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國近年3宗著名案例 對抗多年均以引渡告終

■曾被引渡至法國受審但最終脫罪的迪亞卜,在渥太華家中與女兒在一起。Lisa Laventure/CBC

本報溫哥華記者李群

近年加國完成的引渡案都歷時多年。渥太華大學教授迪亞卜(Hassan Diab)對抗引渡6年,最終被引渡至法國,但引發爭議。因詐騙罪被美國引渡的溫市男子威爾遜(Mark Wilson)逃避引渡逾10年失敗,2017年2月在洛杉磯遭判囚11年。早年德裔軍火說客薛瑞柏(Karlheinz Schreiber),1999年在加國被捕,拒絕引渡10年終遭引渡回德國受審,被判入獄8年。
迪亞卜案發生在2008年,法國政府懷疑他與1980年巴黎猶太教堂爆炸案有關,要求加國拘捕黎巴嫩出生的迪亞卜,並以恐怖襲擊指控要求引渡。迪亞卜申請保釋被拒,遭關押6年後,於2014年被引渡到法國。此案在法國審理4年,去年1月此案被判證據不足而撤銷控罪。迪亞卜已經返回加拿大,此案引發加國引渡門檻過低的批評。
威爾遜利用電話推銷,詐騙多為長者的至少6萬名美國居民共約1,800萬元,再開設離岸銀行戶口大肆揮霍。威爾遜對抗引渡10年終告失敗,遭引渡後在美國被判7項詐騙罪成而入獄11年。
拖上數年或逾10年很常見
薛瑞柏則被控於1990年代初,在一宗售予沙特阿拉伯裝甲車交易中收取佣金而未申報,此案也曾將加拿大前總理穆朗尼(Brian Mulroney)牽涉其中。德國法庭在他2009年被引渡回德國後裁定,未申報約1,000萬元入息,逃稅罪成入獄8年。
博廷(Gary Botting)是威爾遜的主要代理律師,也曾參與薛瑞柏引渡案辯護。博廷稱,加國審理引渡案,雖非審判定罪的司法程序,但過程十分漫長,被引渡者若選擇對抗到底,官司拖上數年、乃至10年以上很常見。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