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緊受害定義允被控方盤問 教育部頒學校性侵指控新規

■一批反對性侵的女生,日前在教育部大樓外示威,敦促加強學校處理性侵的規定。 華盛頓郵報

本報訊

教育部長德沃斯頒布新規定,大幅收窄校園性侵的定義之餘,並允許被控性侵的一方享有更多權益。條文引起教育界和政壇激辯,支持一方指此舉能防止冤案,但反對陣營指, 措施將鼓勵院校隱瞞事件,對性侵受害人不公。

綜合美聯社與《華爾街日報》報道,教育部16日公布全長150頁的文件,以《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Title IX)為理據,推翻了多項奧巴馬時代多項規定。新指引列明,性侵事件只有發生在校園或學校管轄範圍內,而且向特定教職員舉報後,校方才有權處理;跟進過程中,院校需遵循更嚴格的標準,除非掌握「清晰而且可信的證據」,否則不得認定涉嫌人有罪。對此有論者質疑,性侵事件如發生在校園以外,受害人將無法向學校申訴,舉證的難度也大大增加。除此之外,新指引也允許被控一方派出律師或代表,盤問指控人;並放棄「單一調查員」的模式,判斷指控是否成立的責任不再屬於調查員。部分論者也批評,奧巴馬時代不允許被控方盤問指控人,是為了避免受害人再受折磨,新指引違背了這項原則。
雖然絕大部分校園性侵事件發生在專上院校,但這次措施也適用於由幼兒園到高中12年級的中小學學校。中小學處理此類案件時,可以允許被控方盤問指控人,但無需硬性跟隨。措施將有60天公眾諮詢期,接受各界反饋。
德沃斯在聲明中說,為了讓打擊校園性侵的措施「更加透明、一致、可靠」,因此制定新的指引,但政壇、民間以及教育界各有不同反應。權益團體「終止校園強姦」的負責人戴維森(Jess Davidson)批評,教育部恰恰反其道而行,在新政策下,犯事人更易躲避懲罰,受害人更難爭取公義。不過另一個民間團體「教育界個人權益基金會」的副總裁哈里斯(Samantha Harris)則說,新辦法同時兼顧了受害方和被控方的權益。
分析指,隨著「#MeToo」運動興起,社會已對性侵形成不同立場。支持女性及弱勢的一方認為,應該鼓勵受害人發聲,但包括特朗普政府在內的一方則反駁,現在指控過程過於草率,涉嫌人隨時未審先判就身敗名裂,並指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就是例子。
對於這次新指引,民主黨已經提出反對,黨內在參眾兩院主管教育事務的議員已揚言抗爭,要求德沃斯撤回指引。高等教育界的反應尚未明朗,包括耶魯等院校在內,只表示將致力遏止性侵,代表全國238家學府的大學協會也表示,院校的標準遠遠高於政府要求。

都市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