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職場性騷擾 華人不應缺席

美國近期掀起一場揭露職場性騷擾的浪潮,不同行業的女性一波波站出來,勇敢地揭露自己在職場所遇到的各種騷擾和不當性行為,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面對這場新的覺醒行動,華人也不應該缺席。
從荷里活影星指控著名製片人溫斯坦性侵開始,美國這場揭露職場性騷擾的運動在短短的幾個月時間裡,已迅速從娛樂行業擴大到傳媒、體育、商業等領域,並延燒到國會大廈,導致兩位重量級議員黯然辭職。不少分析斷言,這一揭醜浪潮,現在只是剛剛拉開序幕,接下來還會爆出更大的醜聞,引起更大的震撼。可以說,這一揭發行動,現已匯聚成一場新的女權運動,將女性的權利意識和維權行動推進到一個新的歷史階段,正因為如此,今年《時代》周刊的年度風雲人物,才會授予這群打破沉默的女性。
這一現象也引起了在美廣大華人的大量關注,起初大家只是把它們當成花邊新聞,作為茶餘飯後的話題,但當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查理·羅斯(Charlie Rose)、全國廣播公司(NBC)的勞爾(Matt Lauer) 這些家喻戶曉、廣受喜愛的著名電視主持人,也被揭出曾多次性騷擾女同事、下屬後,大家在震驚之餘,才開始意識到美國職場的「潛規則」絕非原來想像的僅侷限在演藝圈等一個有限的範圍,而是早已瀰漫在各行各業,離每個人都很近。
其實,早在二○一二年,矽谷著名創投公司凱鵬華盈華裔前女性合夥人鮑康如(Ellen Pao),就站出來控告公司前高層對她有性騷擾行為,並提出索賠。而華裔交通部長趙小蘭日前也爆料,稱自己同樣在工作場所遇到過性騷擾,而且騷擾她的人現在還在她身邊。
華人作為歷史上曾飽受歧視的少數族裔,多年來一直在為自己的各項權益抗爭,但也應該看到,華人在積極反抗種族歧視、種族定型這些眾所周知的歧視類型的同時,往往由於受到傳統民族文化觀念的影響,對另一些新被定義的歧視和不公則缺乏比較清晰的認識,這就包括職場性騷擾。所以華人在美國遭遇職場性騷擾後,往往要面對族裔和文化的更多障礙,需要拿出比白人女性更大的勇氣。
例如,同樣是指控職場性擾騷,當鮑康如早在幾年前率先挺身而出做出指控時,面對她這樣一個亞裔弱女子的形象,主流社會的態度是小心翼翼、半信半疑,全然沒有今天這樣的毫無保留支持的態度。華人女性的貞操觀也讓自己在遇到問題時,往往比白人女性更羞於啟齒;加上主流社會對職場性騷擾一直姑息養奸,本身也缺乏一套成熟的舉報和處理機制,法律法規也存在漏洞,即使是白人女性出面揭發也感到阻力重重,大多都選擇忍氣吞聲,華人女性就更會知難而退、息事寧人。
但種族和文化的障礙是可以克服的,華人以前對家暴問題也不願向政府機構求助,但經過多年的教育,現在很多人已不再認為那是家醜不可外揚,越來越多的婦女現在都敢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權益。在面對職場性侵問題上,華人也完全應該匯入這場新的運動中去,跟上時代的步伐。
同時,華人的公司和機構也應該向主流社會看齊,開始對員工開展反性騷擾培訓,創建兩性平等、互相尊重的工作環境,並建立制度認真對待員工的有關投訴,不要再像過去一樣,認為那些「男女之間的事說不清楚」、「不能張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此外,身在職場的華裔男性也要注意與時俱進,一些之前習以為常的言談舉止,可能已經對別人構成騷擾,按照今天的標準已不合時宜或「缺乏敏感」了。今天有的公司男同事問女同事周末是如何度過的,甚至都會被投訴,在這樣的職場文化重建中,「瓜田不納履,李下不正冠」應該是更明智的選擇。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