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災生命綫 何時保暢通

中國知名旅遊勝地——四川九寨溝在北京時間八日晚間發生七級地震,目前傷亡數字正不斷增加,國家減災委員會初估可能有多達百人因此喪命。
根據官方消息,此次地震的震源深度為二十公里,就連遠至甘肅蘭州、天水等地都有震感,足見今次地牛翻身威力的巨大。
四川地界歷來是地震高發區域。根據官方公布的數據,二〇〇八年五月十二日發生的汶川八級巨震,死亡和失蹤人數加在一起超過八點七萬人,殃及大半個中國及亞洲多個國家和地區,受災省份包括四川、甘肅、陝西等省,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高達八千四百多億元人民幣。
當年這場地震,深刻暴露出中國在防震、抗震、救援、減災等諸多方面的不足,以及校舍建築等領域的嚴重腐敗問題。在緊鑼密鼓的救災工作結束之後,各級政府針對上述問題,做了大量事後的補救,有關地震的預警機制及設施也陸續完善。因而就中國的地震應急而言,汶川地震可謂是一個有標誌意味的分水嶺事件。
在此之後的二〇一三年四月,四川的雅安地區發生地震,僅數小時之後,官方即公布當地沒有校舍倒塌,而相關救援亦明顯較以往更為規範,顯示自汶川地震後亡羊補牢的功課,的確收到了一定的實效。然而每次地震後都會出現的交通問題,卻仍是個老大難題。
像今次九寨溝地震,四川省政府公布的初步統計數據,僅九寨溝漳扎鎮滯留的遊客即高達三點五萬。這麼多的人急需被疏散至安全地帶,而在另一方面,現場正不斷有重傷者被尋獲,他們更需要得到及時救助。
眼下眾所周知的「黃金救援七十二小時」正在一分一秒地消逝,負責相關高速公路管理的成綿及川北公司,亦及時啟動了應急方案,開啟救災專用通道,並對救災車輛實施緊急放行。然而前方傳來的消息顯示,連夜趕赴震區的大批救援車隊,卻在平武縣境內遭遇擁堵,動彈不得。
一般來說,發生這類擁堵不外乎如下幾種情形:要麼是前方道路遭強震破壞,需要清障才能通行;要麼是發生車禍而導致路面被堵;要麼是有進出的車輛不按規定車道行駛,致使亂中更亂,堵成一團。
第一種情形,考驗的是在緊急狀況下的救援保障能力,需要各方配合,及時調動大型機械,為各路奉命馳援災區的「救兵」打通道路。第二、第三種情形,則是對災害條件下,整條通往災區的生命綫上,各個地方政府的交通管理與協調能力,以及民眾素質的綜合考驗。
地震救援是在與死神賽跑,處於「生死時速」的節奏中,在這樣火燒眉毛的時刻,一個環節上「掉了鏈子」,往往意味著整條生命通道難保暢通。
這對處於廢墟、巨石下生命垂危的受難者,對遙望災區、心懸一綫的家人、親友,無疑都是巨大的恐懼、焦慮與無助感的集中所在。
但其實,除了地震救援這種極端情形之外,平素裏中國各地佔用應急車道、搶道的現象還少嗎?
有的城市一遇前方車行緩慢,後方車輛就接二連三地從應急車道上呼嘯而過,絲毫不考慮萬一真有救護車或者消防車需要使用此一車道時,可能發生的阻滯情況。而交警也往往對這類現象眼開眼閉,無形中更助長了這些違章者的氣焰,使之逐漸養成「抄便道」的習慣。
交通,是衡量一個國家、一個城市文明程度的重要標尺,平素彰顯民眾素質,在大災降臨時則可救人性命,體現一種以救生利他為至高行為準則的大愛與仁慈。因而政府在災情出現時必須全力保障交通的暢通,在平時,更得以法度調教民眾,使之從「行好路」這一小的行為範疇,能通達大愛與仁慈的利他境界。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