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生活波折 慘遭前妻背叛

李銳和第二任妻子張玉珍。網上圖片

李銳一生中,有四段婚戀經歷。其情感生活的波折,皆與政治密切相關,可謂若干歷史的折射與照影。當年李銳在廬山會議中惹禍被除黨籍,首任妻子范元甄為求自保,多次揭發他「罪狀」,是為大難臨頭各自飛之典型。
李銳的第一個戀人,是武漢秘密學聯領導成員之一的萬國瑞。據《炎黃春秋》報道,萬國瑞1936年考入武漢大學化學系,認識李銳,彼此漸生愛意。交往期間,李銳為萬國瑞起了個化名「楊純」(延用終生),以紀念兩人的愛情。盧溝橋事變後,李銳、楊純和一批流亡學生撤往濟南。之後,李銳隨山東省委轉移到泰安,楊純等一批女生去了濟寧。從此,這對情侶失去聯繫。
後來李銳接受委派,到湖南省委負責青年工作。武漢淪陷前夕,大批進步人士和團體撤到長沙,李銳頻繁接待。期間,原武漢秘密學聯領導成員、懿訓女中的范元甄與李銳萌生愛意。由於楊純一直沒消息,1939年夏李銳去重慶參加會議期間同范元甄結婚。
1943年,時任《解放日報》評論編輯的李銳被指是特務並被逮捕。在李銳被關押期間,范元甄與政治研究室指派「搶救」她的官員鄧力群產生婚外情。李銳平反出獄當晚,范元甄告訴李銳實情,兩人離婚。當時,鄧力群有老婆孩子,他和范元甄的事情傳出後,成為延安一大醜聞。名聲掃地的范元甄向李銳表示懺悔,同時提出復婚要求。雖然多名摯友都勸止李銳,可兩人還是於一年後復婚。不過兩人的婚姻並沒有維持太久,1959年廬山會議後,水電部揪出「反黨集團」,李銳遭批鬥。為自保,范元甄全力揭發李銳,以求得自身的解脫。結果導致李銳被開除黨籍,勞改,坐牢。
1960年5月,李銳流放北大荒勞改。在獲得援助後,1961年11月20日,李銳得以從北大荒回到北京。沒等他緩過神來,范元甄即於當年11月31日逼他到法院辦理離婚手續。離異後的李銳一直鰥居,直到1975年文革中,李銳被遣送到大別山中的磨子潭水電站期間,一位上海女知青走近他的生活。但當地官員以階級鬥爭為由,禁止女知青與李銳來往。
1979年,李銳平反、復職。當時,范元甄想同李銳復婚。李銳知悉後一度猶豫,但李銳的親友都竭力阻止,並為他尋找老伴。很快,建設部負責老幹局工作的張玉珍被推薦。據悉,張玉珍是陝北米脂人,丈夫已去世。兩人1979年結婚,當時李銳62歲,張玉珍49歲。婚後的張玉珍對李銳體貼入微,悉心照顧。李銳兩次心臟病突發,全是張玉珍發現後立即送往醫院搶救。
李銳也尤為稱許張玉珍,他曾對友人說:「老伴賢良,因此晚年有一個如願幸福小家。我這條命是她給的,沒有她我活不到今天,我的文章和書一多半是晚年寫的。」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