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國或不當運用臨時拘捕令 專家指孟晚舟可作倫理抗辯

■孟晚舟(右)將於3月6日出席引渡聆訊,屆時溫哥華將再度成為國際焦點。圖為她此前在保安護送下,前去溫市中心向保釋官報到。加通社資料圖片

本報溫哥華記者李群報道

舉世關注的華為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引渡聆訊,3月6日將在溫哥華卑詩最高法院開庭。孟晚舟已聘請7位星級律師組成豪華團隊備戰,預計法庭將會上演緊張激烈的攻防戰。為幫助讀者更好「觀戰」,本報記者近日專訪了精通引渡官司的加國律師,以及研究加國《引渡法》的學者,分別從各自專業角度分析案件。
今日專家就案件可能面對的司法進程,控辯雙方的應對招數,並結合其他個案展開說明,此案或將耗時多年。明日將結合一宗以政治理由對抗引渡並成功的案例,分析孟晚舟若以政治干預作為拒絕遣返理由,其勝算機會如何等。

曾多次代理對抗引渡要求的加國律師指出,孟晚舟引渡聆訊開始後,其律師基本沒有機會質疑美方證據,除非有理據證明證據不可靠,但就可以質疑美方發出臨時拘捕令(Provisional Arrest)的程序及動機不當。法官若裁定引渡成立,孟晚舟可以《加拿大人權及自由憲章》及人道關懷因素,要求加國司法部長不予遣返,同時也可開始上訴,過程或長達10年。有加國國際法學者指,依法推動引渡是履行加國國際義務,司法部長別無選擇。
擁有20多年執業經驗的溫哥華律師、引渡案專家博廷(Gary Botting)說,指控孟晚舟的是美國檢控方,若引渡成功,審判將在美國進行,所以加國法庭不會討論美方證據、證人證詞是否真實。
要提出證據不可靠才可取信法庭
博廷說:「孟晚舟引渡聆訊的法庭程序,同加國司法系統中初級聆訊類似,被告方通常不會被允許就證據的有效性提出辯解。」
安省律師阿達里奧(Frank Addario)持同樣觀點,他說美方證據不會遭到質疑,除非孟晚舟的律師提出讓法庭信服的理由,證明證據不可靠,這是辯方唯一的理由。至於何種證據能被列為不可靠,因他不了解孟晚舟案美方證據,無法具體分析。不可靠證據有多種,典型例子是證據來自兒童。
博廷分析指,孟晚舟律師除主攻政治因素影響案件外,還可以質疑美方臨時拘捕令及加國執法者配合拘捕的程序不當。他說臨時拘捕令有正常程序,例如某人在德州涉嫌犯下刑事罪,正搭飛機前來溫哥華並準備逃去日本。美方知道他兩個小時後將在溫哥華機場降落,就馬上聯絡渥太華希望協助拘捕。加國執法者獲美方臨時拘捕令後將此人拘捕,並可扣留最多60天,等待美方引渡請求。
博廷說:「孟晚舟案美國可能不當運用臨時拘捕令。因為美國其實早已對孟晚舟發出拘捕令,總理杜魯多也曾表示他提前3日就知道,孟晚舟前去墨西哥在溫哥華轉機時將被拘捕。」
他說,相信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早知道孟晚舟的行程,並決定在她途經溫哥華時拘捕她。一人搭飛機旅途中被捕也涉及倫理問題,因為嚴格定義來說,孟晚舟還未正式踏上加國領土,美國其實應在她抵達墨西哥後再尋求拘捕她。
博廷說,孟晚舟被控罪名包括欺詐、串謀等,引渡聆訊時,加國法官主要考慮這些罪名在加國是否也是犯罪,證據是否可支持指控。孟晚舟的控罪在加國也存在,因此她的律師會主要聲稱有政治力量介入此案,孟晚舟的人權遭到侵犯。
加國司法程序複雜漫長
法官裁決後,任何一方可在30天內向卑詩上訴庭上訴。不過,孟晚舟若被判引渡,她可先選擇致函加拿大司法部長,聲明案件太過政治化,依據《加拿大人權及自由憲章》第44條,以人道關懷理由要求不予引渡,因為美方指控若罪成,刑期可高達30年。司法部長須在90日內作出答覆,而且卑詩上訴庭須待司法部長答覆後才會受理案件,因此,若兩個過程都至最後期限完成,120天已過去。
博廷估計,此案若打至卑詩上訴庭,可能需要數月至兩年。而任何一方若不滿上訴庭判決,可往加拿大最高法院要求終審判決,此過程的排期、下令聆訊、直至最後判決,也是很漫長程序。博廷列舉近年較受關注的3個引渡案,他參與辯護了其中兩個,3個當事人最終被引渡都耗時接近或超過10年(詳另文)。博廷說,孟晚舟案若任何一方都選擇不放棄,訴訟長達10年也不會讓他驚訝。
此外,亞省大學(University of Alberta)精通國際法和憲法的教授哈里頓(Joanna Harrington)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指出,多數要求加國引渡的申請最終都得以實現,而加拿大《引渡法》規定,司法部長有責任對引渡申請作出最終決定。
她說,司法部長需要考慮的因素包括《引渡法》及引渡合約規定的內容、《加拿大人權及自由憲章》賦予當事人的權利是否得以有效保護。按法律規定,推動引渡要求是司法部長代表加拿大履行國際義務,但司法部長若認為引渡要求不公正或受到壓力,有權拒絕。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