住在那裏,但這與其他幾位母親供詞中所提的時間互相矛盾。 官稱M1和苑剛共處時間模糊不清 法官亦不接納M1對2014年苑剛最後一次離開中國前二人相處時間的計算,他表示,與其他母親相比,M1和苑剛共處的時間模糊不清,她亦無證據可反駁苑剛與其他幾位母親在中國或加拿大相處的事實。 性關係也是法庭考慮的重要因素之一。M1無法證明她在苑剛死前兩年與他有性生活,但M2和M3號母親都可以提供證明。 法庭還認為,苑強的證詞缺乏細節,他對苑剛所知甚少,在苑剛死前也很少聯繫。 因此,法官認為,自2011年M1搬入苑強所提供的柏文後,M1與苑剛便沒有一起生活。在2014年9月苑剛最後一次離開中國,到他死前的8個月裏,M1都沒有見過苑剛。 苑剛也沒有要和M1過類似婚姻生活的願望,他安排了M2來加拿大,就是否定他要和M1過長期婚姻生活的證明。 此外,苑剛和M1沒有銀行聯名賬戶,名下也沒有共同財產,M1住的房子實際上是苑強提供,且在1號兒童名下。雖然苑剛曾為M1購買名貴禮物,但他也曾為其他母親購買禮物,並帶她們去旅行,但他從未帶M1出外旅行。因此,法官認為M1和苑剛之間不是類似婚姻的關係,判她敗訴。

M2突撤訴 轉為辯方證人

遭謀殺華裔富商苑剛遺產爭奪案,於去年11月26日開審,至12月14日結束,其中母親2(M2)在12月初突然撤訴,獲法院批准轉為辯方證人,協議金額沒有公開。分別代表5個孩子的多位律師於結案陳詞時,分別引用加中不同法律對於婚姻和配偶的定義,力證本案唯一原訴人母親1(M1)與苑剛之間不屬於夫妻關係。M1的律師對此作出反駁。第1號及第5號兒童公共監護及受託人代表律師指出,從M1提供與苑剛之間的微信聊天紀錄來看,苑剛與M1之間沒有戀愛關係。他從未向M1說過戀人之間的浪漫說話,也沒有提過要讓M1來加拿大,或是移民來加拿大。4孩律師指苑剛從沒顧及M1此外,他們也很少以夫妻身分一起參加社交活動,只有家人認可他們的關係,即使孩子在學校要求父親參與的活動,苑剛也沒有參加。苑剛亦不向M1提供生活費,M1的錢主要來自苑剛母親以及M1自己的母親和家人。3號兒童的代表律師稱,苑剛的生活方式形同花花公子,他從未想過與任何一位孩子的母親真正結婚,但很明顯他想要孩子。如果他有機會寫遺囑,相信也不會把錢留給M1,而是留給孩子們。2號兒童的代表律師表示,儘管苑剛有很多錢,但苑剛在經濟上沒有支持M1和她的孩子,M1在家鄉城市居住的房子也不是苑剛購買,並且登記在M1孩子的名下,M1亦從不認為這物業是屬於她的。此外,M1幾乎沒有任何與苑剛的合照,苑剛和M1的孩子的合照也非常有限,M1亦無法提供與苑剛之間的電話通話紀錄,微信的聊天紀錄亦不足以證明她和苑剛的夫妻關係。4號孩子的律師亦指出,苑剛只是想要孩子,這數位母親都並非意外懷孕,而是苑剛有計劃而為之。他只是孩子的父親,沒有意願與任何人結婚。不過,M1的律師反駁時強調,苑剛所居城市與M1所居城市相距不遠,相信二人可經常見面;而數位律師引用很多苑剛母親書信中的內容作為證據,以證明苑剛對M1缺乏經濟支持和聯繫,但M1曾提出她認不出苑母書信的字跡,而苑母亦未能出庭作證,因此苑母的書信是否可信存在疑問。此外,M1與苑剛在中國時雖然分居國內兩個不同城市,但這兩個城市間的距離猶如從溫哥華國際機場開車到威斯勒般,對於開車的人而言並非太遠,苑剛每周開車回去與M1見面兩三次並非不可能。綜合報道

電訊商採不良銷售手法 CRTC促保障消費者

本報記者報道加拿大電台電視暨電訊委員會(CRTC)公布最新的報告發現,有實證顯示部分電訊服務供應商使用誤導及不良的銷售方法,需要採取更有效的保護方法,保障消費者的權益,使他們得到公平對待。 是次報告指出,即使政府及服務供應商已經實行措施,仍然發現誤導及不良的銷售方法,情況更達到不能夠忍受的程度。為此加拿大廣播及視訊委員會採取行動,以確保消費者選用供應商服務時,可以獲得公平及尊重的對待。當中引入新措施,例如考慮創立一個全新的強制性互聯網行為準則,以及使用秘密購物者計劃來監察供應商的銷售手法。擬新設互聯網行為準則當局又發現,這些誤導及不良的銷售方法對國民造成傷害,特別對弱勢社群帶來更大的影響。一些服務供應商內部實行的措施並非經常有效,現有消費者保護的意識及有效性存在差距。為了解決這些問題,CRTC考慮增加下列措施:• 要求供應商在售前報價時,讓消費者更清楚知道內容。• 要求供應商提供試用期時,消費者感到所提供的服務不符時,容許他們取消服務。• 要求服務提供商確保提供的優惠及促銷活動,符合客戶的需求和方式。• 擴大委員會的服務範圍,包括處理誤導或不良銷售手法的投訴。CRTC主席及總裁斯科特(Ian Scott)表示,在進行公眾諮詢時明顯發現,雖然服務供應商擁有許多工具,可以確保不會發生誤導或激進的銷售行為,但他們仍然這樣做。這些不良的銷售方法對國民帶來傷害,而且不能接受。當局採取行動解決有關問題,並尋找更多有效的方法,確保消費者在選用供應商時,能夠獲得尊重及公平對待。在去年6月,政府要求CRTC撰寫報告,探討有關本國大型電訊服務供應商誤導或不良銷售手法。該委員會為供應商擬定一系列的措施,包括消費者與營業代表商議的紀錄或副本,可以向供應商免費獲取。為殘障國民提供手機服務的特殊優惠,符合公眾利益,委員會預期在此之外仍要提供折扣。此外,委員會就報告提出部分建議,將會與公眾跟進。由於接獲國民與上網服務供應商關係惡劣的投訴個案,促使當局實行互聯網行為標準。

涉殺11歲親女 賓頓爸爸傷重不治

涉嫌殺害11歲女兒拉庫馬(Riya Rajkumar)的41歲賓頓市(Brampton)父親魯帕什(Roopesh Rajkumar),於周三晚上在多倫多一間創傷中心傷重不治。安省皮爾區警方在上周四晚上,發出安珀警報,呼籲公眾協助尋找當天生日的失蹤女童拉庫馬的下落,指拉庫馬的父親魯帕什,沒有依時把拉庫馬帶回母親身旁,而魯帕什曾經表示過,會傷害自己和女兒。到了翌日凌晨零時20分左右,警方在魯帕什位於賓頓市的房屋內,發現拉庫馬的屍體,其後警方根據市民提供的線索,在距離賓頓市130公里以外,拘捕拉庫馬的父親魯帕什,並落案控魯帕什一級謀殺罪。警方迄未公布拉庫馬的死亡原因。魯帕什被捕後,因為身上有自己造成的槍傷,被送往多倫多一間創傷中心,接受治療。現警方證實,魯帕什延至周三晚上傷重不治。同日早上 女童拉庫馬下葬同日早上,家人和朋友在怡陶碧谷(Etobicoke)為拉庫馬舉行葬禮,與拉庫馬最後道別。警方稱,兇殺案與失蹤人口局人員仍在調查拉庫馬死亡的案件。綜合報道

85%加人關注 網上假新聞

加拿大有兩成人觀看英法語以外的電影或電視。加拿大廣播公司(CBC)所做的媒體科技監察(The Media Technology Monitor)研究顯示,土生土長的加拿大人也有四分一人觀看外語節目。另外,加拿大人也十分關注網上假新聞,比率達到85%。這份名為《先睹為快報告》(Sneak Peek Report)發現,民眾非常關心新聞,有51%人晚上觀看本地新聞節目。每星期看電視超過15小時的人,每日收看新聞的比率更大幅增加至75%。89% Z世代高度關注不實報道民眾極為關注網上流傳的世界各地假新聞,有85%加人憂慮假新聞的影響;18至29歲的Z世代青年對不實新聞的關注度最高,有89%。雖然網上資訊方便,但有13%人承認,瀏覽網上新聞時只看標題,完全沒有閱讀內容。研究又發現,年輕一代和外國出生的人,最常看英法語以外的電影或電視。全國有19%人觀看外語節目;外國出生的人觀看外語節目的比率達41%,少數族裔比率為31%,Z世代青年也有29%看外語節目。近兩成國民觀看外語節目加拿大人聽收音機的比率十多年來一直相當穩定,有88%人在過去一個月內曾經收聽廣播。有67%加人是開車時聽收音機,22%是在家中,只有7%人是工作時聽收音機。智能小管家(Smart Speaker)也愈來愈普及,擁有智能小管家的家庭在過去6個月由8%增加至13%。有76%人利用智能小管家聽音樂,有51%人是要知道天氣報告,也有38%是語音查詢,只有21%要智能小管家讀新聞。本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