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重視排名學者冷淡 研究所指最緊要有進步

有教育學者及教師對於菲沙研究所每年為中小學成績排名做法不以為然,認為此舉等同告知學童「求學就是求分數」,但該份排名報告卻獲家長熱捧,認為有助他們監督學校教育及子女成績進展;菲沙研究所學校表現研究總監考利坦言,教育學者與家長對報告存兩極看法才值得深思,究竟是教育界不思進取,還是家長看法功利。
考利形容家長每年對菲沙研究所公布的中小學學生EQAO成績進行排名都反應熱烈,與學校成績表過於簡單陳述,未必能真正反映學生在校內各種表現,家長即使在學期末取得子女成績表,也未能充分掌握子女的學術及其他方面表現,令家長相對重視研究所的排名報告。
他提到家長可透過該報告查看子女就讀的小學成績平均分,知悉該校有否在改良讀、寫及數學方面有進步,或停滯不前,甚至逐漸退步;家長如發現子女就讀的學校在學術成績不見進步甚至退步,應詢問該校校長在教學方法是否出現問題,這是家長有權了解子女就讀學校的基本權利,校方也有需要解答家長的關注點。
數學成績裹足不前須深思
安省小學生在讀寫方面一直位列全國前茅,但數學成績卻裹足不前,儘管前安省政府揚言要改善學生數學成績,但至今未見成果;安省進步保守黨政府上台後進行全省教育諮詢工作,除備受爭議的性教育課程議題外,另一焦點是如何推進發展「科學、科技、工程及數學」(STEM)教育課程。
問到會否對去年上台的進步保守黨省府在改善中小學生數學課程方面有期望,考利向本報坦言暫沒有任何期望,原因是現屆省府對改善數學教育未有時間表與策略,在此情況下難以存有期望。
考利指魁省學生數學成績較其他省份出色,他不明白為何其他省份不嘗試了解魁省教授數學模式,再應用於自己省份的數學教育上;再者安省也有一些學校數學成績有明顯進步,亦應作為改善數學教育質素的借鑑。
他不諱言感到政府教育廳官員、教師工會或教育界專業人士,至今仍對一些批評教育制度有質疑的聲音,採取固步自封甚至相當官僚思想,去猜度這些批評之聲,此種想法是令安省教育質素停滯不前的主因,考利希望教育工作者應有所反思。本報記者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