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防員墮𨋢索償590萬 辯方質疑表現不突出

金椽樓約七年前發生電梯急墜意外,當中四名消防員受傷。 資料圖片

本報記者劉曉曦香港報道

五十五歲消防員於二○一二年在深水埗界限街金椽樓執勤時,不幸遇上升降機故障急墮至𨋢槽位置,扭傷頸椎及腰椎後生活受阻,乃向大廈和升降機公司申索共五百九十萬元補償。案件十三日在高院續審,辯方直指原告「做咗消防員廿年先升到做高級消防隊長」,中三輟學後進修但重考四年才能獲得會考五科及格,更曾被上司批評他「自以為是」及「我行我素」,工作表現亦不突出,故質疑他升職機會與傷勢無關。
原告人祁德恩將於下月退休的現任高級消防員,被告為金椽樓業主立案法團及振明電梯有限公司。祁德恩供稱,自己事故後需要一直服用止痛藥物,現仍對舊式升降機心有陰霾,脾氣及忍耐力亦愈來愈差,令其妻子與他關係差劣並分居。祁自問盡心工作,工作表現良好,但認為傷勢令他不能獲得升職機會。
升職機會與傷勢無關
辯方則質疑祁的工作態度及能力,而祁在意外發生同月不獲升職又不滿上司為他評核的成績差劣,更承認曾向上司稱:「阿sir,加多幾錢肉緊啦,幫我美言兩句啦,睇下有無轉機」,祁自此便不斷撰寫投訴信希望上司覆核評核報告,但上司以書信形式明確回覆指祁的處事作風及社交能力差,工作表現不及他人突出,「自以為是,我行我素,年資高但評級差,漠視部門訓令」,希望祁虛心接受並作出改善,唯祁收到局方回覆後至今仍然不快。
祁指自己在意外中受到強烈撞擊後,頸椎及腰椎均感到強烈痛楚,「好想盡快離開架𨋢」。但辯方指祁在消防員到場救援時並沒有立即說自己受傷,祁反駁指當時只是想第一時間離開升降機,暫時沒有想到傷勢及痛楚。
辯方又指出祁被送往廣華醫院急診室時只稱自己腰痛,但及後卻聲稱有愈來愈多毛病,例如:記憶力衰退、頸痛、頭暈、頭痛,更懷疑自己患有腦震盪,而當醫生為他作磁力共振等檢查後則認為祁身體狀況並無異常,只有頸椎位置有輕微退化現象。祁則指部分症狀是事發後慢慢浮現出來,亦懷疑自己是「跌落嚟chok親個頭」。

■原告人高級消防員祁德恩將於下月退休。 盧江球攝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