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移民和留學生 屬寂寞感高危族

家和專業輔導中心總幹事黃曉瑩博士

家和專業輔導中心總幹事黃曉瑩博士(見圖)形容,寂寞感並非是獨居者「專利」,即使有家人同住也可經常感寂寞,當中以國際留學生及長者的寂寞感較易影響到心理健康。她表示,很多時受寂寞感煎熬者,未必能即時覺得這是問題,但待察覺時已病入膏肓。
她認為政府應多撥資源,幫助有需要者應對這些心理健康問題。
黃博士表示,寂寞感對新移民來說,並非一時三刻就可解決的心理問題,新移民來到本國,尤其當他們面對如周末的嚴寒及多雪氣候,他們未必有駕照,未必有汽車代步,未必立刻找到工作,少朋友及社交圈子狹窄,都是令新移民容易被寂寞感侵蝕的族群。
她指出獨居人士若有正常社交生活,以及有親友定時致電或探訪,獨居者也不一定有寂寞感;若與家人同住者缺乏家人理解、傾談與溝通,亦可能受到寂寞感困擾。
長者獨居 易陷寂寞
據她了解,長者的寂寞感或源於子女逐漸自組家庭,搬離父母家居,出現一眾「空巢」長者;或長者的伴侶離世變成鰥寡人士,他們逗留家中,欠缺社交圈子,即使本身早已出現寂寞感影響心理健康也不自知,待察覺時寂寞感帶來的身心健康問題已甚為嚴重。
黃曉瑩提到另一容易被寂寞感影響心理健康的群組,是在本國讀書的留學生。
由於家人不在身邊,剛來時未能融入教育體制內,加上能談心的朋友寥寥無幾,令留學生倍感孤寂,從而造成抑鬱與情緒失控等問題。
有學者認為,政府應該早日正視國民心理健康問題,減輕醫療負擔開支。
黃曉瑩博士指出,雖然政府經常強調已認知精神及心理健康對國民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但多年以來幫助有需要國民進行心理及精神健康服務的社區機構,仍然嚴重缺乏相關資源,針對協助華裔心理健康服務的資源更加乏善足陳。
她認為政府對應此問題是可以做得更好,但一直都是「只聞樓梯響」而已。本報記者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