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要聞

要聞

孟晚舟公務護照曝光 未列加國呈堂證供

本報訊 中國通訊巨頭華為集團副董事長孟晚舟,面臨引渡美國厄運。在此美中關係和加中關係緊張升級之時,又傳出孟晚舟另外持有一本不在申報之外的中國公務護照。另外,加駐華大使麥家廉昨日在多倫多舉行華文媒體座談會,談到加中關係以及孟晚舟案,認為可能有3個結果。相關新聞見A2 孟晚舟在卑詩最高法院保護聆訊時,她擁有7本護照之事,曾引起輿論大嘩。據《星報》報道,孟晚舟其實除了在保釋時所述的7本護照之外,還有一本特殊的公務護照,未記錄在美國聯邦檢查官多諾霍(Richard Donoghue),在去年12月時提交的法庭文件中。 《星報》因此指出,美國政府的預感可能是正確的,多諾霍曾警告孟晚舟「完全有可能」持有多過7本護照。這些未能交出或登記的護照究竟意味著甚麼並不清楚,因為沒有人知道,包括是否可當作特別證件離開加拿大之用。 香港公司註冊處證實 根據《星報》的追查報道,香港的公司註冊資料顯示,孟晚舟還持有一本中國公務護照。而香港公司註冊處向StarMetro記者證實,孟晚舟持有一本由中國政府簽發的公務護照。 當記者問到該本護照是否仍然有效時,香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通過一封電郵回覆,指根據法例規定,公司負責人須要列明所持有的身分證明資料,而該些資料必須是最新,如果資料有變,公司必須在15日內通知當局。目前還不知道孟晚舟是否已放棄了該本公務護照。因為《星報》獲得的文件已遭大量塗改。 加美兩國的政府和法庭官員,均沒有回應記者的提問。加拿大司法部稱,孟晚舟持有的所有護照,都已交給皇家騎警保管,但拒絕證實是否包括該本公務護照。司法部發言人麥克勞德說,出於私隱原因不能告知相關護照號碼。 護照號碼前有字母P 中國公務護照的號碼前有字母P,而已知目前孟晚舟公開的護照號碼中並沒有出現。加拿大前駐華大使趙樸(Guy Saint-Jacques)稱,在中國持有公務護照,是身分特殊的象徵。「這意味著你可以在機場使用特殊通道。」 孟晚舟去年12月1日在溫哥華國際機場被捕之後,她的護照曾引起廣泛關注。加拿大總檢察長和美國政府都曾反對保釋,指出她可以利用其財富、資源和多本護照逃跑。當時皇家騎警甚至把她的飛行風險描述為「無法控制」。 不過法官最後認定當時孟只有兩本護照有效,但在保釋條件中則包括須上繳所有護照。 但據《香港01》報道,該本護照去年孟被捕後已經曝光,實為她2004年,以P字頭的中國公務普通護照,登記為香港註冊「華為技術投資有限公司」的董事。該本護照並未在加國的呈堂文件中,亦不知道為何孟會持有公務護照。 據香港公司註冊處資料,香港註冊的公司「華為技術投資有限公司」(Huawei Tech. Investment Co., Limited),2004年4月26日的周年申報,孟晚舟以P字頭的中國護照登記為董事,登記住址為深圳華為的總部。 《香港01》上月已翻查孟晚舟的其他公司註冊、香港物業買賣紀錄,發現她除了上述文件使用中國護照外,其他文件均使用R字頭的香港身份證登記。 在加拿大的保釋聆訊中,美國情報指她過去11年,曾使用四本中國護照,以及三本特區護照,孟晚舟其後亦提交護照副本,證實只有一本特區護照和一本中國有效護照,其他已經剪角註銷。比對護照號碼,美國情報指的七本護照,並不包括P字頭的中國公務普通護照。 《香港01》記者在去年12月9日,曾以P字頭護照查詢孟晚舟的美國出入境紀錄,顯示沒有紀錄(No record found for traveler),記者23日再查詢,結果相同。 而加國駐中國大使麥家廉談到孟晚舟和3名加拿大公民未來的結局,他就表示,會有3種可能的結果,但並非加拿大政府或他本人可以掌控。其一是,孟晚舟被引渡;或者中美達成交易,美方不再引渡孟,同時中方也釋放加拿大公民;或者加拿大法官最終決定釋放孟,但也需要幾個月時間(詳見A2)。

前駐華大使:中國殘忍精準擊中加拿大軟肋

過去一段時間中國似乎僅對加拿大施壓,如今也直接把矛頭對向美國。前加拿大駐華大使馬大維(David Mulroney)接受CBC採訪時表示,中國一直希望能夠迫使加拿大放人,以截斷美國對華為的指控和起訴,這個目的沒有達到。如今的態勢意味著「兩條線交會了」:一條線是兩名加拿大人被關押和一名加拿大人被改判死刑,另一條線是中美貿易談判。 下個星期中國代表團將前往美國,開始下一輪中美貿易談判。中國副總理劉鶴將在1月30日和31日與美國首席談判代表及美國財政部長舉行會晤。正巧,1月30日也是美國提出引渡要求的最後期限。 馬大維回擊華春瑩所謂「任意濫用」引渡協定的批評,指加拿大只是做了應該做的,加拿大法院對此案的審理非常公正,孟晚舟已獲保釋,等引渡聽證開始後,她會有許多次要求司法復審的機會。 馬大維說,這件事確實棘手,因為中國政府「殘忍地、但是精準地」找到了加拿大的軟肋,這個軟肋就是我們不會不管國民的死活。許多加拿大人在中國生活和工作,中國現在已經讓加拿大明白:你要是給我們找麻煩,我們知道怎麼讓你感到痛,我們會抓你的公民,判他們更重的刑,有必要的話甚至虐待他們。 用新眼光審視加中關係 馬大維說,這將是加拿大政府不得不面對的問題。但是另一方面,加拿大必須頂住這種壓力,否則等於開啟一種解決外交糾紛的模式:對加拿大政府的決定不滿意嗎?那就再抓一個加拿大人好了。他認為,孟晚舟案引起的加中外交糾紛,正讓我們用一種新的眼光去審視和中國的關系。 美國總統特朗普曾表示,如果有助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他可能願意介入孟晚舟案件。有法律專家稱,特朗普的言論很可能被孟晚舟的律師作為辯護的論據,指美國對孟晚舟的指控或有政治動機。 或可用外交磋商釋放孟晚舟 渥太華卡爾頓大學教授伊恩.李表示,最好的方案就是加拿大、美國、中國通過外交磋商解決這一問題釋放孟晚舟,他也並不認為磋商就意味著法制受損:美國可以保留指控,但最終決定權仍在加拿大司法部長手裏。比如美國伊朗在核協議時,美國總統就曾以「人道主義舉措」為名,特赦了有多名正在服刑或者等待審判的伊朗人。

聯邦允配合打擊洗黑錢 尹大衛審慎稱拭目以待

圖文:本報記者王學文 省律政廳長尹大衛(David Eby),周二與聯邦邊境安全暨打擊全國幫派罪案部長貝理爾(Bill Blair)會面,共同探討解決不法分子在本省利用賭場及房地產市場洗黑錢的問題。貝理爾承諾會與省府加強合作,尹大衛則對合作表示審慎樂觀,拭目以待,因他之前也曾與多個聯邦部長提出相關問題,不明白是甚麼因素令皇家騎警之前無法與本省反洗錢專員分享信息。 貝理爾與尹大衛在溫哥華市中心省府辦公室會面後,召開聯合記者會。貝理爾承認,有些信息兩級政府都需要,聯邦政府會與省府展開合作,雙方在打擊洗黑錢的問題上同樣負有責任。貝理爾同意向卑詩省府分享皇家騎警(RCMP)關於洗黑錢的信息。這些信息之前未有提供給卑詩省府,卻於數日前在騎警及有關國際組織所做的一份報告中披露。 尹大衛對貝理爾的合作承諾當場表示感謝,但在貝理爾離場後,尹大衛就表示,他之前也曾與多個聯邦部長提出這個問題,也聽到對卑詩洗黑錢程度的類似擔憂。他將拭目以待,看人們的擔憂和實際行動之間到底有多大距離。不過,與貝理爾會面後,他至少感覺希望有所增加。 指賭場房產洗黑錢達20億元 尹大衛說:「貝理爾承諾,如果有問題,例如省府無法獲得洗錢和房地產報告,我們可以給他打電話,他會盡最大努力幫助我們解決問題。」但他亦指出,不知道為甚麼之前會發生信息未向省府披露的情況,這是不能接受的。 尹大衛說,不知道是甚麼因素令騎警之前無法與省反洗錢專員渣以文(Peter German)分享信息,但在發布會前的24小時內,騎警已經與渣以文取得聯繫,打開了溝通渠道。他說,通過本省賭場洗黑錢的問題對國家造成影響,他想確保聯邦政府能夠更有效地處理這一問題。 根據騎警的部分報告,尹大衛稱一年內通過卑詩省賭場和高價房地產市場洗黑錢的數額高達20億元。這些需要通過合法行業進行清洗的「髒錢」,相信來自犯罪所得,包括販賣毒品。 這一數字遠遠高於渣以文去年夏季作出的獨立報告中所給的數字,他曾認為本省洗黑錢數額超過1億元。 尹大衛還表示,希望今年聯邦競選活動不會妨礙聯邦政府與本省合作,解決洗黑錢的問題。

渥京撥款750萬 打擊素里幫派罪案

綜合報道 聯邦政府周二宣布撥款750萬元,協助素里市打擊幫派活動,主要是藉由預防青少年加入幫派。 聯邦邊境安全及減少有組織罪行部長布萊爾(Bill Blair),聯同國防部長石俊(Harjit Sajjan),周二在素里市舉行記者會,公布未來5年內,將會向素里市11個反幫派暴力計劃,投放共750萬元。 預防青少年加入幫派 布萊爾表示,冀望通過上述計劃,幫助邊緣青少年作出更明智及安全的選擇,防止他們參與幫派及犯罪活動,最終達至改善素里市社區安全的目標。 上述計劃將會協助邊緣青少年發展社交溝通技術,重建與家人和社區之間的關係,預計在未來5年內,該項計劃可以接觸到約4,700個年齡介乎13至17歲之間的青少年及其家人。 素里皇家騎警日前發表報告,顯示去年整體罪案下降了4%,但兇殺案數字則由前年的12人增加至15人,升幅達25%。同時,2018年,素里市發生了共38宗槍擊案,比對上一年減少36%。

加邊境處擬訂新法 帶麻入境或將罰款

綜合報道 加拿大邊境服務處(Canada Border Services Agency,CBSA)正在制定一項新法規,從境外帶大麻進入加拿大,可能將面臨罰款。 據加通社報道,自從去年10月17日加拿大休閒大麻合法化以來,本國成年人允許擁有並分享多達30克的大麻,但從境外把毒品帶進加拿大仍然屬非法,最高可面臨14年的監禁。儘管嚴厲處罰目前仍只是法律上的一個選項,但聯邦邊境管理當局正在制訂行政制法規,使其能夠更靈活地處理攜帶大麻入境的人士。 攜大麻入加最高囚14年 CBSA周二表示,如果入境者在進入加拿大時攜帶大麻,必須向邊境管理當局申報,否則,可能會面臨被捕和起訴。 加通社根據《資訊自由法》(Access to Information Act),取得的一份聯邦邊境安全暨打擊全國幫派罪案部長貝理爾(Bill Blair)向CBSA官員發出關於實施新的大麻法規的簡報。 貝理爾在簡報中聲稱:「未經批准的大麻跨境流動仍屬嚴重刑事犯罪,執法行動包括刑事調查和起訴。」 邊境官員將可以扣下大麻以及任何用於把毒品運入加拿大的車輛。不過,邊境當局似乎也認識到,一些休閒大麻使用者可能會在無意當中將少許大麻留在外套口袋內,或者不知道跨境限制仍然存在。 CBSA發言人多里昂(Nicholas Dorion)表示,正在制訂的新法規將為處理攜帶大麻入境的邊境官員提供「額外工具」。 目前,新的罰款細節,包括罰款金額,仍在制定中。內部文件顯示,該項新規將於明年開始實施,而遭受罰款的人士也有權提出上訴。

上坡拖斗突脫離 撞壞路旁數車

綜合報道 溫哥華阿什街(Ash St.)近西70街(W. 70th Ave.)附近,周二早晨發生拖斗脫離貨車,與泊在路旁的數車相撞事故,無人受傷。 溫市警方發言人杜塞特(Jason Doucette)接受《星島日報》查詢時稱,上午9點半時,一輛沿阿什街北行的貨車,在上坡時,尾後載著石材的拖斗突然與貨車分離,溜後的拖斗撞到停泊在路邊的一輛私家車,跟著產生「骨牌效應」,泊在該車後面的數架汽車受到波及,造成不同程度的損壞。 其中一輛被撞私家車車主聞訊回到現場查究,發現座駕引擎打不著。 他指自己平日把車泊在該處後,乘天車上班,未料會發生意外。警方仍在調查拖斗與貨車分離的原因。

麥家廉為孟晚舟支三招 引渡聆訊勝訴機率很高

本報記者報道 加拿大駐中國大使麥家廉(John McCallum)昨日在安省萬錦市與華文媒體舉行座談會,主要圍繞華為公司副董事長孟晚舟事件,以及麥家廉在3個加國公民在中國被拘押或判刑一事上的斡旋展開討論。麥家廉並認為,如果事件真的要去到法庭聆訊的話,孟晚舟勝訴機率也很高。 麥家廉稱,他作為加拿大駐中國大使,出使中國的經歷到目前為止分為兩個階段。一個階段是去年12月1日的孟晚舟事件發生之前,一切工作進展非常順利,在中國的生活也很好。他特別提到,自己的家庭給加中友誼也作出了很大貢獻。他一共有3個兒子,他們分別在2017年和2018年舉行了婚禮,3個兒媳竟都是華裔加拿大人。他自己的妻子也是來自馬來西亞的華裔。而他的3個兒媳則分別是中國大陸、香港和馬來西亞華裔。 然而,在12月1日之後,情況則完全不同了。加拿大履行與美國之間已存在數十年的引渡協議,應美方要求,依法逮捕了孟晚舟,而之後不久,中國就有兩名加拿大人被拘押,再之後,第3名加拿大人被改判死刑。於是,他與加拿大政府一道向中國提出要求立即釋放兩名在押的加拿大人,及不處死第3名加拿大人。 不能用人質來解決國際糾紛 他認為,兩名加國公民是被中方「任意」拘押的,因此正尋求他們的獲釋,而許多其他國家也加入了加拿大對此的努力。「我們的理由是,這也不利於中國,如果靠拘押個別人士來解決某些大公司的國際糾紛,這會損害中國和有關公司的國際形象。」 至於孟晚舟事件,孟現時已經獲得保釋,而在3月份的聆訊中,孟的律師可以從3方面來為她辯護。一是,由於特朗普在孟晚舟案上作出的評論,此案是否涉及政治因素;二是,該案是否涉及治外法權問題;三是,她的案件涉及的對伊朗制裁的問題,加拿大並沒有簽署對伊制裁協議。而麥家廉認為,這些都是有力的論證,可以給法官做出是否引渡的正確裁決。至於這些過程,加拿大政府都不會參與,完全走法律程序。之後如有必要,司法部長才可能對此進行審議。 麥家廉知道,此案激怒了中國,但加拿大是法治國家,政府不能改變司法程序。他認為,孟晚舟在此案中有很大的勝訴機率(a strong case)。就連她的父親任正非都認為,司法系統會給她的女兒一個公平審判。 他最後強調,加中關係應繼續向前發展。儘管現在大家正處於一個困難時期,在他與多倫多的商界人士談到中國時,他們都認同,加中雙方都對彼此有大量的投入,應該面對問題,樹立信心去解決問題,繼續向前。

知道習近平很生氣 但未悉反應強烈原因

在回答媒體提問的環節,麥家廉首先談到,他不知道中國為何對孟晚舟一案反應如此劇烈的具體原因,但知道習近平主席對此事非常氣憤,也許是因為華為是中國國家的帶頭企業。 麥家廉稱就他的觀察,中國人民對加拿大並沒有因此交惡,他的車輛在中國時都插着加拿大國旗,並沒有受到影響,特別是「加拿大鵝」在北京開的新店,依舊需要僱用大量的安保人員維持秩序,因為顧客爆棚。 對於目前緊張的加中關係給加國華人帶來的影響,麥家廉談到,他現在已經訪問了中國的32個省市自治區中的20個,並在努力學習中文,儘管這對他來說很難,但他被派往中國擔任大使,就是因為加拿大政府希望加強與中國的關係,希望兩國之間能建立更強的紐帶。 兩國聯繫障礙終將過去 麥家廉表示對目前發生的事情感到難過,這一切都是始料未及的,但既然發生了就得面對。他希望不久就能找到解決辦法,並繼續發展兩國關係。但在問題解決之前,兩國人民都在繼續加強這種聯繫,「這只是前進路上的一個障礙,或者說,一個較大的障礙,但最終會過去。」 對於如果美國正式提出引渡要求後,孟晚舟引渡的具體庭審時間問題,他也作了進一步澄清。據他瞭解,2月初的聽證仍是針對孟的保釋條件問題的聽證,3月初,才是專門針對她的引渡問題的聽證,並在此決定舉行全面聽證的時間,這要遵循法庭的時間表,也許還要等3、4個月,也就是說,真正的引渡聆訊還要等幾個月。 對於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指責美加濫用引渡協議,他的反應是,美加的引渡協議存在了幾十年,加方是依法行事,儘管不知道美方的動機,那取決於美國,但美方通過法律程序提出了引渡要求,加方就要嚴格按照協議執行。這並不意味着最終一定會引渡她,但必須要拘捕她,並對她展開司法聆訊。他說:「我們別無選擇。中方會有不同的看法,但雙方都不能干預對方的內政和司法。」 對於旅行警告問題,他表示,這取決於個人的情況,如果之前曾與中國方面有過麻煩,現在出行可能不是好的時機。但對於普通人的旅遊、公務和學習等,不會有問題;中國公民來加也一樣。本報記者

昨日要聞

逾140前駐華大使學者 致函習近平籲放2加人

本報綜合報道 逾140名多個國家的前駐華大使和學者專家,聯合撰寫公開信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籲請釋放兩名加拿大人。信中提到,他們對拘捕兩名加拿大人的情況深表關切,此舉會讓想要與中國交往的國家有不寒而慄之感。 這封公開信的署名者包括26位曾擔任中國大使的外交官,和115位來自世界各地的學者專家。 他們聯合為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cor)請求中國能釋放兩人。 周一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例行記者會上,批評加拿大「搞麥克風外交」,試圖「拉攏一些國家給自己幫腔」。她說:「加方有關做法讓人想到一個中國成語,虛張聲勢」。 華春瑩批評「搞麥克風外交」 在記者會上,有記者提問:「一些西方學者和官員擔憂,中方拘押加拿大公民康明凱和斯帕弗,造成一種震懾作用,這將影響其他國家和中國之間的交流與理解。中方對此有何回應?」 華春瑩回應:「我不知道你提到的這些西方官員和學者都是一些甚麼人?他們對這兩名加拿大公民的案件,了解多少真實的情況?……中方歡迎外國公民到中國開展正常的友好交往活動,只要遵守中國的法律法規,沒有任何可擔心的。」 中國表示這兩人危害中國國家安全,但公開信中提到,康明凱在國際危機組織工作,是為了建立更和平的世界;斯帕弗長期致力於朝鮮、中國、加拿大等國家的關係。希望中國能立即釋放兩人,讓他們與家人團聚。 馬大維:這不僅是加中爭議 公開信的署名人中,包括六位加拿大前駐華大使:比爾德(Fred Bild)、卡隆(Joseph Caron)、馬大維(David Mulroney),、杜藹禮(Earl Drake)、趙樸(Guy Saint-Jacques)和賴特(Rob Wright)。另有美、英、澳、德、瑞典、墨西哥等前大使參與連署。 卡隆說,基於「道德」原則而簽署信函。馬大維說,這不僅是加中爭議,人們發現中國會通過懲罰手段達到目的,過去曾對瑞典如此,現在是加拿大,這令許多國家感到憂慮。 聯邦司法部至今為止尚未收到美國對孟晚舟的引渡申請,司法部長拉梅提(David Lametti)星期日說,司法部官員將決定如何將此案送交到法院,他不會涉入。如果法院最終判定引渡,拉梅蒂將成為最後同意或拒絕簽署引渡令的人。

美向加提引渡孟晚舟 中國稱會採取行動

綜合報道 加拿大去年12月拘捕中國華為集團副董事長孟晚舟(圖),引發加中外交關係緊張。加拿大駐美大使麥諾頓(David MacNaughton)周一接受媒體訪問時說,美方已提出引渡孟晚舟要求,但未有說明是何時提出。按照引渡協議,華府必須在本月30日前提出引渡申請。華為表示,不會回應正進行的法律程序。 而中國外交部華春瑩就事件警告,如果美國真的提出引渡孟晚舟,中國會對美加採取行動。 據《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報道,美國已通知渥太華政府,提出要求引渡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麥諾頓說,自皇家騎警於去年12月初應美國的要求,拘捕在溫哥華國際機場轉機的孟晚舟以來,有兩個加拿大公民在中國被拘留,另有一個加國公民因為被判販毒罪成,由15年監禁改判死刑,不少加拿大國民因此對美國特朗普政府,感到憤怒和怨恨。 麥諾頓稱,他已把加拿大國民的怨恨和憤怒,向美國特朗普政府反映。美政府指,孟晚舟涉嫌與違反美國對伊朗制裁的銀行欺詐行為有關。 麥諾頓續道,美國讚賞加拿大政府曾表示會遵守引渡條約,並且告訴他,將會繼續向中國當局施壓,要求釋放加國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據悉,康明凱與斯帕弗自被拘留以來,每天都要接受長時間的審訊,並且每天24小時都被關囚室內。 麥諾頓沒有明言,美國會於何時正式提出引渡孟晚舟要求,但提交截止日期是1月30日。 未說明美何時正式提出要求 孟晚舟現時獲准保釋外出,條件包括交出所有護照及戴上電子追蹤器,下月6日再出庭。 在收到正式引渡要求後,加拿大司法部國際援助小組的律師必須在30天內確定是否會簽發「進行授權」。這授權的意思是,在高等法院進行引渡聆訊,屆時法官將決定是否引渡被捕者到提出要求的國家受審。 假如美國的要求符合加拿大-美國引渡條約的規定,加拿大不能拒絕發出「進行授權」。 根據司法部向傳媒提供的程序資料,在引渡聆訊上,法官將審查美國提出的要求的依據。如果美國指控孟晚舟的罪名,按照加拿大法律不成立,孟晚舟就會被釋放。

杜魯多頻致電歐美元首 爭取支持向華施壓

綜合報道 為了爭取盟友支持,促使中國釋放被拘捕的兩名加拿大人,總理杜魯多和聯邦外交部長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最近已經先後與世界多國領導人、部長和外交官,舉行了20次高層會議。 CBC報道,根據聯邦政府的說法,杜魯多舉行了9次電話會議,包括美國總統特朗普、德國總理默克爾、芬蘭總統尼尼斯托等7個國家的元首,以及歐洲議會主席圖斯克和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等(見附表)。 方慧蘭的外交會議,包括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英國外交大臣杭特(Jeremy Hunt)以及澳洲、立陶宛和捷克共和國外交部長等11次對話。總理辦公室表示,這些努力已經獲得澳洲、歐盟、法國、德國、英國、美國、荷蘭、拉脫維亞、立陶宛、愛沙尼亞和西班牙等11個國家的公開聲明支持。 自從與中國爆發外交爭端後,杜魯多政府不斷召集盟友支持加拿大,以此施壓中國退讓。杜魯多本人早前亦公開指責中國任意拘捕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與商人斯帕弗(Michael Spavor),並批評中國對一個加拿大毒犯任意判死刑。 周一杜魯多的談話,顯示無意改變策略,將繼續通過外交手段解決此紛擾。他說:「加拿大始終堅持法治,我們將鼓勵世界各地的朋友、盟友和有思想的人都站出來說,加拿大支持法治,所有國家都應該堅持法治。」他並強調法治原則永遠不變,因為「過去幾十年裏,它一直是我們的守護星,我們擁有獨立於政治外的正義體系,加拿大始終堅守。」目前尚不清楚聯合盟友的「麥克風外交」模式能否達到渥太華想要的結果。 多倫多大學全球事務學院亞洲研究教授王惠玲(Lynette Ong)表示:「最有效的是安靜的後門渠道,不是開門見山的重要聲明。中國當局對拘留加拿大人的觀點看起來很強大,所以即使我們希望他們屈服,我們也不希望他們丟臉。這不是向中國屈服,而是要採取聰明的戰略。」 但渥太華大學政治系教授拉里柏蒂(Andre Laliberte)認為:「若凡事都要通過後門渠道來解決,尤其面對中國粗暴的行為還要如此,真的很荒謬。」 周一有逾140名世界各國的前外交官和專家學者,寫了公開信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卡爾頓大學國際事務學院主席賽德曼(Stephen Saideman)指出,這公開信雖無法確保獲得效果,但對加拿大也不會有傷害。

渥京高層指非僅華為 可參建加國5G網絡

綜合報道 聯邦政府究竟會不會禁止華為參與加國5G建設?杜魯多政府雖然說還在審查,但聯邦公共安全部長古迪爾(Ralph Goodale)和創新部長貝恩(Navdeep Bains)首度開腔說,除了華為之外,還有其他供應商可以興建加拿大的5G網絡,例如:瑞典愛立信通訊公司。 中國政府高度關注世界各國對華為的態度,對中國來說,華為是提振中國經濟的重要支柱。中國周一公布2018年的經濟增長率6.6%,是1990年以來最低的增幅,市場預測中國2019年的經濟增長,會進一步跌至6.3%。 中國否認盧沙野威脅加國 另一方面,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試圖淡化中國駐加拿大大使盧沙野的言論。盧沙野上周警告加拿大若禁止華為,將承擔後果。 華春瑩解釋,盧沙野的意思並不是中方要干涉加拿大政府決策,但華為是5G領域全球領先供應商,不和華為合作「肯定是有損失的」。針對盧沙野的言論被指為「中國威脅加拿大」,華春瑩則說:「把威脅放在嘴邊的是加方官員,不是中國。我們從來沒有發出過任何威脅的聲音,我們只是跟加方講道理」。 加拿大安全機構,仍在審查圍繞華為和其他公司,參與建設加拿大5G網絡的安全和技術問題。 古迪爾表示,雖然有些人將被拘留者問題,與政府對華為的決定聯繫起來,但國家安全部門將決定哪些公司的產品,將用於建設5G網絡。他沒有說明何時會公布決定,僅強調「我們將為加拿大作出最好的決定,安全問題不能妥協。這是一項持續、複雜的科技,是世界上從未有過的技術。」

駔勉誠爭補選開期票 未來10年建50萬廉屋

圖文:本報記者張文慈 聯邦新民主黨(NDP)黨領駔勉誠(Jagmeet Singh)周一宣布,將致力推動未來10年在全國建造50萬間可負擔房屋,並要求政府給低收入租戶補助、購房者稅收抵免和新建出租屋取消GST等政策。 正參選卑詩省本拿比南選區補選的駔勉誠,周一與單身母親加文娜(Farrah Gavina)共同出席記者會。 駔勉誠以加文娜為例,指選區許多加拿大人正努力尋找可負擔住房。加文娜表示,她目前租住的單位正進行翻新,她需尋找一個新住所,但一臥室柏文租金需1,400元,而兩房每月高達2,200元。她說:「我有三個青少年男孩,身為本拿比一家長期護理機構的護士,我需要上夜班,還要支付汽車保險、償還學生貸款,我真心需要幫助。」駔勉誠譴責杜魯多政府,未致力解決住房危機,而是斥資45億元從總部在美國休斯敦的康德摩根(Kinder Morgan)公司,買下橫山輸油管、包括已經展開部分工程的擴建項目。 確保住房支出不超過薪金三成 他強調,現時全國有五分一人每月將超過一半收入用來租屋,生活質素堪憂。他宣布,將致力推動未來10年在全國興建50萬間可負擔房屋,解決住房危機。 他說:「加拿大人要求更多,本拿比人的需求更多,這就是為甚麼我們準備採取這些大膽行動來幫助人們。」 駔勉誠還提出改善民眾租屋措施的三項要點,包括為建造經濟適用房間的開發商,立即實施聯邦免稅;二為收入30%或以上用於支付租金的加拿大人提供租金補貼;第三,將購房者稅收抵免,從750元增加到1,500元。「我們需要確保住房不會超過一般薪金的30%,這是大多數加拿大人可以接受的。」 他說:「杜魯多更多關注為富裕企業提供福利,而不是為低收入的加拿大人提供福利。」他批評,卑詩省府已設法杜絕利用地產來洗黑錢,但聯邦政府仍未有動作。 對於聯邦自由黨宣布,由前省議會副議長李燦明頂替原候選人王小寶出戰補選,駔勉誠表示歡迎新候選人加入,但他強調,無論是要選民一等再等的自由黨,還是解決問題能力有限的保守黨,都不是本拿比南區選民的最佳選擇。

溫市房屋負擔難度迫香港 取代雪梨列全球第二位

綜合報道 儘管近數月溫哥華的房地產市場放緩,但是根據該項由國際公共政策顧問機構Demographia所做的最新調查報告,溫哥華正取代澳洲雪梨,成為全球第二最難負擔樓價的城市或地區,緊隨香港之後。 溫哥華過去3年,都排名第三,在香港和雪梨之後,然而在該份周一公布的2019年最新報告中,溫哥華取代雪梨,位列全球樓價最難負擔第二位,而雪梨跌至第三位(見附表)。 該報告對8個國家的309個城市進行排名,方法是把城市的中位房價(2018年第三季度)與當地家庭收入中位數進行比較來計算。 調查中的國家分別是加拿大、美國、中國(僅限香港)、新加坡、澳洲、新西蘭、英國及愛爾蘭。 溫哥華的中位數倍數為12.6,與2018年相同,這意味著溫哥華的房價中位數是該市家庭收入中位數的12.6倍,即是溫哥華一個家庭要不吃不喝12.6年,才能買得起房子。香港的中位數倍數比去年略有上升,目前為20.9,而雪梨則從去年的12.9降至11.7。 該報告指出,溫哥華的主要住房市場負擔能力大幅下降,其中位數從2004年第一次調查以來的5.3倍升至現時的12.6倍。 該報告承認,在海外買家稅等原因下,溫哥華最近的樓價放緩,但認為這並未改善承受能力,因為大部分價格下跌主要局限於高價樓,而中價市場的住房可負擔能力仍然持續惡化,許多人依然無能力置業。

遭停職省議會2高層 涉不當申領公費

綜合報道 卑詩省議會管理委員會,周一發表議長普萊卡斯(Darryl Plecas)長達76頁的報告,指現時被停職留薪的省議會兩個高層人員,書記詹姆斯(Craig James)和警衛官倫茲(Gary Lantz),涉嫌兩年內不適當使用數以十萬元計的公帑。 報告指出,他們兩人在18個月期間,申領令人產生懷疑的津貼,包括海外豪華旅遊,和開支補貼等。他們並且涉嫌在原本上班的時間,離開工作崗位去了一日或是過夜的旅遊。報告並指出,他們購買私人物品,也涉嫌申領公費,由納稅人付鈔。 去年被保安員帶離省議會 詹姆斯去年收入為347,090元,另旅遊津貼51,649元;倫茲去年收入則是218,167元,另旅遊津貼23,079元。 省議會書記詹姆斯,及省議會警衛官倫茲,於去年11月20日被保安人員帶離省議會,警方當時表示,兩人涉及與職務有關的指控,但就沒有透露更多詳情,只稱省議會已暫停兩人職務。 卑詩助理律政廳長去年11月20日公布,由兩位律師出任特別檢控官,調查事件,以決定是否由皇家騎警提出起訴。 兩人於11月26日召開記者會,堅稱沒有犯錯,並歡迎騎警調查。 議長普萊卡斯曾經表示,不能透露該兩個高層被調查的原因,倘若正進行的財務審計沒有查出結果,他會辭職。

甘迺迪擬打親民牌 每月與16人面談15分鐘

圖文:本報記者沈雯潔 溫哥華市長甘迺迪(Kennedy Stewart)周一召開記者會,探討上任後的主要成績與近期重大計劃。他稱,預計連接溫西阿布特斯街(Arbutus St.)與西百老匯街(West Broadway)的天車將於2025年竣工,而有新報告建議,天車線延伸至卑詩大學(UBC)校園。 此外,2月初將首次推出一項名為「與市長談話」的活動,鼓勵市民到其辦公室進行15分鐘交流,屆時市民可反映任何社會問題。 有關阿布特斯街(Arbutus St.)和UBC校園是否採取隧道式天車連接,並作為千禧線(Millennium Line)的延伸計劃,甘迺迪對此持樂觀態度。他指出,儘管負責運輸發展的大溫市長議會(Mayor’s Council),目前未決定選擇何種交通服務直UBC校區,但市長議會將於2月24日收到一份最新報告,該報告將強烈建議選擇天車,作為最佳交通方式,這是把UBC校園與快速交通系統接軌的重要一步。 市民可當面反映任何問題 甘迺迪稱,預計連接西百老匯街和阿布特斯街的天車,將於2025年竣工,目前建設該路線的資金也已落實。他每天乘坐天車出行,通過交談發現民眾都支持UBC建設隧道式天車,因為能有效疏導人流。該計劃也贏得其他幾位市長的贊成,比如高貴林市長斯圖爾特(Richard Stewart),便期望該市學生來UBC上學時能更便捷。 UBC校長小野三太(Santo Ono)也支持天車站建設項目,他將與甘迺迪共同實現該目標。甘迺迪補充說,項目也獲得馬斯琴第一民族(Musqueam First Nation)的認可,他與酋長斯帕羅(Wayne Sparrow)先前舉行數次會議,他們都表達支持。 此外,甘迺迪周一宣布,將於2月5日起首次開展「與市長談話」項目,市民可通過電子郵件或致電與他的辦公室預約,然後在他的辦公室進行一對一的談話,每次15分鐘,市民可表達所關心的社會問題,他會竭力解決。與市長談話項目,每天持續至少四小時,辦公時間取決於報名人數,會談次序將以報名先後來決定。 甘迺迪說,首次開展談話活動,無論是對於市府工作人員還是他自己,都是一個學習過程。 考慮到每位來訪者的不同情況,將有翻譯服務,甚至為傷障人士提供額外幫助,確保交流無障礙。 甘迺迪今日(周二)將會與省長賀謹見面,討論提供更多可負擔房屋和交通的問題。甘迺迪還計劃下周一(1月28日)出席市長議會會議,並會與總理杜魯多見面,探討讓天車直達UBC校園的計劃。

團聚移民下周一重開 業界僱專人代客遞表

本報記者王學文報道 2019年度的擔保父母祖父母移民將於下周一(1月28日)接受申請,已經有本地移民公司額外花錢聘請「槍手」第一時間登錄網站代客戶「搶閘」申請(詳另文)。不過,有移民律師表示,該項移民每年都開放,應該不會一兩天就立刻額滿。有本地移民顧問就對移民部承諾兩年內能處理完個案表示懷疑。 對於此次擔保父母祖父母移民將採用先到先得方式,取代原有的隨機抽籤制度,移民律師王仁鐸接受《星島日報》訪問時指,沒有制度是十全十美,採用先到先得制度,令有些人會想辦法把資料先送進去,想盡辦法排在前面。他說,如果一開放接受申請名額就立刻爆滿的話,即說明這一方法有問題。 律師料不會立即額滿 王仁鐸分析,父母祖父母移民並非關閉多年後重開的項目,而是每年都有,此外,今年移民部還將申請名額上限增至2萬個,理論上不是所有父母都想移民,且不是所有想申請的擔保人都能符合資格,因此應該不會出現開閘一兩天就滿額的情況。 至於移民部預計整項申請的審批時間約兩年完成,王仁鐸表示政府應做不到,除非是審批比較順利的個案。他稱,政府說兩年,做不到也沒甚麼後果,因此說多快完成沒有甚麼實際意義,但比以往連時間都不說要好一些。 此外,本地資深移民顧問楊敏穎則表示,自從移民部推出超級簽證(Super Visa)後,她就很少向客人推薦擔保父母祖父母移民了。她指出,擔保父母祖父母申請程序相對複雜,而她以前那些成功申辦父母祖父母移加的客人,最後有六、七成因不想留在加拿大,或加拿大中國兩邊飛、無法滿足永久居民要求,而最終放棄身分。她通常會建議客人先申請超級簽證,抵加後若真的喜歡在加拿大居住,再申請移民也不遲。 要求擔保人承諾供養20年 由於擔保父母祖父母移民,會被要求擔保人承諾供養被擔保人20年,令擔保人受到諸多限制(見附表),比如若擔保人就業狀況突然發生變化,便難以應對被擔保人的生活開支。 不過,楊敏穎對移民部改用先到先得的方式進行申請表示贊同。她說,以往採用抽籤制,只有運氣好的人才被抽到,其他人也無法立刻知道自己是否獲得資格。但她擔心,移民部計劃接收2.7萬個移民表格,然後從中審核篩選出2萬份合格表格,但移民部無法預知2.7萬個移民表格中,符合資格的是否剛好是2萬個,若有超過2萬個的合資格申請,勢必又要延期到下一年處理,幾年下來又會造成大量個案積壓。此外,她對移民部能否兩年內完成個案表示懷疑,根據以往經驗,她認為不可能做到,除非申請個案不多。 楊敏穎提醒市民,移民部網站公布的擔保人收入要求僅為一個基數,加拿大不同地方還要加上不同的消費指數,例如大溫地區則要在公布的基數上再增加30%,而一些鄉村地區消費指數則相對較低。

聘「槍手」上網代填表 每份可賺50元

2019擔保父母祖父母移民將於1月28日東岸時間中午12時(即溫哥華時間上午9時)在移民部網站開始接受申請,由於名額是先到先得,有本地移民公司額外花錢請「槍手」守候在電腦前,爭取第一時間「搶閘」代客戶填寫申請表,增加成功率。 根據移民部網站公布的信息,1月28日,移民部將在網站上提供一份「有意擔保申請表格」(The interest to Sponsor form)供申請者填寫。移民部以先到先得方式接受申請表,一旦額滿之後,就會關閉網站不再提供申請表格。成功提交表格的人會收到移民部發來的一封確認書及號碼,日後按移民部要求提供完整的全套申請材料。這也意味,28日當天是否夠「快手」,是能否申請的第一步。因此不少移民公司各出奇招,爭取第一時間能夠幫最多的客人填寫資料。 列治文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市民告訴本報記者,數日前便已有移民公司的朋友問他是否願意賺些「外快」,工作要求只是,在溫哥華時間1月28日上午9時前要守在電腦旁,一到9時即刻登錄聯邦移民部網站,幫移民公司的客人填寫並遞交擔保父母祖父母移民的申請,報酬為每宗申請50元。他剛好當天有空,而且在家中用電腦即可完成操作,於是欣然應允。 據了解,除他之外,這間公司還找了許多人同一時間「搶閘」登錄移民部網站填表。

喜聞棄抽籤制 市民把握機會申請

有市民對移民部實行「先到先得」的父母及祖父母移民申請方法表示認同,之前因實行抽籤制,一直擱置沒有申請,這次會第一時間上網提交申請表;另一市民則表示,家庭收入暫時達不到移民部的要求,會等兩年後再遞交,但又擔心將來移民政策又發生變化。 已移民大溫近二十年的汪太太周一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她和丈夫一直想為在中國的家翁辦理團聚移民申請,因為家翁已經八十多歲,還患有阿茲海默症,無法一個人獨立生活。儘管家翁已擁有加拿大十年入境簽證,之前也經常來加拿大探望兒子,但因他年事已高,抵加後,也要購額外購買健康保險,但遊客的醫保額度有限,且遊客的醫療及住院費用都貴得多。她聽說朋友母親曾以遊客身分在列治文醫院留醫,一晚就需要萬多元。因此,幫家翁辦理移民手續是最好的安排。 並非每人的父母都想移民加國 汪太太又表示,之前的申請方式是使用抽籤制,而她覺得自己一向沒有「中獎命」,感覺即使申請也多數不會被抽中,因此儘管她和丈夫的收入已經符合移民部的要求,也一直遲遲沒有遞交申請。 此次推出「先到先得」制,且在網上申請,申請到的機率較大,所以會與丈夫商量,屆時應會第一時間上網去遞交家翁的申請。 她指並非人人都想移民來加拿大,她自己的父母就表示不願意移民。她說,她父母在中國居住的小區是單位宿舍,鄰里都是幾十年的同事,彼此非常熟悉,每天也有固定的活動和娛樂,因此不想來到人生路不熟的地方生活。 列治文市民梁小姐表示,雖然有心申請父母從中國來加拿大團聚,但無奈這幾年與丈夫兩人的收入不太穩定,除2018年超過移民部標準外,其他幾年的收入仍差數千元,非常可惜。她說,會繼續努力工作,希望兩年後能夠滿足連續三年的收入要求,但恐屆時政府換人,移民政策或申請標準又發生變化,她擔心到時也許仍然無法滿足條件。

填錯僱主移民申請被拒 西安夫婦獲准司法覆核

綜合報道 一對華裔夫婦申請成為加拿大永久居民,不過移民官以主要申請人的妻子填錯在中國任職的機構名稱,有誤導之嫌為由,所以否決他們的申請,他們向聯邦法院提出司法覆核。聯邦法院在審理後,裁定移民官的決定不合理,批准司法覆核。 申請人宋宇(Yu Song,譯音)與王鵑新(Jianxin Wang,譯音),中國公民,在2016年6月以商業類別,透過愛德華王子島省提名計劃申請成為加拿大永久居民,其中宋宇是主要申請人,而王鵑新則以配偶身分申請。 王鵑新擁有西安石油大學的電子儀器和測量技術學士學位(1993年)、蘭州交通大學通訊及資信系統碩士學位(2000年)及上海交通大學通訊及資信系統博士學位(2004年)。 在申請表內,王鵑新填寫在1993年8月至1997年5月期間,受僱於設在中國西安的西安清華機械及電子研究所,任職助理工程師。 此外,在居住地址欄目,王鵑新填寫由1989年9月至1993年8月,居住在陝西省西安市的西安石油大學,然後在1993年9月遷往同樣位於西安市的西安清華機械及電子研究所職員宿舍,一直至1997年8月。 錯把機構所在城市當作機構名稱 在2017年4月27日,加拿大駐香港領事館一個移民官發信予主要申請人宋宇,指出其妻子在工作經驗一欄,填寫了由1993年8月至1997年5月,任職西安清華機械及電子研究所,職位助理工程師,可是根據資料,當時其妻子在軍事工業第203研究機構工作,擔任助理工程師。 協助宋宇兩夫婦申請加拿大永久居民的代表在同年5月10日,回覆移民官員該封程序公平信,並附上其他資料。該代表表示,首先,王鵑新工作的機構名稱,應該是陝西清華機械及電子研究所,可是王鵑新匆忙之下弄錯,把該研究所在的西安市當作機構名稱;其次,該研究所又名中國兵器工業第203研究所,當中陝西清華機械電子研究所屬對外名稱,而中國兵器工業第203研究所屬對內名稱,兩個名稱皆指同一個機構。 在接到申請人就程序公平信作出的回覆之後,另一個移民官員審核宋宇夫婦的申請,以確定批准與否。 移民部在2017年9月發信通知兩個申請人,指出經過考慮,另一移民官接納王鵑新的解釋,該研究所有外部和內部的名稱,然而無論是對外抑或是對內的名稱,王鵑新都未能提供正確的名稱,無疑有誤導或隱瞞事實之嫌,因此否決兩個申請人的移民申請。 兩個申請人以移民官的決定不合理為由,向聯邦法院提出司法覆核。 這個案於2018年9月13日在新斯高沙省審理。經過詳細考慮,聯邦法院法官諾里斯(John Norris)在2019年1月18日作出裁決,表示申請人王鵑新最初確實填錯了在1993年至1997年的僱主名稱,不過,無理由認為王鵑新故意提供了錯誤的名稱,這並不完全構成誤導甚至虛假陳述,同樣地,移民官認為申請人隱瞞事實,缺乏透明度和合理,因此裁定兩個申請人勝訴,申請移民的個案交由另一移民官重新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