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黨投反對票 工人權益組織不滿

劉碚溪

本報記者

 

多倫多工人維權中心(Workers’ Action Centre)幹事劉碚溪認為,新的勞工法案無論對僱員還是商家及總體經濟而言,都是有益無害。盡管新法對最低時薪僱員的影響立竿見影,但他預計很快也會影響其他的僱員。
劉碚溪從昨日上午10時開始就與工人維權人士,一同到達省議會等待148號法案投票結果。在投票結束接受本報訪問時,他依然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但同時也對保守黨投了反對票感到憤憤不平。他批評保守黨口口聲聲為工人和普通百姓說話,卻在關鍵時刻踢了百姓一腳。他也擔心如果明年大選保守黨取勝,則工人最低時薪的增加就要推遲,因為保守黨稱要到2022年才將最低時薪升至15元。

指增薪不會令物價上漲

他認為新的勞工法提高最低時薪到15元的意義重大,因為這不僅對基層工人有利,長期來看對其他非最低工資的僱員也有利,因為水漲船高,在最低時薪增至15元後,那些現在拿15元或以上的僱員很快也會受影響,因為如果僱主不付給他們更高的工資,憑他們的技能,可以很容易在其他地方找到工作,僱主如果要留住這些工人,只有提高工資,而工人與僱主談判時的籌碼也增加了。
至於最低時薪提高會導致物價上漲和失業的觀點,他並不認同,指這與提高最低工資沒有直接關係,這不過是僱主一方的危言聳聽。
首先,物價上漲有非常多的因素,其中僱主增加利潤是更直接的原因,但他們卻不願提及。另外,很多新的研究都證明,提高最低工資與就業崗位的流失沒有直接關聯,相反追溯歷史,最低工資一路在上漲,就業崗位也是在不斷增加。
劉碚溪認為,本次通過立法已經是非常大的進步,尤其是兩天帶薪假安省已經領先全國,但是很多立法細節和今後執法問題有待進一步落實。他表示,工人組織下一步要做的,是要廣泛宣傳新法律並監督其執行。據他了解,現在有些華人打工者連最低時薪都拿不到,因此在工人維權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