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推手策動佔中 負零責任

泄密電郵披露,「佔中死士」徐少驊曾向戴耀廷等人傳送電郵,提到黎智英助手Mark Simon致電予他,表示願意支付支持「佔中公投」的所有廣告費用。

本報記者香港報道

佔領行動四年前爆發,造成社會動盪,經濟民生受創,一些搞手因涉違法被起訴。據種種資料及內部電郵顯示,壹傳媒集團主席黎智英是佔中的主要幕後推手,在策劃與發動中扮演重要角色,並在背後向泛民政黨及佔中搞手「泵水」。佔中結束後,他在佔領區遭警方以涉非法集會及阻差辦公拘捕,及後「踢保」獲釋,至今未被檢控。此外,今年初律政司稱證據不足,放棄起訴他向民主派人士提供政治捐獻。至於在台前幕後點火的陳日君、李柱銘,以及一直在旺角戰場推動「勇武抗爭」的國師陳雲,至今仍逍遙法外,負零責任。

在二○一三至一四年佔中開始的一段時間,黎智英與泛民高層及佔中搞手往來頻密,參與策劃。他為了鼓動佔中和「七一」遊行,走出了台前,除出席《城市論壇》,還上電台,表明會參與佔中,並已準備好坐牢,「一路坐到有普選為止」。更將其寓所閘門遭破壞、旗下報紙被燒毀等事件,直接聯繫到「推動七一」所致,藉此鼓動市民上街。黎智英又利用旗下刊物為佔中製造輿論,更撰文呼籲群眾參與遊行,「來十五分鐘也好」。
在配合佔中而發動的「全民公投」中,他與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及天主教香港教區前主教陳日君粉墨登場,催谷造勢。
至佔中爆發後,黎智英幾乎天天現身金鐘佔領區,與佔中搞手商討局勢及對策,儼如「輿論總指揮」。及後形勢失控,黎智英逐漸被靠邊站,他曾建議縮小金鐘佔領區及放棄旺角區,唯未被學聯、學民思潮和示威者理會。個半月後他再度撰文,直認佔中陷入僵局,促請雙學及佔中三子帶領暫時撤退,保留實力,待必要時捲土重來。
其實從佔中籌備初期開始,黎智英就一直在幕後擔當策劃角色,亦不斷「泵水」予整個行動。二○一四年間,黎智英一批私人電郵和文件在網上曝光,揭發他在一二年四月至一四年六月,二十次向泛民政團及核心人物捐款逾四千萬元。連真普聯召集人、佔中搞手鄭宇碩及一位佔中發起人亦榜上有名。
該批密件披露,自一三年初戴耀廷撰文,首次拋出「佔中公民抗命」議題後,黎智英先後向五大支持佔中的泛民團體「獻金」。民主黨、公民黨、工黨及社民連獲最大筆捐款,合共一千七百多萬元。其次是陳方安生、李柱銘及陳日君,共六百八十萬元。不少款項直接或間接用於佔中。
電郵內甚至註明當中三百萬至三百五十萬捐款花在「六.二二」佔中公投的廣告費。曾經簽下「生死狀」的「佔中死士」徐少驊,向戴耀廷、陳建民等人傳送題為「六二七廣告」的電郵,提到黎智英助手Mark Simon致電予他,表示願意支付宣傳佔中的廣告費用,徐說:「十三日Mark致電,提出在他們那裏下廣告,其實也涉及真實費用,與其如此,何不在其他媒體下廣告?他願意支付。」有政界人士推斷,「他」極有可能是黎智英或Mark Simon本人。
除了協助宣傳,電郵又顯示,黎智英特別指示台灣蘋果網絡中心總監李月華,協助佔中搞手製作有關公民抗命的動畫片段,李月華之後特別要求台灣《蘋果》的員工訪問前民進黨中央委員、台灣「紅衫軍」副總指揮簡錫堦以「取經」,之後將簡的經驗,包括公民抗命者不要自行上下車、要讓警方抬人等,告訴佔中發起人朱耀明,教示威者如何應付警方清場,鼓吹更多港人參與佔中。
密件還披露黎智英多次就佔中計劃,與佔中三子及泛民人士密會,又向台獨人士施明德等取經。另從黎智英心腹Mark Simon致鄭宇碩的多封電郵中,亦證實了黎對佔中的操控, Mark Simon更向鄭稱找駐港領事這些「水喉」作用不大。
佔領行動爆發後,再有一批密件顯示行動的大部份資金,除了源自黎智英,還涉及曾支持多國顏色革命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兩者多次通過佔中發起人或其所屬組織,以極迂迴的途徑,支持佔領行動。黎智英也承認,其大部份捐款內容屬實,團體其後到廉署、立法會及其他執法機關舉報,要求徹查。律政司最後以去年檢控社民連梁國雄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名不成立為由,稱無足夠證據檢控餘下人士,不起訴他。至於他參與非法集會一案,在他「踢保」獲釋後,當局一直沒有予以起訴,令一直聲言「佔中就是為了坐監」的他,至今未「兌現」承諾。

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左)與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右二)不時一同參與佔中集會。

都市網新聞