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馬跑手不滿截龍 衝越「封鎖」繼續跑

跑手在渣馬十公里賽事中,把平日車來車往的東區走廊,擠得水泄不通,場面墟冚。 盧江球攝

本報記者王詩穎香港報道

一年一度的運動盛事渣打馬拉松十七日舉行,約有六萬四千七百名跑手參與,出席率高達八成六。由於大會上周才突然更改半馬挑戰組的截龍時間,提早半小時,至兩小時二十五分,結果十七日便有約有二十至三十名跑手未能於七時四十五分的「死線」前,抵達最後的截跑點。該批跑手不滿遭截停而鼓噪,其後一度「衝閘」,越過封條繼續向前跑,勞動工作人員追截;他們抱怨需要在「沾寒沾凍」的環境之下等候近一小時,待全馬領先跑手通過後,才能繼續參賽,批評大會安排失當。

截跑時間原為三小時的半馬挑戰組,因恐防最慢的跑手妨礙到全馬最快的跑手,並且影響渣馬申請「金級賽道」的資格,大會於上周一才突然宣布截龍時間提早為兩小時二十五分,而半馬一組、二組仍維持限時三小時,中途無截跑點,半馬挑戰組跑手可選擇轉組。
不過,有關改動一直惹來跑手批評,據大會十七日公布,最終有五百位跑手轉至半馬一組,一千位跑手繼續挑戰半馬挑戰組。
十七日渣打馬拉松的半馬挑戰組,最後一個截跑點為馬師道交界,至截跑時間時,不少跑手被攔截,現場一度鼓噪,不滿大會臨時改賽制,又不設截跑倒數。最後到達的二十至三十名跑手一起「衝閘」,繼續賽事。
香港業餘田徑總會行政總監伍于豪指,一直實時了解賽事,留意到全馬領先跑手和車隊的位置,「時間有估算過,情況容許讓(該二、三十名)跑手繼續賽事」。他指,工作人員當時正準備讓跑手繼續賽事,唯「有些較心急,自己衝了出去」,亦無跑手因截龍而需登巴士離開。他認為,有關情況未有影響到渣馬的「金級賽道」標準。
半馬跑手張先生指,他一直都可以在兩小時內完成賽事,截跑對他沒有影響,而多人轉組亦令他跑得更輕鬆,跑道變得更暢通,稱賽事參加者少了一半人。不過,另一參加者顏先生卻未能在截龍前抵達,最終在西隧口在寒風中苦等一小時。
他認為,大會雖有派發保暖氈,但直言好大風,濕身等候容易好「冷親」。
連續第五年參加渣馬的半馬挑戰組的吳小姐,稱去年的成績為兩小時二十二分,「唔敢包(能跑過截龍時間),亦不想上巴士」,故自己主動申請轉組至半馬一組。她表示今年的成績為兩個半小時內,對此感到滿意,「明白大會的難處,但只有數天時間考慮,如多預留時間在報名前通知就最好。」。
大會表示,除了家庭跑,十七日有六萬四千七百名跑手起步,佔總報名人數的八成六,出席人數按年多逾二千人,出席率上升百分之三。截至十七日下午四時半,共有二十九名跑手不適送院,一男一女半馬跑手情況嚴重,另七人穩定、二十人已出院。

每年一度的渣馬,特首林鄭與一眾嘉賓主持開步禮。梁譽東攝

邊跑邊笑的一群少女,享受長跑樂趣。 盧江球攝

別出心裁的裝束,跑手各自精采。左圖:性感衣著的女跑手。中圖:「古代人」也來參賽。右圖:日漫角色人物也來捧場。盧江球攝

全馬起步,具實力的外國選手一馬當先。梁譽東攝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