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涉造假 母校需有說法

與「論文門」事件緊密相關的北京電影學院,其2018年博士畢業申請學位要求顯示,2014、2015級入學的博士生須將個人獨立或與博士生導師聯合(博士生本人為第一或第二作者)已在期刊上正式公開發表的至少兩篇學生論文附後,不接受用稿通知(用稿通知即出版社同意投遞者文章見刊,但是刊物尚未出版)。
檢索發現,除2018年8月發表在廣電時評的《談電視劇《白鹿原》中「白孝文」表演創作》外,翟天臨還曾於2018年5月在《綜藝報》發表一篇名為《如何用「下意識」讓表演更生動鮮活》,值得關注的是,兩份刊物均非國家認可的學術刊物。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直言,授予翟天臨博士學位的北京電影學院需要做出回應,這不只是翟天臨的「私事」,關乎其「學霸」人設,還直接關係到大學的教育和學術聲譽。大學應該對所有學生一視同仁嚴格要求,更不能縱容明星學生有學術不端行為。只有大學嚴肅回應,才能避免這一事件朝鬧劇方向發展,影響大學的公信力。
熊丙奇進一步表示,面對網友的質疑,其本人工作室的回應,並不能消除質疑,只有授予其博士學位的北京電影學院,針對質疑,做出回應,才能消除公眾的疑慮,而為給出可信的回應,大學還有必要啓動調查。調查的內容包括:翟天臨是怎樣完成博士學業的、其在讀博期間發表論文情況、論文是否存在網友質疑的學術不端、導師和答辯專家對其博士學位論文的評價等。只有學校嚴肅回應,才能避免網絡口水戰,也才能維護學校的聲譽,因為與個人混文憑對應,則是大學的「放水」,對品質把關不嚴。
不過,截至發稿前,北京電影學院並未給出正面回復,亦未有任何公開說明。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