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接福「逗利事」

街舖上售賣各種各樣的「利事封」。互聯網

珠江邊上的一德路,售買年畫暉春的店舖,各式「中國結」吊滿天花,各款「利事封」壘滿舖面,紅紅火火地帶出新春喜慶。
「逗利事」也就是派紅包,是中國人過春節的重頭戲;而「利事封」則乃是廣東人用以包紅包的特定小信封,老人家也會稱之為「封筒」。由—張紅紙發展至今,有人稱「利事」為「利是」,以為粵語「是」「事」同音便不以為然,其實箇中大有學問,原始的稱謂應是「利市」。
廣東人事事講究禮節,但凡收下禮物,都會在空籃擺入一張紅紙再壓下一對桔子,交來人帶回,此回禮俗稱「砸籃」。注意了,壓紅紙的是桔子,柑和萍果也可以,但不可用橙、梨、蕉。圖的是吉利,「籮底橙」絕對不是好東西,要「分梨」「食蕉」更是萬萬不可。特定的水果有季節限制,於是摺起紅紙成福袋,包入硬幣作「砸籃」是嶺南獨特的人情世俗。廣東商貿活動自古昌盛,每當新鋪開張,送禮恭賀的總是笑口:「利利市市」,而回禮「砸籃」的同時也是笑口:「利利市市」;於是,包著硬幣的紅紙便有了大名「利市」。
新春開市,老闆會向顧員封紅包,互祝「利利市市」,這便是當今打工仔春節上班第一天收到的「開工利市」。老闆也會向開市第一天的顧客封紅包,互賀「恭喜發財」討吉利。於是,便有人成群結隊地上門:「恭喜發財」,以伸手逗取老闆「利市」發小財,「恭喜發財—-利市逗來」成了過大年最熱鬧的遊戲。不過,也有一些想發新年財的小混混,抬著盆桔上門敲詐,乃意喻:不干正事、混水摸魚。
「紅包」更多的機會稱為「利事」,此因《易雜注》:「營商利市,營達利事」;紅白喜慶、謝醫拜師,封個紅包乃討事事順利。入土為安,向送行親友回禮的「利事」必須單數。迎娶新娘,新郎被伴娘姐妹上繳的紅包叫「開門利事」。除夕夜,長輩用紅紙包硬幣壓在小孩枕下的是驅年獸的「壓祟錢」;而初二開年後,長輩向拜年的小輩「封利事」乃是祝福。過大年,小孩最高興的當然是向大人「逗利事」;一聲「身體健康」,一聲「心想事成」,一聲「歲歲平安」……逗得長輩喜開懷;「利事」大封細封無所謂,討的是吉利。近二三十年來,求人疏道的紅包成是辦事順利的保證;於是「利事」也就成了某些人歛財的「利是」,唯利是圖也!
早在1965年1月8日,我們朝天路小學的書友仔移風易俗,在羊城晚報發出倡議:《我們不要「利市」》。但世俗難改,特別是在紅包已由「利市」「利事」變成「利是」的今天。雖然手機上「搶紅包」的遊戲紅紅火火,然而當年參與倡議的同學中乃有堅持信念的,一直以「送書、贈筆」代替「逗利事」,實是難得。「利事」是窮孩子的學費,也令富孩子學會理財。有母校的學生用每年逗得的「利事」參與助學計畫,與貧困同學雙雙成材。也有數位大學畢業後,把存了20多年的「利事」湊成創業的第一金。蔚文撰稿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