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緊勿鬆」官僚心態 工務工程過度設計推高成本致超支

沙中綫獨立調查仍未結案,聆訊中專家證人「剪鋼筋無礙結構安全」的說法,令公眾嘩然,同時揭示了建造業或有過度設計的陋習。《星島日報》報道,業界不諱言工務工程設計具兩大問題,包括工程設計者抱官僚心態,結構取材「寧緊勿鬆」,免除重改設計、追加款項的麻煩;業界曾遇過鋼筋排列過密,或使用「粗身靚料」的電綫及消防喉管,令牆身闊度難以容納的超現實設計,疑由不熟工地情況的新手執筆畫則。過度設計雖令成本大增,惟可提高安全系數,本非壞事,但業界擔心,若承建商過程中「自編自導」,先調高工程要求,泵大建造費,其後再偷工減料,基建施工質量便難保。

為確保建築物安全,本港建築早在設計前,已有考慮安全系數,即建築可承受比預期高一定程度的負載。安全系數愈高,建築物理論上會更穩固,代價是工程造價會大幅攀升。因此,如無故將安全系數調高,將換來過度設計的質疑。

政府工程安全系數倍增

沙中綫紅磡站工程隨着獨立調查委員會聆訊,揭開更多不為人知的細節,最新更引起過度設計的疑問。3名專家證人在聆訊作供時均指出,即使月台層板有鋼筋被削、未扭盡,甚至是無扭入螺絲帽等情況,整體結構仍然安全,委員會委聘的獨立結構工程專家Don McQuillan更形容,「所有鋼筋都是過分提供。」前立法會建築測量界議員姚松炎認為,如專家證人所言屬實,則有理由懷疑,有人以過度設計加大建造費,「怪不得香港的建造成本世界第2高,而且超支不斷。」

工務工程過度設計的問題,似乎是工程業界公開的秘密。註冊小型工程承建商簽署人協會主席黃永華更稱,相比同類型的建築物,政府工程設定的安全系數往往比私人工程高出一倍,要求高得令業界難以理解。

避免計得太準須重畫

業界為工務工程過度設計歸納出兩大原因。香港測量師學會前會長何鉅業指出,政府工程由設計到施工,往往相差超過5年,過程中建築物的用途或有變更。設計者為免「計得太準」,令用途變更後需要重畫設計,甚至增加撥款,於是用「最高要求、最大可能性」為設計結構的原則,做法與私人公司着重控制成本截然不同,「在政府,即使工程前發現設計無需要如此高要求,一般都不會覆核圖則,但如果每個位都有小小過度設計,整體增加的成本就會很大。」

「寧緊勿鬆」或許只屬工程設計者的官僚心態,但部分過度設計有可能出自「新手」工程師的手筆。工程顧問勞先生(化名)稱,不少投得工務工程設計合約的公司,會將設計圖則的重任,交由無地盤經驗的新人負責。年輕工程師最常見的問題,是未能掌握鋼筋與鋼筋之間的連接度,過程中使用過多鋼筋,「有些設計的鋼筋密度,可以高到連容許一名紮鐵工人入去工作的位置都無,明顯是缺乏經驗的表現。」

源自斬件式外判價低者得

註冊承建商商會會長陳耀東亦坦言,由於近年工程增多,不少設計顧問公司均會安排新人負責畫圖則。除了使用過量鋼筋外,他更遇過電綫及消防喉管用料建議,完全不符合工地實況,「一看那些圖則,就知道負責設計的人根本無經驗,例如採用較粗身的電綫、消防喉管,但按照圖則預留的空間,根本裝不完所有設施。」

勞先生認為,過度設計問題源自政府將工程合約「斬件式外判」,將設計及施工的責任分開,有公司以低價投得工程設計合約後,交由新手負責,衍生過度設計,施工者往往在收到圖則後,姑發現問題。在此情況下,承建商為繼續工程,須設計另一份新圖則,再交由同一家設計顧問公司審批,費時失事。陳耀東稱,「工程時間趕急的話,有些判頭、工人為如期交貨,都會自行『偷工減料』。」

恐承建商偷工減料圖利

不過,何鉅業認為,過度設計所衍生的高工程造價問題,並不是改變工程標書的方式就可解決,關鍵是設立有效的監察制度,「斬件式合約固然有其問題,但一條龍式合約只會變相對大公司有利,出現壟斷的新問題。」

姚松炎指出,過度設計是行內用作加大建造費,索取超支的途徑,若有人自製過度設計,自然會對工程質量監管掉以輕心,特別在趕工時,將傾向接受節省時間工序,以賺取更高的追工費。他更擔心,此漏洞將成為承建商賺取更高利潤的捷徑,更有機會出現偷工減料「偷過龍」,為工務工程的安全性帶來隱憂。

過度設計增加工程費用的情況,亦有在部分私人工程中發生。有不願具名的工程業界知悉,設計顧問公司與承辦商「圍標」的做法,在私人工程及舊樓維修項目中不時發生,「設計顧問公司會在設計圖則時,加入不必要的用料,提高投標的建造費,承辦商在中標後便作出更改,變相可從中賺取差價圖利。」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每日雜誌」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