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費視居住地存差別 代理稱有數據支持

保險代理姬先生(Jason Ji)對於取消居住地保費差別的做法不以為然。他指出,每一個居住地區的交通、治安情況不同,居民的駕駛習慣不同,索賠的習慣和做法也不同,這些都是有統計數字支持的。
初衷是鼓勵良好駕駛行為
根據投保人不同個人情況、根據統計數字顯示某一人群索賠的機率不同來區別確定保費,是保險公司長久以來的做法,其初衷是鼓勵良好的駕駛行為,並不是基於歧視。
他舉例說,一般而言,已婚的駕駛者保費較未婚單身駕駛者較為便宜,車輛本身好壞也對保費高低有一定影響。這些「區別對待」是否都要歸於歧視?這些做法是否也要取消?事實上保險公司近年來還採取新的做法,鼓勵好的駕駛習慣。
比如司機使用智能手機軟件記錄自己每一個駕駛行為,好的駕駛習慣會加分,分數高的人能獲得保險公司高達25%的折扣。對於每年駕車里程較少的用戶也有優惠。如果沒有這種區別對待,就缺少對於優良駕駛者鼓勵和獎勵。
巨額索賠存在很大漏洞
他指保險公司的保費收入中,一般而言,理賠佔去大約四成至一半左右,其它的作為運營、行政費用和利潤。安省保險業中存在的一個問題,是常常出現動輒數萬元甚至數十萬元的巨額索賠,令整個行業的成本增高,最終令大多數多年來沒有索賠的好司機保費也居高不下。而這些巨額索賠案中存在很大漏洞。
姬先生舉例說,比如不良的拖車業者,一次拖車向車主收取1,200元費用,最後要由保險公司買單。
比如保險公司觀察到有些家庭的索賠次數和頻率遠高於一般水平;還有投保者與專門協助理賠的業者聯手,將索賠作為一門營生,這其中有很大漏洞。
建議政府堵塞漏洞
他建議,政府對於保險業的改革應該著眼於更大的範圍,將保險周邊相關行業的規管一併考慮,從政策法規上堵住漏洞。本報記者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