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豐證人被指講大話 錄音揭向羅嘉瑞泄密

鷹君集團「羅老太」羅杜莉君

本報記者黃梓生香港報道

鷹君集團「羅老太」羅杜莉君(見圖)告匯豐國際信託一案二十二日續審。原告方早前質疑,主管羅氏家族信託的匯豐證人劉倩兒未經批准下向羅嘉瑞披露羅老太的新意願書內容,二十二日更在庭上播放兩人的對話錄音,揭示劉曾與羅嘉瑞商討新意願書內容,並指新指示「好怪」,擔心羅老太「改得第一次,容乜易又幾個搬佢去改第二次」。羅嘉瑞聞言後批評部分兄弟姊妹「蠱惑到好犀利」,更謂「佢哋係乜都做得出㗎,我諗除咗買兇㗎咋,乜嘢都做得出」。  

第七日出庭作供的劉倩兒早前供稱,她在一六年一月六日傍晚收到羅老太的新意願書後,翌日曾主動致電羅嘉瑞查問究竟,卻發現羅嘉瑞不知道此事,便匆匆掛線,過程中並無透露意願書內容。原告的代表資深大狀余若海直言,這是「徹頭徹尾的謊話」。
代表原告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在庭上播放一段長約兩至三分鐘、劉倩兒與羅嘉瑞的對話。劉表示羅老太透過新律師行簽發新意願書,既改變「羅鷹石慈慧基金」在鷹君董事會的投票權,「無咗講(羅嘉瑞)可以話事嘅嘢」,又加插條款規定信託人作任何有關信託的決定前,須事前通知羅老太。劉直言改動「好怪囉」,又指羅老太事前從無通知匯豐,「我地無在場,究竟有無undue influence,無medical cert,乜都無」。
羅嘉瑞指母親不可能知道自己在簽甚麼,推斷她被其他子女「成班人圍住佢,可能矇查查簽咗」。他坦言兄弟姊妹在他背後「整我媽媽去簽呢份嘢,我諗少少離譜啲」,又點名批評「呢幾個屋企人,Nina(羅慧端)、Antony(羅孔瑞),阿Lu(羅啓瑞)嗰啲就蠱惑到好犀利,你都知㗎啦」。
兩人又在對話中商討「對策」,劉倩兒明言擔心在飯局中向羅家其他成員提此事,或遭羅家兄弟姊妹「圍攻」,故欲召開受益人大會,並要求羅老太列席。羅嘉瑞則建議「叫埋啲律師喺度」,又提醒劉「要好小心對待,我媽媽係真係,我如果今晚同佢講,佢又簽第二份㗎」。劉和應道:「嗯,因為有律師」。
嘉瑞指兄弟姊妹:蠱惑到好犀利
余若海質疑,劉倩兒早前供稱想盡快結束對話,談話時間甚短,全是捏造出來的,實情是她向羅嘉瑞表露無遺。劉在庭上辯稱,她與羅嘉瑞對話不只一次,自己「記唔到每一個conversation」,又指「嗰日非常忙碌,非常混亂,基本上已經唔係好記得有呢個call」。她又質疑該段對話是羅嘉瑞致電她,而非她早前所指、她主動致電對方的對話,因羅嘉瑞不會「無端端」打電話找她。余若海直言,這是「徹頭徹尾的謊話」。
余若海又質疑劉倩兒與羅嘉瑞同一陣線,她對新意願書的眼點,只是由羅嘉瑞控制的「羅鷹石慈慧基金」的投票權遭到分散,削弱羅嘉瑞在鷹君的控制權。劉表示新意願書的關鍵,是羅老太要求降低受益人強制信託人跟從指示的議案通過門檻,由三分二家族信託股權減至過半數,但她並無將之告訴羅嘉瑞。她又強調新意願書無改變羅家兄弟姊妹的投票權比例,即「羅鷹石慈慧基金」的投票權改動無損羅嘉瑞利益。

匯豐證人劉倩兒被質疑「徹頭徹尾的謊話」。盧江球攝

羅嘉瑞在對話中批評部分兄弟姊妹「古蠱到好犀利」。盧江球攝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