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受打擊猶如「失戀」 擬放棄移民回流

陳先生指自己為兩名子女前途,先後克服種種困難才移民加國,原本認為加拿大是全球最宜居國家,對加拿大政府和法規抱有信任,對加國社會的公平誠信抱有信心,對於本地專業人士的職業操守深信不疑。經歷了今次打擊,他形容對加拿大的感情有如「失戀」一般。他甚至稱如果在經濟上難以為繼,全家人可能考慮放棄移民回流香港。他表示由自己的遭遇而言,內心裏充滿一大堆「疑團」。
首先,NRST是由2017年4月開始實施的一個新制度,若在香港,面對這樣一個對民生影響巨大的制度出台,特別是推行初期,勢必會在社會上進行廣泛宣傳,但加拿大沒有看到這樣的宣傳。
申請退稅期限應延長至一年
第二,退稅的期限過短。陳先生表示,有資格申請這項退稅者,都是剛剛抵達加拿大的新移民。他們在抵埠之初幾個月要面對找工、上學、安居、子女入學、辦理各種證件等一系列挑戰,每件事都不容易辦,並非只有申請退稅這一項挑戰。他們對於加拿大的政府職能分工、社會結構和制度運作不甚了解,在往往不懂得政府部門工作程序。「政府如若了解新移民的困難處境,為何要把申報退稅期限定在短短的90天?」陳太表示,她認為期限應該要延長至半年至一年較為合理。
第三,政府的行政作為應該更加積極。陳先生表示,作為新移民他們最初開始申請退稅時,甚至不清楚應該跟市政府還是省政府打交道。「既然在房屋產權交接登記時,政府已透過律師的申報知曉哪些人繳交了NRST,也知道這些人中,部分將來是有資格申請退稅。政府因產權登記已掌握這些人的地址,那麼為甚麼不在收完稅後,發信通知這些人,讓他們清楚知道未來申請退稅的時限、規定、手續和進程,包括向政府哪些部門對口辦理退稅,民眾如何獲得必要信息等。」
變相懲罰有需要置業人士
陳先生又聲稱,在申請退稅過程中,致電財政廳進行諮詢,電話永遠無人接聽,只能靠電郵聯絡。電郵回覆周期要長得多。陳先生指申報退稅期間,政府曾要求他提供「強化住址證明」,但他提交了水電賬單等之後,又被告知這些文件不被接受,單單這一項已耗去兩周時間。「90天時間又有多少用在反反覆覆的溝通上?」
第四,一旦錯過90天期限,政府就分文不退,陳先生直指這一政策不合理、不人道。「哪怕是按一定比例扣除退稅額,也可以接受。」但是因為遲了提交申請兩三個月,而將高達十幾萬元的整筆退稅全額拒絕退還,這筆「罰款」數額是否太高?罰則在哪裏?這做法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這項政策的本意是打擊樓房炒賣,防止泡沬,穩定樓市。但變相懲罰了有需要置業人士。這是否違背了立法的原意?」本報記者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