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名利雙收 如今提心吊膽

代表中國股市的上證綜指2018年頻頻暴跌,股民鬱悶。

本報訊

一場在證券分析師領域的「供給側改革」已經衝破暗潮洶湧的階段,開始鋪天蓋地地席捲著這個曾經自帶「金邊」的職場。研究所所長們在商議如何調整新模式、明星分析師被動接受「降薪」、核心分析師不敢再跳槽、實習生流失難續的連鎖效應正在考驗著投研圈的「精英們」。剛剛過去的農曆雞年,對於曾經「名利雙收」的分析師而言,顯然不是一個美妙的年景。

時間越久,各種行業內評選的餘味就越多地鐫刻在分析師們的記憶中,新入行的分析師遺憾機會已逝,資深從業者品嚐著職場忽逢「不惑」的困擾。而獎金遲遲未能兌現,成了分析師們近段時間不可言說又緊張不安的「心病」。
2018年9月18日,一則略顯尷尬的「方正證券飯局」視頻在圈內開始瘋傳。無論是拍攝視頻的人還是視頻攝入的人都沒有想到,視頻曝光三天後,新財富評選被暫停了。為此,在證券分析師的圈子中,方正證券被戲稱為「年度最具影響力券商」。
擱淺的「新財富」
一位大型保險資管公司的投資經理透露,「2016年及以前,新財富評選季的賄選查處並不嚴格,常見的一種拜票方式就是在微信群裏發紅包,一般來說,每個券商研究所的一個行業團隊都會運營多個500人微信群,以前發出的每條信息都會有非常顯眼的大標題『請支持新財富第一』,實力差一些的團隊則是『請支持新財富第三』,隨後就是頻繁地發紅包,一個低級別的買方研究員在新財富評選季通過紅包的形式就能在微信群裏收到幾千元。除此之外,證券分析師會和所有熟悉的買方發私信約路演,買方研究員可能一天要接待三四次路演。當然,大家心照不宣,路演也是為了見面拜票。委婉一些的,會把大閘蟹券、月餅券、京東卡或者亞馬遜卡放在研究報告中送給買方研究員,直白一些的,就遮都不遮直接送了。當然,這只是買方小兵的待遇,領導們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按照新財富的慣例,參評超過20個團隊的行業被稱為「大行業」,最終會有5家團隊上榜,7家團隊入圍;少於20個團隊參評的「小行業」,則是3家團隊上榜,5家團隊入圍。「新財富排名之所以讓大家趨之若鶩,是因為這個榜單就是券商挖人的名單,這是和利益深度綁定的一個排名。」一位早就退出參評的大型券商研究所某行業團隊負責人坦言。
新財富評選曾有一種令人驚歎的力量,讓買方受益,讓賣方竭力。既是評選,也是社交,如一把切割並分配著財富的刀,把人性剖開。
今年獎金恐怕要減少100萬——作為一家中型券商的軍工行業分析師,張重越加確信這一點。這並非他一人的經歷,身邊的同業朋友們都在擔憂著自己錢包縮水。「按照正常的節奏,我的職業路徑規劃很清晰,今年入圍,明年上榜,下一年就有機會換一家券商做首席。現在迷茫的是『路』還有嗎?」張重已經思量是否要換到買方做研究員,但是可能要犧牲一下薪酬,他有些不情願。
「我還算比較勤奮,從3月到現在,路演了超過600場,平均一個季度200場,一天五六場。我去北京出差,一天中算上午餐就是6場,晚上還會電話溝通,因為同樣的話要說五六遍,很累。到了周四周五的時候,雖然看上去我還是正常的,其實我已經不知道自己說了甚麼。除了路演,行業的上市公司新出了公告的話晚上還要寫報告。」張重感慨,「這幾年覺得自己老得很快,這工作既是腦力活,更是體力活。」
賣方投研流動性大
其實,張重是一位「半路出家」的證券分析師,畢業後在一家央企兢兢業業地做了5年科研,但是投研圈的「高光」或者說「高薪」太有誘惑力了。兩年前,他轉到了一家大型券商開始了證券分析師的職業生涯,薪水比上一份工作有了明顯的漲幅。
2018年年初,他跳槽到了一家中型券商。「公司對研究所的投入度很高、給予的支持力度也很大,準備挖一些明星分析師進來,在新財富打出名氣,帶動旗下其他證券、保險等業務,形成互相支持和支撐的體系,這也是一般中小券商的思路,現在這個方向卻成了斷頭路。」
賣方投研,相比其他行業,似乎流動性更大。張重的理解是,「你如果不跳槽就很難漲薪,必須流動起來。新財富的一個好處是,為我們搭建了一個定價平台,開發了分析師的商業價值。」
根據中國證券業協會公示的從業人員持證已註冊情況進行的不完全統計顯示,在中國131家券商中,104家擁有在協會登記註冊的分析師職位,共有分析師2996名。其中海通證券、國泰君安、申銀萬國三家券商分析師人數字列三甲,分別為126人、120人、109人。另外,中金和廣發證券亦超過百人。
如今,通過兩次跳槽完成了初始「定價」的張重,卻在「價格翻番」臨門一腳的時候,被迫中止了奔跑。他如願以償地靠近了投研圈定價核心,又被「重建無望」的定價機制包圍裹挾,進退兩難。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緩衝期,張重覺得,「很多客觀事實,不論願不願意接受,都會如期而至。自己能調整的,不過就是接受和面對這件事的態度,僅此而已。明星分析師也在變相降薪,按照之前研究所的薪酬組成,除了獎金和傭金,評選津貼也很可觀。首席分析師每月的工資假設7萬,其中3萬可能是作為『新財富津貼』發放的,沒有了『新財富』,這個津貼自然就沒了。」
曾在新財富前三的團隊中工作過的人士透露,「現在行業進入了去產能的周期,公司招新的計劃暫時擱置。近年來機構有加大龍頭配置的趨勢,我們這些以小市值挖黑馬見長的分析師擔心裁員,實習生更是沒有留下來的機會。那些已經熟悉寫報告流程的實習生都忙著去找工作了,現在實習生都招不來了,報告都是全部自己寫。」

證券分析師的工作主要就與證券市場相關的各種因素進行研究和分析,向投資者發佈投資價值報告,工作壓力大但收入頗豐。網上圖片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