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悉心照顧 醫院自稱太冤

誰才是最親近堯堯的人?唐運章和醫護人員各執一詞。在護士楊梅雨看來,真正照顧堯堯、參與他成長的是科室的醫護人員,對於唐運章指責「謀殺」堯堯的說法,她們感到心寒。醫院更表示唐運章像是演員,搞不清甚麼時候是表演。
楊梅雨介紹,堯堯的情況特殊,除日常的換尿布、換衣服、洗澡、餵奶、翻身等,還需做定期的物化和生命體征檢測。這9年堯堯的尿片、衣服的型號從S到M到L,澡盆也從圓形小盆變成橢圓大盆,最初洗澡一個護士就可完成,到後面需要三個護士。
 一位多年照顧堯堯的護士表示,堯堯換牙齒那段時間,擔心他牙齒掉落誤入氣道,引起窒息,於是每天例行查看他的口腔,一遍又一遍,數清牙齒的顆數,「為了更好的康復,有時護士會帶他去曬太陽,有時還會給他放音樂、講故事。」
湖南兒童醫院安全部主任彭國強從事發就開始與唐運章接觸,他說,唐運章利用網站版主的身分,在網上發布大量虛假帖子,甚至聯合其他醫療糾紛家屬進行維權。在後來和唐運章接觸中,他會有意保持距離,怕自己哪個言行舉止不對,又被唐運章放到網上大肆渲染。
「他像個演員,搞不清甚麼時候是表演,甚麼時候是付出感情。」彭國強稱,堯堯去世後,唐運章趕到醫院後就一直癱倒在地,但一會兒就沒事了。當天,他們20多位親屬守在病房不願離去,直到第二天上午,警方到醫院進行調解,唐運章再次癱倒在地,送去救治檢查結果沒有問題。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